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弄人?諾貝爾獎的迷思與爭議

由上世紀元年開始的諾貝爾獎,到二〇二〇年正好兩甲子歷史,每年十月諾貝爾獎依例的得主公布,仍然受到全球矚目,可說是諾貝爾獎的一種奇魅。

當然諾貝爾獎歷史久遠,頒發一百二十年來,多能謹慎從事,雖說也有過爭議,甚至法律興訟,但是瑕不掩瑜。近一百多年來科學主導人類的思維與發展,皆與諾貝爾獎起始頒獎五項目中三個科學項目息息相關,因此雖說近十多年來世界新設了一些科學獎項,得獎者多也是拔尖擢粹的一流科學家,一些獎項的獎金,甚至有遠超過諾貝爾獎的,但是卻沒能有諾貝爾獎同樣的光環,我們可以稱之為一種諾貝爾獎的迷思。

諾貝爾獎開始初期,其實是很地域性的獎項。一九〇一年開始頒發的諾貝爾獎, 頭一年的物理獎頒給了發展出了X光技術的侖琴(Wilhelm ConradRöntgen),侖琴雖說是德國科學家,但是研究諾貝爾獎的歷史便可以知道,早期諾貝爾獎的科學得主,北歐斯堪的納半島國家科學家比例甚高。原因很簡單,因為當時主要的提名人,多是北歐國家的科學家,也就是說,諾貝爾獎是由人來挑選,不是「天縱神授」,內裡的偏失執念,如何能免,也從來沒少。

我們可以舉一些例子來說明,二十世紀公認貢獻最深遠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是在連續提名了十年,提名多達六十人次之後,才在一九二一年獲獎,他的得獎卻也不是一般知之甚廣的所謂相對論,而是光電效應。德國的大物理學家索末菲(Arnold Sommerfeld)和法國大物理學家龐加萊,分別提名七十三次與五十一次之多,雖說都沒有獲獎,卻無損他們在科學上的至高地位。

上世紀九〇年代,我在瑞典聽到當時擔任諾貝爾物理委員會執行長巴瑞尼(Anders Bárány)說起,到一九六〇年代以前,幾乎沒有瑞典以外的人士受邀提名得主,也頗感意外。這自然影響了得主的普遍性,由諾貝爾獎解祕過往的給獎檔案,也看出受邀的少數法國化學家,提名的化學獎得主,絕大多數是法國科學家,正顯現出由人決定的諾貝爾獎,不可避免的人性影響因素。

目前諾貝爾獎每年會邀請全世界三、四千有代表性的科學家參與提名,根據上世紀八〇年代的資料,每年受邀提名人會有三、四百封回信,推薦兩百名左右的候選得主,然後再由諾貝爾科學獎項的五人委員會,進行調查核實,最後在十月初由瑞典皇家科學院院士開會通過後宣布。當然一百二十年來,諾貝爾獎審慎將事,巴瑞尼也告訴我,他們的網路與外面分立隔絕,提名審核作業也極端保密。大體上來說,獲獎的得主大多實至名歸,是運作成功的道理之一,儘管如此,卻依然免不了偶有遺珠,要有紛爭、悲劇,甚至法律訴訟。

如果就物理科學來說,在上世紀五〇年代就有幾樁。我們比較熟知的,應該是一九五七年頭兩位中國物理學家楊振寧與李政道得到諾貝爾獎,當時率先以實驗證實理論猜測的吳健雄,卻出乎意外沒有列名其中,原因說法很多,一直到今天還是個羅生門。諾貝爾獎有個頒獎五十年後可將給獎資料解密的規定,但還有一個但書,就是關係人都不在世,現在距一九五七年雖說已過半世紀,唯受限於但書,資料還不能公開。

另外則是兩年之後的一九五九年,吳健雄在加州大學柏克萊的老師賽格瑞(Emilio Segrè)與張伯倫(Owen Chamberlain)以實驗發現反質子存在的證據得獎,當時也在柏克萊的另位物理學家皮契歐尼(Oreste Piccioni)表示,整個實驗構想最早是他想出來的,皮契歐尼因此向法院興訟,控告得獎兩人剽竊他的想法。上世紀九〇年代在義大利西西里島「埃托雷.馬約拉納科學文化中心」的會議上,我遇見皮契歐尼,他還餘怒未消。

一九七四年因發現脈動星而與另一位科學家共同獲獎的休威(Antony Hewish),事實上發現工作是休威的女學生貝爾(Jocelyn Bell)做的,論文也是兩人領頭具名,但頒獎名單中沒有貝爾,因而引起爭議,甚至扯出性別歧視問題。

一九七九年溫伯格(Steven Weinberg)、薩蘭姆(Abdus Salam) 和格拉肖(Sheldon Lee Glashow)因分別發展出統合「電磁」與「弱作用」的「電弱理論」而得獎,這個理論在物理科學上影響比較大,因此更受關注。然而,三人獲獎後最早與薩蘭姆合寫論文的物理學家瓦德(John Ward),十分不滿,認為自己最早與薩蘭姆合寫論文討論理論統合,也應獲獎。諾貝爾獎其實還有其他的爭議,也都說明了其難免的人為偏好。

二〇二〇年諾貝爾化學獎則是創下一百二十年的紀錄,頒給夏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 和道納(Jennifer Anne Doudna) 兩位女性得主, 因為這是頭一次在一個獎項的合得得主全頒給女性,如果加上物理獎中的根策爾(Andrea Ghez),今年一共有三位女性科學家獲獎,難說全然沒有近時「女權政治正確」的影響,如果回顧一九五七年吳健雄的未獲諾貝爾獎青睞,也讓人感慨時移勢異的命運弄人。

其實二〇二〇年的化學獎還有些爭議。二〇二〇年化學獎頒獎的工作,是一種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的起始雖說歷史長久,但在近年才發展出確實可用的方法,由於這種技術在生物醫學應用甚大,為此種技術發現優先的專利權紛爭,也鬧了好幾年。

另一位公認也有關鍵貢獻的科學家張鋒,不但與兩位女性得主有專利權的競爭,相信也是二〇二〇年諾貝爾獎的競逐者,因為在其他有代表性的科學獎項,張鋒與夏彭蒂耶和道納曾是共同得主,一位對生醫領域認識較深的朋友說,道納在哈佛大學的兩位老師俱是諾獎得主,「朝中有人」不言可喻。

公認為二十世紀偉大數學家的陳省身說得好,「數學幸好沒有諾貝爾獎,少了許多紛爭。」

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

(本文摘自江才健著《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彭啟明:熱島降溫 齊共識來共行

盆地加劇都市熱島 雙北這幾個區域最高溫

都市的夏天愈來越熱 都市熱島是座什麼「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