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選手賽前儀式真的有用?

美國西點軍校有個傳說,學生在考前壓力大的時候穿上制服走過校園,去轉動南北戰爭時期將領賽吉維克(John Sedgwick)銅像腳後的馬刺,就會考的比較好。我們也愈來愈常在商業界看到儀式。

第一次世界大戰對馬林諾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來說真是太好了。

這位三十歲、波蘭裔的倫敦政經學院人類學系學生,在一九一四年前往紐幾內亞(New Guinea)進行田野工作,考察原住民部落風俗。但他抵達後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戰就爆發了。這讓馬林諾夫斯基處境尷尬,因為嚴格來說,他身在敵方領土。他是奧匈帝國子民,國家正與英國交戰。紐幾內亞屬於澳洲領土,因此算是英國盟友。結果,馬林諾夫斯基無法返回英國或家鄉波蘭,但當地政府容許他繼續田野工作。於是他在遙遠的南半球成了戰爭的局外人,在那裡展開了文化與人類心智的追尋之旅。

馬林諾夫斯基最重要的研究源自他在特羅布里恩群島(Trobriand Islands)度過的兩年,這片島群位在紐幾內亞附近,他與當地部落共同生活,親身體驗他們的文化。馬林諾夫斯基戴眼鏡、白衣長靴,加上漸禿的蒼白頭頂,置身在膚色黝黑、光著上身、牙齒因為咬檳榔而變紅的島民之間,顯得格格不入。然而馬林諾夫斯基成功被接納,得以深入了解了島民的傳統,包括他們捕魚習俗中的「魔法」。

島民要到安全的淺水潟湖中捕魚時,只需帶上魚叉和網子,跳上獨木舟沿著水道滑行,找到喜歡的捕魚點即可。但是要在島嶼周圍鯊魚出沒的水域中捕魚時,島民的行為就不一樣了。出發前,他們會獻上食物給祖先,以藥草塗抹獨木舟,還會念咒語。到了開放水域時,他們會再念更多咒語。

「噢,鯊魚,我把你踢下去,」他們以基里維拉語(Kilivila)喃喃念著。「躲到水下去,鯊魚。死吧,鯊魚,死吧。」

當然,特羅布里恩島民不是真的在施法。他們在危險的捕魚之旅前進行的繁複準備程序,已經超越了部落的特殊文化,島民的行為在情感層面上有非常實際的目的,直接反映了人類的心理。

他們在進行的是儀式— 這是緩解小對話的另一個工具。

當人被哀傷淹沒時,宗教會帶我們進行悼念儀式,例如儀式沐浴,埋葬死者,舉辦喪禮或紀念禮拜。美國西點軍校有個傳說,學生在考前壓力大的時候穿上制服走過校園,去轉動南北戰爭時期將領賽吉維克(John Sedgwick)銅像腳後的馬刺,就會考的比較好。我們也愈來愈常在商業界看到儀式。西南航空公司在二○一四年重新定位品牌,在機身換上新的心型商標,機師開始在登機前觸摸商標,這種做法開始傳播到全公司,成為面對飛行風險時,讓人安心的來源。

這些都是透過文化傳承的儀式,但或許你也能想到自己或別人自創的個人儀式。棒球名人堂三壘手伯格斯(Wade Boggs)賽前都會練習接一五○顆滾地球,在晚上七點十七分練全速跑(若七點三十五分開打),還會吃一盤雞肉;賈伯斯 (Steve Jobs)每天早上都會照鏡子自問,如果今天是生命最後一天,他是否會滿意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如此持續三十三年。這類個人特有的儀式絕不專屬於名人。在一項研究中,哈佛組織心理學家諾頓(Michael Norton)與吉諾(Francesca Gino)發現,人在經歷喪親或失戀等重大失落時,多數人都會進行某種獨特的儀式。

不論我們進行的是個人或集體的儀式,研究顯示,許多人在經歷小對話時,都會自然轉向這種看似具有魔法的行為,緩解內在對話。

二○○六年黎巴嫩衝突期間在以色列進行的研究發現,儀式性朗讀聖經《詩篇》的戰地女性,相較於沒有朗讀詩篇的女性,焦慮程度下降。對天主教徒而言,朗讀《玫瑰經》也有緩解焦慮的效果。儀式也對達成目標有幫助。實驗發現,比起 只是「想要」吃得更健康,在用餐前進行某種儀式,能幫助想吃得比較健康的女性實際攝取較少卡路里。

