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維綱:現代的生活駭客是摩登修煉者

有一次,跟我一個幾年未見的大學同學在費城逛中國超市。我想買點好吃的帶走,他給我推薦了幾個東西,突然問我:「你抵制日貨嗎?」我說我不抵制。他說:「那你可以買這個,這個很好吃。」

我同學真是個優秀的現代人。我對日貨沒有強烈立場,我同學也不抵制,但是他尊重抵制的人。這就好比說,你可能不信教,也不是素食主義者,但你會照顧一下別人的宗教信仰和飲食取向。這種照顧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和平共處的生存智慧,因為現代社會中,有某種「講究」的人,正在變多。

在美國,你會很容易遇到一個嚴格的素食主義者,或是熱忱的環保主義者,或是強硬的川普反對者,或是高調的冥想修行者。我私下覺得這挺好的,這樣的社會更有意思,而且我認為,那些有講究的人活得更認真。他們不是小打小鬧偶爾為之,而是像古代那些修煉者一樣,是系統化地生活。

小約瑟夫.雷格爾這本《駭客思維》描寫的,也是這樣一群「講究人」,他們是堅決的自我完善者。

你肯定也經常看一些什麼「生活小竅門」的影片、讀點勵志的書、上網查詢各種「怎麼辦」。這些都很好,特別是現在有一些經過科學驗證的方法,的確有效。《駭客思維》這本書裡就列舉了各種被認為有效的辦法。

你可以用「要事優先」的原則提高工作效率,可以用提升動機的方法管住自己不浪費時間,可以用量化生活的方法管理自己的健康,可以用極簡主義的方法擺脫對物質的執著,可以用心理學和經濟學的方法優化浪漫關係,可以用斯多噶哲學的方法建立一套情緒準則。

但如果你只把這些方法當做解決問題的實用手段,每次用到才想到,或想到才用到,還停留在追問到底有用沒用、有多大用處、怎麼才有用的層次,你跟生活駭客相比,就落了下乘。

研究生上專業課時,會問導師那個知識對科研有多大用處嗎?運動員練基本功,會要求那個動作立即見效嗎?所有的道士明知道「成仙」是虛無縹緲的傳說,為什麼還要那麼認真地修煉呢?

以我之見,生活駭客區別於普通問題解決者的關鍵在於,他們真正在意的並不是有沒有用,而是對個人生活的掌控感。他們就像修仙小說裡的道士一樣,時刻都在審視自己,給自己設定一套嚴格的原則和紀律系統,一心想通過執行這個系統而實現自我升級。

這個升級不是升官、升學、升職那種東西—那些只是副產品—而是個人的效能、健康、意志品質之類內在素質的提升。他們關注的不是某一件事能不能做好,而是自己這個人能達到什麼狀態。

當你遇到一位持戒甚嚴的僧人或道士時,哪怕你並不認同他的信仰,你也會對他肅然起敬。生活駭客讓人尊敬的,不是他們有多厲害,也不是他們的方法有多高級,而是那種自我完善的精神。

自我完善這種精神古已有之。雅典哲學、印度佛教、中國的道教和儒家,從來都不是說大家探討一下理論就行,都是要身體力行,要超凡入聖。孟子「吾善養吾浩然之氣」,班傑明.富蘭克林有本小冊子給自己記道德賬,曾國藩每天必須靜坐、讀史書、寫日記,他們可以說也是生活駭客。

現代的生活駭客都是什麼人呢?作者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像一個人類學家般對生活駭客的分類流派、歷史傳承、思想脈絡和行為習慣做了全面描述。我們會從中發現,現代生活駭客跟古代的修煉者至少有三點不同,而這正是他們的優勢。

第一,生活駭客的目標更實際。

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提出了一個「神人」的概念,認為未來會有「基因改造加人機合一」的新人類出現。現在人機介面的確是個熱門話題,伊隆.馬斯克等人可能很快就會把它產品化。這跟古人想修煉成仙可說殊途同歸。但據我所知,絕大多數生活駭客並沒有「成為超人」那麼極端的追求。他們只是想比普通人強一點—或者更嚴格地說,他們想超越的只是平庸的自己。

生活駭客不是深山裡的隱士,他們屬於作者所說的「創新階層」,是現代社會的產物。他們從事的是工程師、教育工作者、藝術家、設計師這樣需要發揮創造力的職業,有自由支配的時間,需要獨立的思考判斷。

如果你很自由,你有兩個選擇:你可以發展一些美食或旅遊之類的業餘愛好去享受生活,但生活駭客選擇的是提升自我。沒人規定他們做多少的時候,他們卻想做更多。

第二,生活駭客注重現代技術。

生活駭客之所以叫駭客,就是因為他們善於用最新技術去破解生活。他們率先使用新出品的可穿戴設備、用智慧手機做時間管理,還可以把尋找約會對象和預定時間這樣的「生活瑣事」透過網路外包給幾個菲律賓人,更樂於嘗試用營養配方蛋白粉徹底取代一日三餐。生活駭客還很有實驗精神。既然人體如此複雜,像營養學這種事,連醫生也說不準,他們乾脆拿自己做實驗。「量化生活」運動已經興起多年,最近隨著智慧手表和智慧戒指的普及而變得更流行。生活駭客會詳細監測比如自己進入快速眼動睡眠的時間長短,期待能訂做一個最優化的睡眠方案。

