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豹部隊學領導 平衡為何如此重要?

我們所寫的第一本書《主管這樣帶人就對了》讓很多讀者心有戚戚焉。領導者必須為他們所屬世界裡的大小事、每一個會影響任務的因素負起責任,而且是絕對責任,這個概念改變了很多人對於領導的看法。如果出現錯誤,高效的領導者不可歸咎他人,他們要為錯誤負責,判定哪裡出了錯,找出解決方案以修正錯誤,並且防止向前邁進時又重蹈覆轍。

就算是最出色的團隊、最優秀的領導者,也無法永不犯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造就最佳團隊與領導者的因素,是他們會在犯了錯時承認,負起責任,並矯正錯誤以提升自己的表現。透過每一次的循環,團隊與領導者便能強化成效,長期下來,面對競爭時就能游刃有餘,如果面對的對手團隊文化是規避推諉和交相指責,永遠不去解決問題,永遠無法提升績效,對比更是明顯。

我們提出的四大作戰法則,有助於大幅提升各個組織與團隊的表現,無論規模是大是小,無論位在美國還是他國,幾乎適用於商業世界裡的每一種產業,同樣也可用於軍事小組、警消部門、慈善機構、學校行政與運動團隊。

第一條法則是:掩護與行動。這是一種團隊合作,每一個人以及每一個大團隊裡的小團隊,都要互相支援以完成任務。團隊內部的部門與小組,甚至是團隊以外、但對於成敗來說很重要的單位,也必須打破藩籬不可各自為政,通力合作以求得勝利。群體中某個單位有把工作做好,這件事一點都不重要,如果整個團隊輸了,那就是每個人都輸了;如果整個團隊贏了,代表大家都贏了,每個人都共享勝利。

第二條法則是:簡化任務。複雜衍生混亂和災難,一旦出錯時更會放大問題,而事情永遠都會出錯。如果計畫和指令太過複雜,負責執行計畫與指令的人就無法理解內容;如果團隊成員無法理解,就無法執行。因此,計畫必須簡化,讓團隊裡的每個人都能理解「指揮官的打算」(這是任務背後更重要的目標),並知道自己在達成任務上要扮演什麼角色。傳達指令時必須「簡單、明確、扼要」。要知道是否有效地傳達了計畫與指令,真正的測試就是:團隊是否聽懂了。團隊成員懂了,就能執行。

第三條法則是:判斷狀況的緩急輕重與執行。同時發生諸多問題時(這種情況常有),一次要處理太多問題會導致失敗。領導者一定要超然客觀,放下細節,評估並判斷若達成策略性任務,最優先的要項是什麼。判斷出優先要務之後,領導者必須明確向團隊傳達輕重緩急,並確保團隊確實執行。接著,領導者和團隊再一起解決下一項任務,依序逐一執行。訓練和適當的權宜變通規劃大有幫助,能讓團隊與領導者做足準備,讓他們在壓力之下仍能即時以最高效的方式判斷狀況的緩急輕重,然後去執行。

第四條作戰法則是:釋出指揮權。任何單一的領導者都無法獨力去做全部決策,領導必須分權,賦予各個層級的領導者決策權,直到第一線人員都僅負責他們自身的一小部分獨立任務。當分權確實執行,每個人都能肩負領導責任。要把領導權交付給團隊裡的每一個人時,必須讓成員理解他們要做什麼,更要讓他們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必須在指揮鏈上做到明確且頻繁的溝通傳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要培養信任。資淺領導者要有信心,相信自己確實理解了策略性任務、上級指揮官的打算,以及他們可以在哪些範圍內做決定。資深領導者必須相信下屬的資淺領導者會做出正確決定,並且要鼓勵他們這麼做。這需要訓練與經常性的溝通,才能以最高的成效落實。

