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口衰退 亞洲為何不接納移民?

還有另外一種方法能抵銷人口衰退:移民。但這對韓國或其他亞洲國家來說,不是一個選項。要想明白原因,不妨讓我們來看看如今讓全世界都深感苦惱的難民處境。

二○一五年的難民危機,讓大家見到歡迎國與抗拒國間的鮮明對比。我們已經討論過,歐洲是如何掙扎地去接納那些絕望的新來者。那亞洲國家的反應呢?答案很簡單—他們沒有任何反應。向來如此,亞洲國家不會主動接納難民。擁有全球最多人口的中國,接納了幾乎零位難民:○.二二/每一千人。隔壁的日本則更漠然處之,比例甚至逼近○.○二,南韓則為○.○三。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數字實在是太驚人地低了。不過難民也不想去那裡,問題自然不在於距離,加拿大離戰場也隔著一片大洋,但他們的難民比為四/每一千人。試圖推敲已開發亞洲國家為什麼如此看重種族同質性的舉動,只會讓我們陷入一個充滿痛苦的世界。但無論原因為何,他們就是如此。在不輕易給予外來者公民身分方面,日本並不孤單。中國、韓國和台灣同樣也幾乎不接受移民或難民。這些國家的人民認為自己的國家有高度的種族單一性,並視此為值得讚許與保護的特質。在日本,「日本人論(Nihonjinron)—一種備受歡迎的國家認同文學流派的核心宗旨,就是指日本為單一民族(tanitsu minzoku)所構建而成的種族統一國度。儘管日本人論在學術圈內遭到徹底批判,但其依舊深植在大眾的意識中。」而占中國人口九二%的漢人,則認為其境內的其他種族要不是一種原始而繽紛的存在,就是試圖顛覆政府的恐怖分子。任何一種外國人,都是不受歡迎的。「現在的中國具有極高程度的同質性,」《經濟學人》雜誌在二○一六年時如此評論,「而他們也用近乎全面禁止外來者的方式(除新生兒外),來維持現狀。」而韓國人對自己的仇外心態,至少還抱有些許尷尬。二○一一年,軍方修改了宣誓效忠的誓詞,用「公民」取代了「種族」。儘管如此,大韓民國卻仍然幾乎不對外開放。

在韓國,共有四種外國人:有約莫兩百萬名准許其返回故鄉的中國朝鮮族;還有那些多數居住在鄉村地區、無法找到太太的韓國男人會從越南等地娶回新娘;外國勞工,專門從事韓國人不願從事的「三D工作」:Dirty(骯髒)、Dangerous(危險)和Demeaning(地位卑賤);以及在韓國大學讀書的外籍學生。(我們應該也要提到那些每年去韓國教個一、兩年英文的兩萬五千名外籍人士)。但隨著中國的經濟向上成長,從中國移民到韓國的朝鮮人愈來愈少。都市化則減少了那些留在鄉村,只能娶外籍新娘的男性數量。短期的外籍勞工則幾乎不可能找到長期工作,更遑論取得公民資格。而由於韓文的難度,多數外籍學生在畢業後也都離開了韓國。語言問題經常是亞洲國家在移民方面的一大阻力,如同某名日本外交官所解釋的,日本語非常難學,一但學會後,出了日本卻又顯得毫無用處—但這只是煙霧彈。韓國人認為,只有韓國人才是真正的韓國人。就是這麼單純。

努力補救的亞洲各國

亞洲政府知道自己的情況已經十萬火急,倘若不想辦法填補流失的嬰兒量,國家人口在未來數十年後就會出現凹陷。由於政府政策曾在一九七○年代與八○年代成功地抑制出生率,因此或許今日的政策,也能幫助提高出生率。在這方面,新加坡可謂極具創意(畢竟他們擁有全世界最低的生育率一.二,也只能放手一搏了)。除了成立由政府贊助,負責舉辦快速約會、騷莎練習坊等活動的約會機構社會發展署(SocialDevelopment Unit,簡稱SDU)外,政府也宣布八月十二日為國定假日—國慶之夜(National Night),一個鼓勵夫婦們增產報國的夜晚。如同宣傳影片中主題曲所唱的:「我知道你渴望,SDU也同樣渴望︙︙生育率是不會自己升高的。」韓國則採取了更傳統的政策。由政府補助的生育治療、父親能使用的育嬰假,以及生三個以上孩子能優先獲得公立托兒服務的資格等。該政府也於二○一○年起,在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三晚間七點半,關閉大樓外的燈光照明,企圖讓上班族「早點」回家(以韓國的工作狂準來看),「幫助員工專注於生孩子和陪伴孩子」。但截至目前為止仍毫無成效,二○一五年的生育率比前一年還低了五%。

不過,南韓認為自己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人口學優勢:北韓。南韓人熱切地相信著,朝鮮半島早晚都會統一,讓人口直接爆增兩千五百萬人。北韓的出生率為二.○(假如該國的統計機構能相信的話),約莫等於替代率水準,且大幅高於南韓。但無論地域上的統一能為人口帶來什麼樣的改變,要想和那些掙扎著適應現代世界的貧窮與被(自己政府)洗腦人口融合,勢必會是一場足以淹沒其人口正面影響力的巨大挑戰。讓部分東亞太平洋國家得以大幅躍升,並為其國民帶來大量意料之財與安定的人口紅利,卻隨著社會老化、醫療與退休金的需求上升、撫養比完全朝錯誤方向前進、年輕世代為(自己及雙親)溫飽而焦頭爛額,變相成為總體人口的負擔。再約莫三十年左右後,韓國預期將會成為地表上最老的國家。依據當前的趨勢,最後一位韓國人將在二七五○年左右死去。

當然,這樣的事不會發生。趙教授表示,讓韓國人不願接納外來者的種族意識,正在逐漸弱化。「我女兒對班上有外國人的情況很自在。」他說。然而,他仍舊悲觀。他認為,韓國人還沒有做好接受降低期待的心理準備。「每一件事都圍繞著成長打轉。沒有人預期事情會縮減。」

但他們遲早會。新加坡的國慶之夜就失敗了。

無人地球:全面改寫經濟、政治、國際局勢的人口崩潰之戰

(本文摘自達瑞爾.布瑞克、約翰.伊比森著《無人地球:全面改寫經濟、政治、國際局勢的人口崩潰之戰》,今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比一比 各國智庫誰最有錢?

企業政治獻金 美國規範有名無實

抵抗注意力經濟 「無所事事」的策略性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