三流人把簡單事說得很困難 一流人則是這樣做

編按:千萬暢銷書《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百萬暢銷小說《在咖啡冷掉之前》幕後推手日本Sunmark出版社社長植木宣隆,曾在某本書上市10天後,就在記事本寫下「六個月後這本書會達成百萬銷售」,最後真的在他寫下的日期實現。看似狂妄的豪語、不走常規路的驚人之舉,竟然都讓他達成心中所想。他,是怎麼做到的?本文摘自新書《動機是一切的開始:當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走向目標,你能讓自己用飛的嗎?》

我們製作書籍的其中一個方針,便是「容易理解的程度」。這是非常重要的,而真理就潛藏在這個容易理解的程度之中。

換句話說,「真理即是平假名」。

或許有人會認為比起簡單易懂,寫得很困難費解才看似比較聰明,不過,這件事並不對吧?

我平常總會將這句話掛在嘴邊。

「一流的人會把困難的事說得很簡單,二流的人則會把困難的事說得困難,至於三流的人,會把簡單的事說得很困難。」

這並不僅限於演講或是論文等,在語言的藝術─也就是詩的世界,也是一樣的。

事實上,真正優秀的詩是平易近人卻深奧的。其內容簡單易懂,不過要說因為簡單所以粗淺,可完全沒有這回事。有些世界,是既平易近人又深奧的。先前我所提及的坂村真民先生的詩集《只要祈禱就會開花》中,就有以〈桃樹開花〉為題的數行詩。

疾病
向我們展示了
另一個世界 

桃樹
花開 

這首是我非常喜歡的詩。此作品非常優秀,體現了如何「簡單去表達深奧的事」。

簡單去傳達深奧的事本身並不容易,因此必須在表現上下功夫,選擇詞彙,有時還得努力去解開複雜的道理來傳達給他人。雖然讀起來平易近人,內容卻很深奧——我想以這樣的書為目標。

《日經新聞》的〈我的履歷〉是非常受歡迎的連載,我想應該也有不少人閱讀。其連載是從月初開始到月底結束的循環,而連載內容有時很有趣,有時卻並非如此。

我已經領會到只看一回,就能夠知道當月連載有不有趣的訣竅。要說到那訣竅是什麼,便是漢字的多寡。

漢字很多就表示專有名詞很多。若用「自己是哪個地方的誰的小孩,家人是……」等這種充滿專有名詞的開頭,大多都判斷為不行會比較妥當。比起人物的出身或頭銜這種「外在」,讀者比較關心「內在」,從亮眼的故事切入會比較有趣,也更容易理解。

我直到現在依舊記得,已故的圍棋名譽棋聖——藤澤秀行先生的〈我的履歷〉第一回實在讓我非常衝擊。

「我不知道我有幾位兄弟姊妹。」

內容是從這話題開始的。藤澤先生老實地表示,由於父親有數位情婦,自己也是情婦的小孩,所以不知道自己有幾位兄弟姊妹。

據說其本人嗜酒、愛賭博且和女性的關係顛覆常理,被稱為「最後的無賴派」,不過在指導後輩方面是不遺餘力的。這並非漢字的世界,而是平假名、片假名的世界。容易理解卻又深奧,最重要的,是單純且有趣。

實際上,我不只是一口氣讀完整篇連載,印象中我還把整個月分的連載都影印並保存下來。換句話說,這篇連載是從暴露自己的負面形象開始的。這與想要去談困難的內容,或是想讓自己看起來偉大剛好相反。

另一方面,有一本正好是半世紀以前所發行的書,即是梅棹忠夫先生的百萬暢銷作品《智慧生產的技術》。這乍看之下似乎是本主題很困難的書,不過只要打開書頁,就會發現平假名很多。最重要的是,我還記得自己強烈地感受到作者想傳達給讀者資訊的信念。正是這份簡單以及容易理解的程度,才讓我感到厲害。

果然,「真理即是平假名」。

動機是一切的開始:當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走向目標,你能讓自己用飛的嗎?

(本文摘自植木宣隆著《動機是一切的開始:當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走向目標,你能讓自己用飛的嗎?》,寶鼎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奪回主導權 聚精會神的5個小技巧

讓自己有一些安靜時間 試試「斷電11分鐘」

先看風向再決定下一步?社畜軟爛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