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花引發的辦公室鬥爭 面對職場栽贓霸凌如何處理?

有一天,市場行銷部門的直屬副總(Vice President)住院了!副總是一個年近七十歲的德國紳士,平日看似健碩,忽然說病就病。

我們部門雖然是處理進出口業務,但是也是屬於市場行銷副總所管轄,原因是我當時任職的進出口部門需要處理各國代理商事務,也算是另一種市場行銷的部分。

公司有五個副總,每一個副總都有很不同的個性。市場行銷副總,看起來很拘謹,但是卻是一個非常風趣的人,他每日總是會到我們部門勘查,也總是喜歡提到有關他在週末與他的妻子、孩子與孫子們,在他的假日農場養馬的有趣事情。這樣的舉止,和一般人認為外國人很注重隱私權很不同。

當時部門每星期都會收到在世界各國的企業,要求成為代理商,通常公司也一定婉拒,因為我所任職的德商在世界各國經銷商的配額已經飽和。所以副總也會在我們部門傳授「拒絕企業主」的方式。

對於副總生病,部門女經理就提議,週末要有人代表到醫院探視,部門首選是我,原因就是我是單身,又再次被認為單身有更多自由的時間,所以當時我就要負責這些額外的工作。因此,我沒有埋怨的在週末與我在其它公司的友人一起去醫院探望副總。

但是星期一上班,我就遇到人事大麻煩!

危機出現了!星期一早晨九點鐘一刻,副總的女祕書就不開心的到我們部門興師問罪。

副總女祕書臉色不悅地對我說:「公司訂了一盆花束到醫院給副總,妳怎麼以妳自己的名義寫卡片,當成妳私人買的花送給副總?」

當時我看著副總的女祕書,一付得理不饒人的臉,我心裡真的感到生氣,但是我按捺著很想罵她的情緒,冷靜地應對。

因為明明是我自己掏腰包與朋友一起到華人的花店買花送副總,感覺空手到醫院探望副總可能不夠禮數。想不到竟然在星期一上班被副總祕書興師問罪!

那時候我心裡暗自想著:「早知道就不自己花錢買花,真是吃力不討好」!

因為盆花一盆!頓時我們部門的女同事們都鴉雀無聲、一片寂靜。

那時,我以冷靜的臉色回應:「我自己花錢買的花束,當中有我寫的字卡,我沒有打算向公司請款報公帳,妳怎麼沒有證據的到我們部門汙衊我?」

沒想到副總祕書回答:「副總生病,我就是替他管理妳們部門。妳的女經理都沒有說什麼,怎麼妳還有理由反駁。」

副總祕書繼續說:「妳買的花,收據呢?」

那時候我心裡真的很生氣,我心中認為副總女祕書沒有資格向我詢問收據,因為那是我的私人支出。當時我也沒有想要跟公司報公帳,所以我是以現金付款,我不想要在該花店刷卡,尤其當時那家華人花店,讓我付現金,沒有加稅金。但是說也奇怪,平日我通常都會把收據留下,但是就是購買那束花的收據,怎麼也找不到。

當時我以堅定的語氣告訴副總的女祕書,應該要先有「證據」才能來指責我。

還好,那時候我們部門女經理幫忙打圓場,要副總女祕書跟花店再次確認。

但是,副總女祕書卻說:「花店提過,會在星期六送花到醫院。」

這個時候,我回答副總祕書:「那麼妳可以去查一查,誰簽收的。」

沒想到副總的祕書回答:「花店怎麼會有這些資料。」

我當時真的覺得副總女祕書對我試圖「職場栽贓霸凌」。

那樣的情況,我不想以「種族歧視」來反駁,如果換做別的族裔,可能就會以種族歧視來作為議題反擊。

這名副總女祕書跟了副總工作二十幾年,在公司講話總是以「上司」的角色自居。我實在不想用「狐假虎威」這個形容詞來形容她,但是我已經被她欺負了好幾次。因為很多次開會結束,副總女祕書都會走到我旁邊告訴我:「妳是新進員工,在開會中不應該舉手發言。」其實開會時我發言是因為副總要大家舉手發言,我才舉手表達意見。

還好那時候,我們部門女經理禮貌的示意副總女祕書離開,女經理說道:「現在是上班時間,我們部門要忙著業務處理。」女經裡的出面阻止副總女祕書,才讓我可以暫停不用面對副總女祕書的「職場汙衊」!

