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演講稿脫穎而出 你可以試試「三分法」

寫演講稿和寫詩很像,都要注意到節奏、意象和布局;還要知道文字是有魔力的,文字就像孩子一樣能讓沉重的心靈翩翩起舞。
—佩吉.諾南(Peggy Noonan),美國作家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政治家、公益組織領導人、企業高階主管、軍事專家、醫療專 家、募款者、社區活動、企業家和教育家在做演講。他們的大部分演講,觀眾剛一離開房間—如果不是更快的話,就把演講內容全忘光了。

但有一些演講會縈繞在觀眾心頭,令他們久久無法忘懷。是什麼讓這些演講脫穎而出呢?答案是演講的文體特點。

符合文體特點的演講會自帶「光環」,令觀眾容易記住它們。這類演講會讓觀眾產生一種心理訴求,他們會覺得如此重要的內容需要記下來;它們還會產生影響,使觀眾忍不住要引用其中的語句。

以下是職業演講撰稿人會用到的一些技巧。

三分法是指將事物分成三個部分的處理方式。「三」一直是個強大的數字,例如:

● 三位一體的神

● 三位智者和他們的三份禮物

● 兒童文學:《金髮姑娘和三隻小熊》、《三隻小豬》和《三隻小貓》

● 棒球用語:三振出局!

● 軍事用語:準備!瞄準!開火!

帶有數字「三」的事物,會對人的心理產生強烈的吸引力。縱觀歷史,三分法已被演講者當成一項有效的修辭手段。

● 凱撒(Julius Caesar):「Veni, vidi, vici」(「我來,我見,我征服。」)

● 林肯:「我們不能向這片土地奉獻什麼,不能使之神聖,也不能給這片土地帶來光榮。」

● 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將軍在西點軍校做告別演講時說:「責任、榮譽、國家:這三個神聖的詞莊嚴地道出了你該成為什麼樣的人、能成為什麼樣的人、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 杜魯門(Harry S. Truman)總統在向美國國會做特別演說時說:「美國的建立是以勇氣、想像力和立志完成手頭工作的決心為基礎。」

● 雷根總統在諾曼第登陸戰役四十週年紀念日說:「蘇聯軍隊在諾曼第登陸後滲透進歐洲大陸的中心,戰爭勝利後他們並沒有撤出。他們依然駐紮在歐洲,不請自來、不受歡迎、不屈不撓地駐紮了近四十年。」

● 卡特總統在任職告別演講中說:「我們看到的地球就是他本來的樣子──一個渺小、脆弱卻美麗的星球,這也是我們唯一的家園。」

● 美國海岸警衛隊司令、海軍上將小羅伯特.帕普(Robert J.Papp)在二○一三年的談話中說:「我們要繼續監督北極地區新海域的開發,以及隨之而來的交通、商業和旅遊活動……但隨著人類活動的增多,海岸警衛隊也要加派巡護。我們有權力、有責任、有義務守護北極。」

● 二○一二年九月,美國時任空軍部長麥可.唐利(Michael B. Donley),在空軍協會航空航天會議上說:「美國空軍的所有成員,將透過全方位的操作繼續保障無可匹敵的全球警戒、全球覆蓋和全球執行。」

●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曾談到關於國家安全的「三個D」,即外交、發展和國防(diplomacy,development,defense)三項工作的簡便記法。以上提到的都是從古到今的著名演說家,不過不用擔心,每個人都可以使三分法。

● 一位民間領袖說:「承諾是存在的,邏輯是成立的,需求是巨大的。」

● 一位社區服務獎獲獎者說:「我的志願工作就是我的生命、我的靈感和我的快樂。」

● 一位銀行經理說:「我們不再像從前那樣濫用自己的權力,不再對我們的員工、我們的客戶、我們的社區頤指氣使。」

三分法能輕而易舉地為口頭表達增加符合演講需求的文體風格。

賓州前州長湯姆.里奇(Tom Ridge)曾在費城鑄幣廠的慶典上主持新發行的紀念幣揭幕儀式,當時他在發言中用到了三分法。

「賓夕法尼亞紀念幣不僅僅是價值二十五美分的貨幣──這些小小的銀色硬幣還提醒著人們記住賓州的過去、賓州的驕傲和賓州的承諾。這些紀念幣講述著我們的故事,象徵著我們的傳統,並且豐富了我們的遺產──一切都在這些小小的二十五美分裡。」

二○一三年的聖枝主日(Palm Sunday),教皇弗朗西斯一世主持了自己當選教宗後的第一個重大節日慶典,當時他用三分法表達自己的發言主題,即「我們需要幫助那些謙卑的、可憐的、被遺忘的人」。然後,在談到財富時,他沒有照著準備好的講稿唸,而是引用祖母的平民智慧語錄:「我奶奶以前常說,你死的時候一分錢都帶不走。」

精準演講:從準備講稿到有效傳達,讓觀眾記住你!

(本文摘自瓊.戴茲著《精準演講:從準備講稿到有效傳達,讓觀眾記住你!》,日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江湖人稱S姐:提問是可練習而成的藝術

愚蠢的問題總比愚蠢的答案好

化異見為助力 說服是一門微妙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