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殘酷的世界中挖掘生命的美好

要同時觀照世界又不為磨難所苦不是不可能。所以我們要能強化自我的覺性,讓自我既能與苦難同在,也能時時刻刻體會生之喜樂。然而,首先我們必須接受苦痛是生命無可避免的事實,不過卻不會任由苦痛把我們變得冷漠無情。我們要敞開胸懷接納一切磨難,心甘情願付出所有消除生之困厄。

一行禪師以正念(mindfulness)形容活在當下並且和生命連結的方式,不過我不大喜歡這個詞彙。許多人口中的正念都與禪師所說的意思截然不同。有人說正念是坐在蒲團上深呼吸,有人說是抽離自我去看待思緒,這跟守在無聊的電視節目前有什麼兩樣?

一行禪師所說的正念是指與世間共鳴,尤其是世間磨難,其中蘊含了一個人的慈悲、喜樂、平靜與智慧。換句話說,幫助你我在狗屁世界保有人性的正是開放、關懷與將心比心的覺性。

言語詞彙也會生病,病詞就會無法達意。遇到這種情況時,只能拋棄它或重塑它。然而,我還不打算放棄正念這個詞(至少不是今天),不過書中提及「正念」時,請記住我指的是更深刻的真實意義。

無論你想怎麼稱呼「正念」,可以肯定的是,現今世界相當缺乏這種面對沉重磨難仍保有人性(同理心)的能力,這更是你我在這世界上立身處世迫切需要的工具。所以下一個難題是如何培養正念的能力?怎麼做才能在生活中得心應手實踐正念?

我畢生致力追求這些問題的答案,我認為只要透過練習,就能發展出具體的覺性幫助你我立身處世。本書的目的是協助你維持人性,就算是在一團糟的情況下,你也能細心覺察、深刻關懷並感受與他人的連結。首先你將逐一學習不同的正念技巧,接著透過實際演練確定對你有所助益的練習,最後就是身體力行直到習慣成自然。

無條件接受,學習和痛苦共存

有時候只是一句「別難過」,沮喪自然就會煙消雲散,可惜不是所有事都這麼簡單。

有時候一句「別難過」對受苦的自我毫無幫助,此時唯有練習回家和無條件接受,身體的情緒才能安然舒放。

在學習與痛苦共存的情境下,無條件接受有其具體意義。這項練習不是要你接受社會的不正義、暴力或任何觸發負能量的外部問題。儘管練習的副作用是你可能會對問題產生不同見解,不過這不是我們練習的起點。此外,無條件接受也不代表盲目接受你對問題本身的看法,因為我們的看法通常都不對。覺察身體的知覺才是我們練習無條件接受的方式,也就是你能確定自己「胸悶而且臉很繃」的感覺,而把「那個人是混帳」單純視為看法罷了。

每當你覺察自我在糾結受苦時,請立即將注意力拉回身體的知覺。感官知覺就是你的定錨,能保護你不被捲入情緒的風暴。人們遭遇磨難時,大腦的思緒會快速變動。若想把持自我深觀來來去去的念頭,就要投入大量的訓練,反倒是提醒自己回家,讓身心專注在當下則簡單多了。

過去一行禪師遭越南政府流放,而前往法國,並在波爾多附近創辦梅村(Plum Village),努力推動正念與禪修。禪師曾分享在梅村的一段往事:有一天,他趁著風和日麗把房間的窗戶都打開,在練一會兒書法後,他決定到蜿蜒起伏的丘陵散散步。他走過森林,行過滿是向日葵的花園,忽地天空無預警下起大雷雨。等禪師回到房間後,桌子早已濕透,強風吹倒了墨汁,紙張更是散落一地。面對這凌亂不堪的房間,禪師做的第一件事是先把窗戶關起來,然後開始清理一片狼藉。

同樣地,假使身心回家後發現滿目瘡痍,首先要做的就是關上感官之窗,不再看也不再聽,如此才能專注在內心的動靜;接著就可以開始進行清掃作業,也就是練習深觀苦痛。

我頭一次進行回家練習時,整個人完全投入到自我的心靈和身體。當時眼前的景象慘不忍睹,如同炸彈在屎尿工廠裡炸開一般。我簡直是一團糟。過去我一直避免面對我的感受,因此開始去正視它們絕不是愉快的體驗。不過我很慶幸自己沒有放棄,一直堅持不懈地練習,如此我才總算體會到生而為我的自在安放,我既能保有自己的人性,也能去面對生命的難關。說真的,我相信此刻生命中的所有美好都是堅持修習正念的成果。我樂於回到專屬於我的家,樂於無條件接受自我的情緒,尤其是在害怕徬徨的時刻。