《主管這樣帶人就對了》的英文書名裡用到了「絕對責任」(Extreme Ownership)一詞,造成一個很大的問題。這個詞直截了當點出了書中最重要的領導基礎,但也稍微引發了誤解。絕對責任是好領導的根基,但是領導很少需要用到「絕對」的想法或態度,事實上跟好相反:領導需要做到平衡。我們在《主管這樣帶人就對了》的第十二章〈有紀律就能享受自由〉(Discipline Equals Freedom-The Dichotomy of Leadership)裡討論了這個概念。然而,當我們在評估企業、團隊與組織裡的眾多領導者如何落實這本書裡傳授的原則時,發現很多人都很難找到當中的平衡。過去幾年來,前線部隊顧問公司訓練了幾百家公司、幾千位領導者並為他們提供諮商,前述問題是我們看到的最大挑戰。

我們在《主管這樣帶人就對了》的最後一章裡寫道:
每位領導者都必須小心翼翼遊走於一條微妙的界線上……領導需要在許多看來互相牴觸特質的二元性之間找到平衡,在兩種極端之間找到適當的位置。能體認到這一點,是一位領導者能擁有的最強大工具之一。把這一點謹記在心,領導者就能更輕鬆平衡互相衝突的力量,以最高的成效領導。

領導者很可能展現太過頭的行為或特質,領導者可能太過極端,打亂了高效領導團隊必須做到的平衡。如果失衡,領導者就會受罪,團隊的表現也會快速下滑。

就連絕對責任這條基本法則,也可能導致失衡。領導者在執行「掩護與行動」時可能過了頭,惹惱其他領導者、部門或分部。計畫可能太過簡單,無法涵蓋可能的狀況。團隊在判斷狀況的緩急輕重與執行時可能太過頭,導致目標僵化,未能認知到情境中新出現的問題與威脅。釋出指揮權時也可能放得太鬆,在下屬領導者並未充分理解策略性目標、不知道如何執行行動以支援目標之際放出了過多的自主權。

我們還可以就二元性這個概念繼續說下去,而且涵蓋領導者要做的每一件事。領導者必須貼近他要領導的對象、但又不可過度親近,不然也會是一個問題。他們必須堅持原則,但又不可變成專制。領導者可能因為信奉絕對責任而變得極端,當領導者對於身邊大小問題事必躬親,團隊成員就會覺得自己什麼都不需要管。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團隊成員就只會按照主管所說的去做,不會打從心底將任務當成自己的事,也沒有認同感,導致團隊更沒有能力克服障礙、達成使命。

因此,在領導當中,達成平衡是獲取勝利不可或缺的要素。隨時都要監看平衡的狀態,情況有變時,也要據以調整。舉例來說,如果團隊成員無法把事情做好,領導者就必須事必躬親,直到成員能把事情做對。然而,當團隊成員回到正軌上,再度展現出成效,領導者也要有退場的能力,讓團隊成員有空間承擔更多的責任,自行負責掌管更多任務。

要維持這種不斷轉換的態度與經常性的調整,以求在領導特質的每一面相平衡各式各樣的二元性,並非易事,但這項技巧對於高效領導而言至為重要。

我們持續在兢兢業業、精益求精的領導者身上看到這些掙扎,也因此激勵我們更深入探索領導二元性的概念。本書的目標,是要透過各種範例說明如何在團隊內、同儕間以及指揮鏈中找到適當的領導平衡,調和絕對領導的概念與維持平衡的焦點,每一位出色的領導者都必須培養出這樣的能力。雖然這並不輕鬆,但透過知識、嚴謹的練習以及持續的努力,任何人都能精通此法,找到領導二元性中的平衡。能做到這一點的領導者,將能主宰自己的戰場,領導團隊邁向勝利。

主管就要這樣帶團隊:領導不是非黑即白,找尋最適當的平衡,極大化你的團隊戰力

(本文摘自喬可.威林克、萊夫.巴賓著《主管就要這樣帶團隊:領導不是非黑即白,找尋最適當的平衡,極大化你的團隊戰力》,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願景無法激勵人心 最終必將失去人心

賈伯斯選擇發明未來 所以我們有了 iPhone

下屬為什麼會鬧情緒?主管為何愛貼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