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見人口衰退的真相 逐漸棕色化的美國

正在棕櫚泉吃著午餐的墨西哥工人們,述說著相當典型的故事。在他們的家鄉,許多出生在鄉村的人搬到了城市,過剩的勞力導致工廠薪資下滑,並讓更多勞動者選擇跨越北方的邊界來到美國。都市化是全球性的發展,但其造成的影響卻深入在地:在墨西哥,從鄉村遷往都市的移動,造成了第二波移民—從墨西哥城市移往美國城市。

另一個影響當地的普遍現象:隨著墨西哥開始都市化,羅馬天主教對社會的掌控變弱了。如同一名工人所說的,他的祖母生了二十四個孩子,其中十二個活了下來。而且教會跟他的祖母說,避孕是重罪,女性的角色就是照顧生了很多孩子的家庭,讓家成為先生下班後的避風港。現在,人人都會避孕,正如同其中一名工人說的:「女人開始去上學,她們會開車,她們還會一起聚會……」「她們喝起龍舌蘭就跟男人一樣!」另一個人插嘴說道。這些工人都有、或預期擁有兩或三個孩子,這也反映出拉丁裔當前的生育狀態。「你有八個孩子,就意味著八雙鞋,」其中一個人指出。在棕櫚泉,經濟原因讓墨西哥移民(無論是合法還是非法)決定生較少的孩子,而他們的女性伴侶也左右了這個趨勢。

拉丁裔正在實現自己的美國夢。如同我們見到的,拉丁裔的生育率正在往非拉丁裔的美國白人接近。拉丁裔青少女的懷孕率就跟非裔青少女一樣,同步下降。這裡還有一個非常美妙的數據:在一九九六至二○一六年間,拉丁裔的中學中輟率從三四%下降到了一○%,黑人的中輟率從一六%下降到七%,白人則是從八%減少到五%。各族群的中輟率正在不斷貼近,這些孩子的未來讓人放心。

數十年來,從拉丁美洲進入美國的合法與非法移民,已經深刻地改變了這個國家的民族構成與心理層面。如今,拉丁裔美國人的數量,已超越非裔美國人,並更進一步地降低種族間的藩籬。一九九五年,也是加拿大、墨西哥與美國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e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隔年,全美境內有三百萬名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二○○八年,在美國國土安全部(Homeland Security)所預估的一千兩百萬名非法移民中,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就有七百萬人(堪稱高峰)。而今日許多人因為經濟不景氣而選擇回到家鄉,讓此刻美國境內的墨西哥非法移民人數,約莫落在五百五十萬人左右。在進步派與民主黨政治人物試圖透過特赦的方式,讓非法移民—或至少是在孩童時代就被非法帶到這個國家的人們,取得合法公民身分的同時,許多共和黨與保守派卻大力反對特赦。

總統川普更是積極地想辦法將能驅逐出境的人都趕出去,但這麼做只會帶來損失。高加索人有可能在二○四四年左右,成為美國國內的少數族群。拉丁裔族群人口數在二○一六年約莫為五千七百萬人,也就是總人口的一八%。到了二○六五年,拉丁裔將占美國四分之一的人口,而僅占四六%的白人,將失去多數地位。非裔美國人的數量將重回一三%,和亞裔並駕齊驅。美國人稍微變得更棕色、更天主教(而非基督教),西班牙語也將超越英語,成為最普遍的語言。即便在此刻,每一年在美國境內出生的少數族群嬰兒數量,都比白人嬰兒還要多。

但老實說,就連在二○四四年認為白人將成為少數的想法,都會是一種過時的見解。如今,美國境內一五%的婚姻,是跨種族的婚姻。隨著這樣的界線開始變得模糊且被逐漸消滅,美國普查局要想界定一個人到底屬於哪一人種,或具有哪些血統,將變成一大挑戰。民族大熔爐的最後階段,將會巧妙地繼續進行。

警告:「我們將變成一個更多元的社會,但不一定會是一個後種族(post-racial)的社會。」社會學家理察.艾巴(Richard Alba)這樣說道(編按:後種族社會是描述美國將成為沒有種族歧視和偏見的理想性社會)。奴隸、種族隔離、有色人種群聚化(ghettoization)等各式各樣歧視的歷史,並沒有陳舊到能讓我們坦然地放下過去。「但我們必須承認,這些分類充其量只能讓我們粗略地了解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他補充,「我們的社會被移民和新的認同形式所改變,卻尚未發展出一套能捕捉此種細微現實面演化的詞彙。」就算下滑的出生率對未來的種族大和解,釋放出充滿希望的訊息,我們仍須面對老化、低生育率人口的挑戰—勞動力與總體人口縮水。非裔美國人的生育率顯著下滑,主要和生活更富裕且具有更多自主權有關(尤其是非裔婦女);而拉丁裔生育率下滑,則和移民逐漸接受移民國生育習慣的傾向有關。儘管就種族和諧的部分來看,此兩種情況令人振奮,但其同時也點出了未來的美國,將會是一個更老,且無法依靠國內出生率來支持人口的國家。倘若美國想要繼續偉大,就必須繼續對移民敞開大門。為此,美國人必須再一次戰勝人性中最邪惡的那一面。

無人地球:全面改寫經濟、政治、國際局勢的人口崩潰之戰

(本文摘自達瑞爾.布瑞克、約翰.伊比森著《無人地球:全面改寫經濟、政治、國際局勢的人口崩潰之戰》,今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比一比 各國智庫誰最有錢?

企業政治獻金 美國規範有名無實

抵抗注意力經濟 「無所事事」的策略性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