接下來我會簡短說明這項練習,然後再回答相關的問題。

練習

・ 覺察存在體內的痛苦。

・ 專注在感官知覺,並且一一說出來,好比臉部很緊繃、腹部不太舒服、胸腔有股壓力,或者全身都十分躁動等等。

・ 任由感官知覺隨心所欲地更加張狂、逐漸趨緩或毫無變化。你唯一要做的只有全神貫注感受它,並且敞開胸懷接受它的存在。

開始這項練習後可能會遇到一些變化,你只要專注感受身體的知覺就好,不要試圖去改變它們。當下的苦惱也許就會退去,如果是這樣那很好。假如苦惱仍舊徘徊不去或變得更加強烈,那麼請試著提醒自己這個練習本來就不是要趕走苦惱,而是要學習如何包容與接納身體產生的情緒,無論它是正面、負面還是中性的。

面對衝突的三種方式:疏離、主導與對話

儘管最後能成功解決問題,但一部分的我還是很討厭花這麼大的精力去化解衝突。我內心裡的聲音大概在說:「要是人類沒那麼愚蠢蠻橫,我們就能專注在改變世界,而不是浪費時間討論他們的鳥事。」我想多數人都能理解這種挫敗感吧。

解決衝突雖然非常麻煩卻至關重要,因為不解決反而更麻煩。我認為面對衝突主要有三種方式,分別是疏離、主導與對話。

人際關係不可能零衝突,所以發生爛事的時候,我們的第一個選擇往往是抽身走人。

我離開過很多工作、團體和關係,我多半都不後悔,可是如果我們只會用逃避的方式來面對衝突,最後就可能會變得非常孤獨。

第二個選擇是贏者全拿的主導模式,也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時候雙方非得大打一場才能分出勝負;有時候雙方會自動代入自己的角色,主導的負責主導、被支配的負責被支配。主導模式通常意味著只有贏家的需求比較重要,而輸家怎麼想則無關緊要。

對話是處理衝突最複雜的方式,這代表過程中每一個人的需求都一樣重要。我們未必知道如何讓所有人滿意,但是我們會盡力去嘗試。對我來說,對話的關鍵在於每一個人都盡可能待在同一陣線,設法滿足最大的需求,而不是各說各話。對話是共同找出解決之道,盡量滿足我們的集體需求。

聽起來或許很不切實際,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其實只要經過訓練,你也能學會如何與他人連結,即使對方很難溝通。對話確實不簡單,有時候也不一定管用,但是對話絕對比你想像的還更能有效改善狀況。

史上最讚的溝通技巧

第一步:覺察對話

˙ 任何時候覺得對話內容不太對勁時,請先用一分鐘思考自己說出口的話是批評還是要求。

˙ 假如確實是批評或要求,則請仔細思考背後未獲滿足的需求,並且在心裡說出來。

˙ 想像對方樂意滿足你的需求,而且他能以自己的方式自在回應。

˙ 嘗試直接表達你的需求,而非批評或要求。

第二步:面對負面回應時,再次確認對話

˙ 假如對方依舊給予負面的回應,你可以這麼說:

*「我好像沒有表達清楚,可以請你告訴我剛剛我說了什麼嗎?」

重點是,不管你剛剛說得有多清楚,你都要這樣告訴對方,這樣不僅能讓對方直抒胸臆,你也不會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實際舉動,也有可能完全是對方自己的設想,但這些都不重要,仔細聆聽對方的回答就好。

*聽完後,告訴對方:「很抱歉讓你覺得我有那個意思。可能我不太會表達自己,其實我想說的是〔直接說出你的需求〕。你認為我現在說的有不一樣嗎?你覺得你剛剛聽到的是什麼意思?」

*反覆進行這段對話,直到對方不再聽到你的批評或需求。

˙ 說真的,這個技巧很有效。

在殘酷的世界中挖掘生命的美好:一行禪師弟子教你利用正念,找到耐挫與靜心的力量

(本文摘自提姆・戴斯蒙著《在殘酷的世界中挖掘生命的美好:一行禪師弟子教你利用正念,找到耐挫與靜心的力量》,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白天問題沒解決 晚上跑進夢裡 在睡前將一切歸位很重要

人生不是一場電玩遊戲 全新演繹馬斯洛需求理論

七個問題 拯救陷入低潮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