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17:59丟包就閃的職場炸彈客?

某月某日,下午五點五十分,距離六點的下班間還有十分鐘。我在今天最後一次檢查信箱,沒有未讀信件;接著確認明天的行程,運用「寫信給未來的自己」的訣竅,將待辦事項寫在便利貼上,並貼到電腦螢幕旁;還剩五分鐘,我環視業務團隊的辦公空間,有人正在打電腦,有人閒到已經開始滑手機,也有人正在翻桌上的日曆,一切如常。

公司裡有些人會明目張膽地看扁你。棘手的是,他們巧妙地隱藏自己的輕蔑,讓你很難事先察覺。

這時還不能大意,因為定時炸彈通常在下午五點五十七分―也就是下班前三分鐘前才會引爆。距離下班時間只剩三分鐘,這是一顆要求你在極短時間內解決急件的無情炸彈。放置炸彈的犯人,就是坐在對面,比我大了將近十歲的部下。我伸長脖子觀察他的狀況,他正在看記事本,桌面已經收拾好,看不出設置炸彈的跡象。

大約在一個小時前,下午五點左右,我出外洽公回來,經過部下座位時偷瞄了一眼,他正在上網研讀支持的職棒球隊資訊。比賽六點開始,他早在一個小時前就開始查資料。先發名單、先發投手的防禦率、敵對球隊的情報、在二軍力爭上游的黃金新人成績……比賽前必須確認的項目,就和NASA發射的火箭一樣多。如果他工作時也能這麼認真就好了。

我實在很想對他說:「拜託你趁著天還沒黑時工作好嗎?」但還是用力忍住了。他的業績沒有達標,就現狀來看,未來並不樂觀。他也不像漫畫《美味大挑戰》的主角山岡士郎那樣,擁有足以賭上公司未來的優異絕技。我在幹部會議中幾乎每次都會被問到:「那傢伙怎麼樣?做得到嗎?有希望嗎?」而我不只一、兩次想要乾脆回答:「完全沒希望,請把他調去別的部門。」

但是我做不到,我扮不了黑臉。我的腦中浮現幾個月前,下班後在居酒屋痛飲啤酒時的情景。那時,他眼神清澈地說:「我很喜歡這份工作。」「最近送孩子去上私立學校,要是因為調職而改變生活或減薪就糟了。」然而他卻未曾體諒我的心情。我對他依然抱持著一線希望,幻想著他要是能察覺我的苦心就好了,這樣的自己實在太愚蠢。

現在,他甚至明目張膽地在公司看棒球資料,連裝也不裝一下。說好聽一點是太閒,說難聽一點就是摸魚。看來今天沒有即將引爆的定時炸彈,畢竟他還有餘裕查詢棒球資料,表示今天可以安全下庄。但是還不能大意,炸彈恐攻的危機尚未完全解除。忘記是什麼時候了,某天他雖然也在偷看棒球資料,同時卻裝設了特大號的定時炸彈。那天下午五點五十七分,就在我腦中閃過下班兩字的時候,原本看似悠閒的他,突然對我說:「可以打擾一下嗎?」剛剛明明看起來那麼閒,為什麼現在才來找我啦!你是在搞笑還是在找麻煩啊?我的疑問全部化為一個問句:「嗯?現在嗎?」他當然沒有聽懂。

他向我坦白:「部長,非常抱歉,我剛剛跑完業務回來,停車時不小心在公務車的側面刮出一大道傷痕。」

「你幾點回公司?」

「下午四點半。」

「現在幾點?」

「下午五點五十八分。」

「這一個半小時你都在做什麼?」

「煩惱。」

真是太難搞了。

接著從他口中甚至還驚人地吐出原本該是我說的話:「必須在今天內向總務部提出事故報告。」我對他已經完全絕望了,這個人完全搞不清楚查職棒資料跟事故報告哪件事比較重要、哪件事必須立刻處理。接近六點時,工作能量早已幾乎耗盡,他大概覺得只要拖到快下班才向上司報告,精疲力盡的上司也沒力氣罵人吧?這樣的效果或許就是他的目的。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炸彈的內容物全部是壞消息,從來沒有過好消息。麻煩的是,他幾乎每個月都會有一天抱著炸彈,並在下班時按下引爆鈕,已經是慣犯了。

下午五點五十七分,他依然沒有動靜,看來今天沒有炸彈,不該胡亂懷疑他的,真抱歉。我收拾包包準備進入下班模式,今晚就來點烤雞肉串配生啤酒吧!

