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被家人一秒惹怒?腦科學專家提倡家人使用說明書

前陣子,一位男性問我一個問題:「老師您說跟家人之間的對話要從『同理』開始,但真的很難做到。」

他的母親患有輕微的老年憂鬱症,不斷埋怨「活著很空虛」。他也想好好聽母親訴苦,但母親總是對小事情發牢騷,讓他完全無法產生同理心,忍不住就回嗆她一兩句:

「世界上比妳痛苦的人多的是!」

「拜託妳正面一點好不好!」

……他們的對話就這樣一來一往陷入鬼打牆,他也因為母親的一句「沒辦法,這就是人生」而閉上了嘴。

「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對我媽的心情感同身受嗎?」

我直視他的眼睛,點頭說:「是。即使如此,還是請你體會母親的感受。」我挺直腰背,帶著覺悟說出這句話。他的痛苦我深有同感。我知道聽到別人說「即使如此,還是要對爸媽好」時,有多麼的絕望。

我的母親也有過這樣的時期。

現在高齡九十歲的她是個會跟我「裝糊塗」的可愛老奶奶,但她也曾受老年憂鬱症之苦,常說「活著很無趣」或「好想死」之類的話。

直到某天,我突然能真心體會母親的絕望。那一天,母親說:「都不能跳舞了,活著還有什麼樂趣。」

母親擁有日本舞的名取資格,我看過她在舞臺上的表演無數次,她的舞臺張力完全不同凡響。她的美和技巧令觀眾目不轉睛,而且在同是名取的舞者中技冠群雄。

在舞臺上如此耀眼奪目的母親由於膝蓋軟骨變形,再也無法翩翩起舞。即使如此,她還是拄著枴杖到練習場,坐在椅子上練習手的動作,直到連背也開始痛的時候,只能放棄跳舞。從那之後,母親一整天中有一大半的時間都躺在床上度過。躺在床上的她,用盡全力擠出一句話:

「都不能跳舞了,活著還有什麼樂趣。」

我本身跳國標舞四十二年,完全無法想像不能跳舞的人生有多麼慘淡。我這輩子只有一個希望,就是進棺材前還能跳舞,因此我深深理解母親的痛苦。

我握著母親的手,跟她一起哭:

「我知道妳很難受。」

「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跟妳交換身體,這樣妳就可以重返舞臺了。」

母親一聽到我這麼說,立刻清醒過來:

「我不要!」

「如果會讓妳承受這種痛苦,那我來承受就好。」

自此之後,母親不再說「活著沒樂趣」。或許是不想讓神明聽到女兒又說「要跟她交換身體」。多虧這次經驗,我了解母親多麼深愛著我。

母親從人生畢業的那天,我一定會想起這件事,並且放聲痛哭吧。

家人使用說明書:腦科學專家寫給總是被家人一秒惹怒的你

(本文摘自黑川伊保子著《家人使用說明書:腦科學專家寫給總是被家人一秒惹怒的你》,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男人們!認清自己的性價值走勢

婚姻金錢觀 財務獨立才有財富自由

兩性關係》給第三者的三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