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瑞祥:疫後的世界又將是新局

經濟,是人類消費行為的總和。二○一九年末開始、至今兩年仍未完全結束的Covid-19,這場巨大且歷時甚久的疫情在改變人類行為的同時,同時改變了經濟的運作模式。

這一年多來,隨著美股、台股迭創新高,身邊許多朋友問我:「這是不是一個超大的泡沫啊?」確實,除了台灣以外,全球主要經濟體都不好過,失業率飆高,消費下降,讓經濟成長率迅速轉衰。但如果仔細觀察這些股市中帶頭領漲的股票,你會發現,這些企業的營運非但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反而有轉強的趨勢。我們看到的是零售業的轉變,電商取代了傳統實體店鋪;我們看到的是內容業的轉變,串流影音取代了傳統電影院。

人類內在的需求沒有改變,只是外在的行為改變了。

這是人類與疾病抗爭的歷史中,最為獨特的一次情況。過去,大規模的疾病對人類經濟造成的破壞更加強烈 ── 人生病就不能進辦公室上班,不能逛街買東西,促使經濟在供給面與需求面雙雙休克。但如今,不能進辦公不等於無法上班,運用Face Time、Teams 等服務,讓在家工作成為可行且有效的替代方案;不能逛街也不等於無法買東西,Amazon、Momo 購物網等電商平台讓消費者能在家買齊所有日用品。

這樣的改變,會隨著這次疫情趨緩而結束嗎?本書作者史考特蓋洛威認為不僅不會,這只是加速了「原本就會發生」的變革,讓我們身在二○二一年就提前看到二○三○年的經濟模式。

我認為這場疫情帶動的產業快速汰換,讓原本有些可能還可以靠時間慢慢轉型的產業與企業,直接走向消滅。多數組織的轉型都相當緩慢。一方面,消費者的行為不容易改變,組織缺乏外在動機,不改變也不會怎樣;另一方面,員工的行為不容易改變,組織必須額外增加管理成本,讓許多管理者望之而卻步。疫情同時增加了外在與內在的推力時,讓管理優秀的公司,直接把反應速度慢的老公司給一口氣淘汰掉。

疫情帶動的是泡沫嗎?就金融面來看,偏弱的經濟體質在史上最大的寬鬆政策推動下,衝出一波泡沫漲勢,這是可預期、甚至是各國央行期待的結果。但從本質看來,蓋洛威所說的經濟模式改變,卻又讓這次的泡沫有了可客觀衡量的基準。

對我們而言,最大的重點恐怕並非泡沫存在與否,而在於,疫情後的世界真的有變得更好嗎?蓋洛威的答案是悲觀的。他認為,疫後將是貧富差距更大、對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都有更劇烈挑戰的世界。

我很喜歡本書最後一章在探討社會、政府、教育等議題的觀點,蓋洛威雖然是美國人,舉例和分析大多源於美國經驗,但是他的洞見對其他國家的讀者也很有價值。這次Covid-19 衝擊美國太大,說得誇張些,搞不好會成為中美政經徹底分道揚鑣、走向第二次冷戰的起點。

雖然始料未及,但歷史的每一次轉折,往往都來自這種「始料未及」。我們可以從本書中得到的最重要的啟示:引導變革的,往往是另一場變革。因此,做好準備吧,疫後的世界又將是新局。


過去幾年來,關於股票回購(share buyback)── 也就是公司以盈餘購入自己公司的股票── 有許多的討論。它有助股價的上漲,多半可讓高層主管們分到更多的紅利,不過對公司所營運的事業並沒有好處。在經濟陷入衰退的時刻,管理階層要採用這個策略最好三思,一旦他們想把現金拿回來,為時已太晚。股票回購就像是時間已經啟動的定時炸彈,拿公司的長期未來交換短期的投資獲利,如今這些炸彈即將引爆。我們應該容許讓這些公司倒下,如果不讓它們倒下,代表我們身為一個經濟體,優先考量的是股權而非債務,因為債權人理當擁有這些資產。

後疫時代損失最慘重的將是有眾多員工、但帳面成績不良的大型公司。我在二○二○年三月曾說過服飾連鎖店安.泰勒(Ann Taylor)會關門,它的母企業Ascena 果然在七月申請破產,總共積欠十萬個債主一百至五百億美元不等的債務,其中絕大部分是房地產的地主;同樣是服飾連鎖店的Chico 也將不復存在。對傳統零售業而言,無法創新並吸引更年輕、更常在線上的消費族群,在疫情前就已經是致命弱點。從經濟的角度來看,資產負債表不良的中型和大型公司損害最大。這也是經營一間餐廳所需面對的挑戰:它有大額的固定開支── 房租── 而且要改變這現實你幾乎無能為力。此外,由於它是低利潤、資金來源有限的行業,多半沒有緩衝的資金可以幫你度過艱困時刻。

疫後大未來:誰是大贏家?全球五十大最佳商學院教授蓋洛威剖析全新商業環境下的挑戰及商機

(本文作者黃瑞祥,「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版主。摘自史考特.蓋洛威著《疫後大未來:誰是大贏家?全球五十大最佳商學院教授蓋洛威剖析全新商業環境下的挑戰及商機》,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誰將是華語樂壇的國際超級巨星?

從留聲機到串流音樂 一起進入搖滾經濟學世界

投資基金 存在你不知道的「暗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