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時代 在家工作是個雙面刃

在所有疫情帶來的衝擊當中,或許最顯而易見、範圍最廣的趨勢加速是「在家工作」的劇烈轉變。工作分散的時刻已經來臨。

當然,這會是個雙面刃。和許多疫情中發生的事情一樣,最有錢的一批人占盡最大的好處,他們擁有在家辦公的設備,孩童托育可找人協助,或是在封鎖期間仍有其他收入來源。另一方面,大部分的勞工階級則無法在家工作,因為他們人身被限制在商店、倉庫、工廠或其他工作場所。即使他們可以在家工作,或許可省下通勤的麻煩和辦公室的咖啡錢,但仍有些需要承受的負擔。

身為業主,我長久以來一直對在家工作的企業文化抱持懷疑。創意需要互相的撩撥和爭論,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從面對面的人際交往中產生。用電話溝通效果總是比電子郵件更好,同樣的,面對面開會也比視訊會議更有生產力,也更能建立同袍情誼。實際現身也可建立信賴感── 視覺上的提示有助於互信。此外,毗鄰性(proximity)也是建立關係的關鍵,它對任何組織文化都至關重要。

但是,親自出席成本也比較昂貴。辦公室的空間、通勤、西裝乾洗費用、貴得要命的三明治 ── 這些都是成本。在此同時,能實現虛擬互動的科技正持續進化,而且越來越便宜。它的「一兆元大問題」在於,科技能否疏散勞動力,而且不至於減損公司文化裡的創新和生產力。六個月前,我仍認為辦不到,不過病毒可不管我這一套管理學理論,所以現在就這樣了。

雖然刻板印象會認定在家工作讓人變得懶散,不過初期的數據卻顯示,至少部分公司的生產力反倒提升了。時至二○二○年六月,有82%的企業老闆計劃讓員工在某些時間可以在家工作,還有47%的老闆說,他們打算讓全職的遠距工作持續實施下去。目前,我們還只算是在家工作的初期實驗階段。高壓力狀態、家人的干擾、以及自家湊合的設備並不算絕佳組合。大家開始有「視訊疲乏」(Zoom fatigue),不過能夠提升團隊互動的新科技已經開始出現。我們渴望聯繫,但不想被監視── 這是創新的大好機會。舉例來說,Zoom 已經宣布推出第一套專為在家視訊會議的系統,包括二十七吋的螢幕,配備麥克風和廣角攝影機。新創公司Sidekick 推出具有休眠顯示功能(always-on)的平板電腦,訴求對象是需要持續、即時通訊的小團隊同事,可以模擬他們整日坐在一起工作的情況。

從隨機抽樣來看,我認為在家工作對大多數人而言,工作變得更不容易而不是更簡單 ── 有年幼子女的父母格外如此,尤其我們企求在工作與生活尋得平衡的夢想似乎更遙遠了。不過,它之所以讓我們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失衡的一大理由是,我們的K–12教育(幼兒園到十二年級中學生)也要在家上課,這是個困難、但短期內不得不然的情況。如果學生們在二○二一年終於可以百分之百親自到校上課,在家工作的優點或許會更加明顯(不必通勤、省去早上塞車的麻煩、需要準備的時間更短、在房子的幾處地點都可以作業)。

這是一個讓雇主構想出新方法來鼓勵和支持員工的好機會。在大城市裡,公司每個月可能要花兩千美元供應辦公室的零食(在我的公司L2中,過去是每月兩萬美元),現在我們不買了。在我新設立的新創公司Section4,我們按月發給員工們雜貨現金卡:他們可以買自己想要的零食。很多人並沒有足夠舒適的設備,讓他一天上八到十小時的班。公司是否查核過家庭辦公室的需求,幫一些人買張好椅子?那些已經有椅子的人缺不缺麥克風?公司是否會幫每個人買一個好的麥克風,還是發給他們辦公用品店的禮券?這些選項要依照公司團隊的規模和預算多寡來決定。重點是,展現公司的體貼和支持。

星期五在家工作,過去是少數人才能享受的福利。在後疫時代,星期五在家工作(或者星期一、三、五)將是新常態。

疫後大未來:誰是大贏家?全球五十大最佳商學院教授蓋洛威剖析全新商業環境下的挑戰及商機

(本文摘自史考特.蓋洛威著《疫後大未來:誰是大贏家?全球五十大最佳商學院教授蓋洛威剖析全新商業環境下的挑戰及商機》,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誰將是華語樂壇的國際超級巨星?

從留聲機到串流音樂 一起進入搖滾經濟學世界

投資基金 存在你不知道的「暗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