第三,生活駭客非常愛分享。

古代要是哪個門派有點什麼高級功夫,一定得藏著掖著;現代的生活駭客不但完全不介意,而且非常積極地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別人。這個時代缺少的不是知識,而是注意力和意志力—生活駭客發現,別人的注意力能幫助提高自己的意志力。他們會在社群網站公開工作方法和計畫,有的甚至二十四小時直播自己的一舉一動,歡迎網友監督。

如果你能吸引到夠多的粉絲,「分享」就成了一件正經事。

生活駭客中湧現出一批大師級的人物。富蘭克林和曾國藩這些人有時候也愛給人講點人生經驗,但現在的提摩西.費里斯、凱文.凱利等人,在某種程度上已把分享人生經驗做為自己的正式工作。他們非常樂意率先嘗試新事物、發明新名詞,到處講解和鼓吹,享受「人生導師」的感覺。生活駭客的思想市場現在是百家爭鳴,十分熱鬧。

因為這些導師們非常理解「共贏」的道理,所以一向是互相推薦和吹捧,從沒有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行為。生活駭客導師市場一點都不像以前相聲演員那種互相傾軋的底層江湖,而是一個特別注重公司品牌形象的文化產業。

但生活駭客並不能完全擺脫古代修煉者的宿命:修煉有走火入魔的風險。

嚴肅學者著作和人生導師雞湯勵志書的一個關鍵區別是,後者只提供正能量:這個方法我用了有效,賈伯斯、馬斯克、芒格他們都是這麼做的,你也可以!你要是做不到,那就是你自己的思想有問題,你不配成功。但嚴肅學者會告訴你,任何方法都沒有那麼神奇的療效,成功有很大程度上靠運氣,而且每個方法都有副作用,人生其實是一系列矛盾的選擇。

雷格爾是位嚴肅學者。《駭客思維》這本書列舉了大量的方法和研究,但它並不是鼓動你成為一個生活駭客。選擇有條件,美德有近敵,方法有風險,優異有代價。雷格爾每講一種破解生活的方法,都提供了相關的反思。你能選擇把瑣事外包給別人,

那是因為你有一定的經濟條件。極簡主義的生活風格就像蘋果的產品一樣……貴,而且因為更不願意妥協,反而成為一種執著。營養學的確不是一門成熟的科學,但拿自己身體測試極端的養生法應該不是個好主意。用心理學和經濟學「經營」出來的浪漫關係,還是浪漫關係嗎?

跟所有修煉者一樣,生活駭客的「優化」要是走到岔路上,就會成為「黑化」。

話說回來,也跟所有修煉者一樣,生活駭客追求的其實不是「真有效」,而是意義。

大衛.布魯克斯在《第二座山》提到,理想人生應該有一個「commitment」,大致可以翻譯成「承諾」。承諾是單方面的,只講對自己的約束,而不計外部世界給多少回報。你做這件事,不是因為它本身怎麼樣,而是因為通過這個行為,你的選擇從此有了方向,你的人生有了意義,你對自身有了掌控感,你獲得了自我認同。

我看這也是個悖論。有承諾的人可能到頭來只得到了心理上的滿足感,但沒有承諾的人更可能走不遠。生活駭客崇尚科學,然而只要是個修煉系統,信仰就一定比科學重要。既然人生也充滿不確定性,我們就該給那些捨得在一個領域投入自我的人一點敬意。

有條件成為一個生活駭客的確是一種幸運,畢竟多了一次機會。成為生活駭客不需要學歷證明、沒有硬性的天賦要求、不設門檻,而且多數專案其實花不了多少錢。

所以我比雷格爾稍微積極一點。我希望社會上能出現更多生活駭客,每個人都找到適合自己的一派功法,而且真把它當回事。如此一來,以下這樣的場景會越來越常見:

「你相信地中海飲食嗎?這裡有很多蔬菜和水果,還有低脂牛奶。」

「謝謝,我自己測試過了,地中海飲食不適合我。我等一下有個會議,現在要多吃點蛋白質,再來點糖,我需要腦力!」

「你能給我三十秒嗎?我想給你做個電梯演講,有個新想法。」

「沒事,你慢慢講。算上回饋時間,我給你八分鐘!我正在練習專注力。」

生活駭客也許是瞎折騰,但這個人人爭先、借助一切現代化手段努力自我實現的勁頭還真是好。

駭客思維:抓出生活中的不合理,優化你的人生

( 本文作者萬維綱,科學作家、得到app《菁英日課》專欄作家 。摘自小約瑟夫.雷格爾著《駭客思維:抓出生活中的不合理,優化你的人生》,究竟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不惜代價也要贏?有毒文化如何導致企業災難

一時得勝卻輸掉人生?我們都需要長勝思維

綠角:輸贏之外 你有其他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