之後整個上午,我繼續專心工作,我部門的女經理問我:「氣不氣?」

我回答:「氣,但是我不會被她影響!」說不會被副總女祕書影響,其實心中還是很氣,只不過我有能耐專注於工作,不會被閒言閒語所左右。

下午我們在員工餐廳午膳之後,副總女祕書又來了!

那時副總女祕書換了一副笑臉說道:「我真的感到有些抱歉,因為我早上花店11點開門的時候,我打電話詢問花店經理。花店經理賠罪說:「是不小心漏掉那一張單了。」

副總祕書繼續說道:「花店今天會補送一盆花至醫院,也會再送一盆免費的盆花至公司,那麼,我就把那盆要送到公司的盆花送給妳吧!」

那時,我感到不可置信,一個誤解別人的人,在事情真相出現時,竟然那麼雲淡風輕的陳述,但是副總祕書有對我說聲抱歉,我也就息事寧人。

我當下也很有骨氣的回答:「請不要把花店補償公司的花送我,請留在妳的辦公室。」

後來大型盆花,還是送來我們部門,但是我就把花放在我們部門旁邊的檔案櫃上,沒有帶回家。

那時,我不禁大開眼界,「霸凌別人的人」可以那麼理直氣壯!

職場山頭林立,「驚悚劇集」的辦公室鬥爭

其實在職場被汙衊的人,就一定要知道捍衛自己的權益必須學習如何面對霸凌者。

因為副總祕書並不是與我們部門一起工作,因此我還適度的忍讓,如果這樣的人是在我們部門,我一定會加以反擊。我會用「冷靜」的方式,記錄下她所講過的話的時間,以及旁邊的證人,如果對方霸凌我的情節嚴重,我絕對會錄音,以及呈報上級。

面對職場有人故意栽贓,面對這樣背黑鍋,千萬不要當場大吼大叫,或者當中哭泣,因為職場被汙衊,需要的是冷靜地提出證據,讓時間與證據證明你的清白。

當時我很清楚那樣的「職場栽贓霸凌」包含「權力不均」(power imbalance)。雖然我們無法戰勝職場上權力較多的同事,但是我們至少可以不為所動的冷靜面對職場的險惡,然後再逐一尋求正確步驟保護自己。

這樣的情形,常常出現在職場的派系惡鬥。所以好鬥的同事常常會惡意的進行栽贓,試圖陷害對方。在外國這樣的陷害,有時候會演變為種族歧視議題。但是,我通常不要把這些事件以「種族」這兩個字來歸咎,因為我更相信,一個會使用職場栽贓方式的人,通常是因為對方的人格偏差問題。但是,這樣的想法,只能放在心裡,不可以說出來,否則又會變成對方反汙衊我們使用言語霸凌。

在職場中被誤解,情緒上感到委屈是一定的。可是職場的公平與正義,不一定能夠在公司中的每一件事情存在,原因就是因為「人」的因素。雖然職場是人才聚集的地方但是當職場衝突發生時,每一個人比拼的不是才能,而是職場生存的技巧。

當一個人在職場遇到惡鬥時,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離開」,一個是「留下」。但是,要如何知道去留?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自己評估你遇到的職場政治給你的「傷害程度」,因為每個人對於職場當中的人事物的容忍度不同,所以這樣的職場去留,是以你自己的感受為主,沒有一定的定律。

以我個人的看法,如果你遇到的職場霸凌,已經影響了你的情緒,並且造成你的失眠,也讓你失去上班的動力,那麼那樣的負面職場環境,無論你如何克制自己,也不會讓結果變好。那樣就要盡快離開保平安。儘管職場的霸凌之「火」還沒有把自己燒盡,也要盡快找到另外的公司。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有耐力克服那樣的惡鬥職場,因為「克服」兩個字,也要區分為「值得」與「不值得」。

在職場中要避免被陷害,自己的職務範圍之事要親力親為,以防被栽贓

在職場很多同事會互相替對方承擔工作職務,因為希望自己的善良,能夠在職場中贏得更多的人脈,也希望能夠與同事更好地相處。

如果你因為協助同事,而能夠得到同事的感激,那麼你很幸運。但是,有時候職場是很可怕的,任何與「職位升遷」、「金錢利益」有關係的情況,就可能出現「你之前經手協助同事完成的職務內容,被動了手腳」。

因此,除非你真的確定對方的人品,而可以絕對的信任,你才能夠協助對方完成他需要完成的工作。否則接手同事未完成的職務,不單是你會吃力不討好,更可怕的是,有時候你會害自己職位不保,或者官司纏身。