就在這時候―「部長,可以打擾一下嗎?」

我聽到了炸彈客的聲音。

下午五點五十九分。他變得更加過分,不只拖到最後一刻才按下按鈕,炸藥內容更是讓人絕望:「我忘記報名您交代的案子,截止日期過了,我們無法參加。該怎麼辦呢?」能怎麼辦,就涼拌啊!這什麼白癡問題!比起忘記報名,更嚴重的是為什麼每次都拖到快下班才來稟報吧?誰都會失敗,也都會把事情搞砸,但我無法原諒這種耍小聰明的態度,分明是看準了只要拖到最後一刻才坦白,上司一定會覺得:「算了,也不是什麼人命關天的事情,都這個時間了,隨便吧。」於是我拋下一句:「你回去整理一份檢討報告,順便想想為什麼明明有這麼多時間,卻拖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明天一併向我報告。先走一步了。」說完後就瀟灑地離開公司。如果認真面對他,瘋掉的可是我。

像我們這樣的凡人,無法同時進行多項計畫,只能依照重要度或優先順序逐一處理。

有些超級業務員會主張:「沒這回事,我現在同時處理十五件案子呢!」但如果仔細觀察他們工作的狀態,會發現他們在每個瞬間都只處理單一案件,只不過切換速度非常快而已。雖然這絕對是超人般的工作術,但嚴格來說並不是同時進行,人類並沒有被設計成這麼方便。有能力的人能夠高速切換,「幾乎同時」進行多項工作。但是大多數凡人只能根據重要度與優先度排定工作的處理順序,老老實實地依序進行。

判斷工作的重要度相對簡單,只要國小程度的能力就做得到,因為從牽扯到的金額高低就多少能夠分辨重要性。但如果是老闆交代的工作,無論金額多寡都必須優先進行。至於那些拿人情來盧小小,跟你說「上次不是幫過你嗎?這次也通融一下,先幫我處理嘛」的同事或客戶,依據日後的往來情況,重要度也會隨之提升。判斷基準非常單純而明確。

排定優先度就很困難了,因為該以什麼為優先,每個人的想法完全不同,甚至有人會優先處理心儀對象拜託的工作。我就認識這樣的勇者,竟把上司下令的工作丟在一旁,優先處理美女客戶的工作,最後因為沒處理好上司交辦的工作而失勢。我去安慰消沉的他時,他卻一點也不後悔。從他身上可以窺見男性守護寶物的志氣,真耀眼啊。後來,他如願與那位美女交往,最終卻以互相咒罵的分手收場,愛情的結束總是令人感慨。

炸彈客部下也理解報告的重要度。就是因為理解,才會害怕報告帶來的後果而扭曲了優先度。於是他採取了最壞的做法,把「報告」拖延到「確認職棒資訊」之後。由此可知,排定工作的優先度相當困難,一旦判斷錯誤,事態將只有惡化一途,不可不慎。

不過排定優先順序有個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屏除自己的年齡、立場、情緒等所有因素,優先處理現在必須做的事情,換句話說,就是如果現在不做,將導致嚴重損失的事項。損失很可怕,讓人想要尖叫,但請趁著還有餘裕尖叫時,忽略心裡「好煩」「好可怕」的聲音,優先處理預期將帶來嚴重損害的事情。

套用到剛才的炸彈客身上,那就是如果現在不向上司報告自己的失敗,將遭到上司嚴重斥責,導致考績變差,所以必須優先處理。至於職棒資訊就算不確認也沒什麼損失,之後再查也無所謂。我想表達的是,排定工作的優先順序時,必須創造另一個沒有情感的自己,仰賴這個自己進行判斷,否則將受情感影響,導致優先順序本身失去意義。

在私生活當中,每個人都可以自由決定現在該做什麼事情。即使如此,還是必須以此刻才能做到的事情為優先。舉例來說,雖然「搭乘豪華郵輪環遊世界」或「參加社區槌球大賽」是很棒的經驗,但因為上了年紀以後也能做,等老後再參加就好了。畢竟在精神、體力都年輕健全的時候,把自己困在不過數百公尺長的船上,或占地僅幾十平方公尺的草地,無疑是種損失。我們對於現在才做得到的事情必須有所渴求。最近我的精神與體力都明顯衰退,更加強化了這樣的想法。

最後,我想寫封信給炸彈客。

敬啟者,下午五點五十九分的炸彈客:

拜託你不要再隨便設置炸彈了,請認真面對現在必須處理的事情。被炸彈炸飛的只有弱到不行的我,你則躲在安全的地方,笑著看我被炸飛的身影,這些我都知道。在平成結束到令和開始的這段期間,你在下班前最後一刻引爆的炸彈共計有六顆,我已經忍無可忍了!

我最喜歡上班了:風靡日本的社畜廢文高級酸!抱歉了尊嚴,但我真的需要那個酷錢錢

(本文摘自文子文雄著《我最喜歡上班了:風靡日本的社畜廢文高級酸!抱歉了尊嚴,但我真的需要那個酷錢錢》,今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你累了嗎?暫停工作可能更疲勞!試試這四個方法

善用潛在的靈感 腦力激盪法5大原則

商業文書有訣竅 結論順序會影響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