儀式對高壓情境的表現也有正面影響,例如數學考試或是(更好玩但也更容易引發小對話的)卡拉表演。一項令人記憶深刻的實驗請參與者在另一個人面前演唱旅行者樂團(Journey)的經典歌曲「永遠相信」(Don’t Stop Believin’)。相較於沒有進行儀式的人,表演前進行儀式的人焦慮程度較低,心跳較慢,唱得也比較好。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現在就開始相信儀式的力量吧!

很重要的一點是,儀式並不只是習慣或慣例。有幾個特徵可以區分儀式與充斥在生活中的日常習慣。

首先,儀式往往是一套固定的行為,依照固定順序進行。相較之下,習慣或慣例的步驟順序可能較寬鬆或經常改變。以我自己的日常生活為例,每天早上起床我會做三件事:吃一顆甲狀腺藥丸(我的甲狀腺功能略低),刷牙,喝一杯茶。醫生會希望我先吃藥(空腹吃代謝較佳),但真實情況並不總是如此。有時候我會先喝茶,其他天我會起床就先刷牙。這也沒關係。即使沒有以固定順序完成這些事,我也不會覺得必須重複做一遍,而且我知道先後順序不會對我有太大的影響。

與我每天早上的慣例相反的,是澳洲奧林匹克泳將萊絲(Stephanie Rice)在每場比賽前做的事。她會轉動雙臂八次,壓泳鏡四下,摸泳帽四次。沒有一次例外。

這一套行為是萊絲獨創的發明,就像許多個人化儀式一樣。事實上,構成儀式的特定步驟,往往與它們要達成的更大目標沒有明顯關聯。例如,萊絲輕拍泳鏡和泳帽四次的動作,對她游得更快並沒有明確的幫助。但那些動作對她本人具有意義,這就要講到儀式的第二個特徵。

儀式充滿意義。這是因為儀式背後有一個重要目的,不論是在墓碑上放一顆小石頭對死者致敬,跳祈雨舞使農作物獲得滋養,還是行聖餐禮。儀式具有重大意義,有一部分是因為它幫助我們超越個人想法,將我們與更大的力量相連結。儀式能同時拓廣我們的觀點並強化我們與其他人和某種力量的連結。

儀式之所以能有效幫助我們管理內在對話,是因為它們就像減少小對話的雞尾酒療法,透過好幾個管道影響我們。第一,儀式會將我們的注意力從困擾的事情上轉移;完成儀式任務會占據大量工作記憶,使焦慮和負面內在聲音沒有容身空間。

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運動領域有那麼多賽前儀式,因為在最焦慮的時刻,儀式可以分散注意力。

許多儀式也能提供秩序,因為我們只會做我們能控制的行為。例如,我們無法掌控孩子的人生會碰到什麼事,能給他們的保護也有限,這是許多父母小對話的來源。但我們可以在孩子出生時讓他們受洗,或舉行任何一種誕生儀式,藉此獲得某種掌控的感覺。

儀式具有特殊意義,而且往往與超越個人的目標或力量相連,因此也能讓我們感到與重要的價值和社群相連,滿足我們的情感需求,避免孤立感。儀式的象徵性也能讓我們產生敬畏感,拓展我們的觀點,讓我們不再只關注自己。當然,儀式也經常啟動安慰劑機制:如果我們相信儀式會幫助我們,就真的會如此。

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博客來獨家書衣版):緊張下維持專注,混亂中清楚思考,身陷困難不被負面情緒拖垮,任何時刻都發揮高水準表現

(本文摘自伊森.克洛斯著《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緊張下維持專注,混亂中清楚思考,身陷困難不被負面情緒拖垮,任何時刻都發揮高水準表現》,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在殘酷的世界中挖掘生命的美好

這世界依然很煩 請多給自己一點耐性

白天問題沒解決 晚上跑進夢裡 在睡前將一切歸位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