公司常常有「高層職場派系」的「權力爭鬥」問題,也還有職員職場派系的「職務爭鬥」。我看過相當多不希望與公司政治有瓜葛的人,在職場仍然會遭到不平等的待遇或栽贓,因為「水至清無魚」。

所以, 面對誤解,在平日就必須養成保護自己的習慣。在職場中如果平日發現哪些人對你不友善、有敵意,但是你與對你不友善的同事又有業務上的銜接需要接洽,這個時候一定要記得,在平日要「記錄你的工作細節」以及:記錄與對方工作銜接的工作部分,以求未來萬一出事時自保。

如果你的工作需要外出洽公,那你就必須記錄你離開公司的時間,以及回到公司的時間,還有洽公、會談的公司名稱與會談內容大綱。舉例而言,我在德商工作期間,我有時必須到律師事務所協助完成簽署商業文件證明。那麼我就會以大本的行事曆記錄工作過程,包含幾點鐘離開公司,幾點鐘到達律師事務所,幾點與律師談話完畢,會談的內容大綱,以及幾點離開律師事務所返回公司,還有幾點鐘返達公司。這樣才不會在副總女祕書到我們部門視察的時候,發現我不在辦公室,就擅自向副總報告。

後來,別的同事告訴我,以前我們部門女經理,在二十幾年前大學剛畢業,曾經當過市場行銷部門副總的祕書,之後女經理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提拔為現在的位子,然後副總才有現任的副總女祕書。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副總祕書處處刁難我,其實就是副總女祕書在跟我部門的女經理比拼。

但是在職場不要把女性被提拔都認為是因為使用美色。我部門的女經理,絕對是在工作職務上相當有能力的人,而且她對工作負責,以及對部門所有女同事關心,都是證明我工作部門女經理的專業態度。尤其,每當副總女祕書在公司常常找藉口霸凌我的時候,還好都是我們部門女經理出面阻止。

所以,年輕人在公司要慎防居心不良的同事,要在工作場所中言行舉止小心,經手的文件內容更要記錄,不可以讓你的同事擅自經手,更不可以讓霸凌你的同事有機可乘。因為任何的文件,都有可能被有心害你的同事動手腳,唯有你全權處理自己的工作,不要假手他人,也要記得在協助同事的時候,記得留下紀錄,否則到時候出事,你會無法替自己辯解,因為當中的文件已有你的「簽名」以示工作完成。

被「言語汙衊」與「職務栽贓」在職場常常發生,但是風水輪流轉,假以時日霸凌你的人還是會得到報應。但是,萬一你遇到職場霸凌,最重要的還是要搜集證據替自己討回公道。在職場很多人對於「職場污衊」是否觸法,不太了解。因為職場汙衊,有時候是因為言語沒有查證,就認定對方犯錯,就像此文公司副總祕書,沒有小心查證花店送花紀錄,就隨口在職場栽贓於我。這個時候如果這樣的類似情節發生在台灣,究竟沒有查證就以言語汙衊同事的人,是否觸法?

陳冠仁律師解說:要看栽贓手段與程度,不一定就是刑事責任的問題,有時候是單純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問題而已。如果是職場栽贓(更改文件,嫁禍同事),在台灣法律的部分也是與上述的職場汙衊(言語沒有查證,就認定對方犯錯)相似。

因此,這樣的事件就要注意「栽贓手段與程度」,但是,職場栽贓就算對方手段與程度不嚴重,也仍然會在職場讓你引起軒然大波。所以,在職場要如何證明對方的栽贓行徑,最重要的就是搜集證據,在職場記錄你在公司的「每日工作紀錄」是最有效的方式。或許有人會覺得記錄工作內容與行程好像過度小心,其實在面對職場有小人的時候,真的有必要,這樣的紀錄常常是可以讓你避免職場霸凌之人的攻擊。因為當職場有人想辦法以言語或行為栽贓你的時候,你才有保護自己的籌碼。

在德商,我學會在職場,被指控無所懼!From my previous work experience, I have learned that there is nothing to be afraid of when facing an accusation.

職場霸凌:法律調停專家教你維護職場權益,化解工作場合的欺壓侵犯

(本文摘自彭孟嫻著《職場霸凌:法律調停專家教你維護職場權益,化解工作場合的欺壓侵犯》,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同事常出包 我該怎麼跟他談?職場溝通是一場無限賽局

你是老闆眼中的人才嗎?想要升職加薪 該怎麼談?

明明贏了卻感覺輸了?內部溝通 最忌諱搬出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