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炯朗開講 基因工程時代的倫理觀

近年來,醫學、生命科學和基因工程的進步,對人類身體和健康帶來許多幫助和影響。這些幫助和影響可以分成不同的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治療和補救,就是消除疾病,彌補缺失, 回復正常;第二個層次是健康和能力的提升,就是從健康提升到更健康,從正常提升到超越尋常;第三個層次是控管、選擇,可以說是從嚴格出發,追求完美。

第一、第二個層次,可以說是後天的彌補和加強,第三個層次可以說是先天的設計。我們在前文討論過治療和提升這兩個層次,接著,我要再談控管、選擇這個層次。前面已經舉了幾個例子,包括有位失聰的女士,找到一位五代遺傳失聰的男子,做為精子的捐贈人,因為她希望有個也是失聰的孩子。也有人徵求卵子的捐贈人,列出捐贈人身高要超過一百七十公分、外表要金髮藍眼睛、智力考試分數要能上哈佛等要求,這些都是從開始就做的先天選擇的例子。

接著我要講個不同的故事。二○○四年,美國德州一位女士的一隻貓活到十七歲時死了。十七歲的貓算是老貓了,貓的年齡和人的年齡有個很粗略的換算:一歲的貓等於十五歲的 人,兩歲的貓等於二十歲的人,七歲的貓等於四十五歲的人, 十歲的貓等於五十八歲的人,十五歲的貓等於七十八歲的人, 二十歲的貓等於九十八歲的人了。

這位女士心愛的貓死了,她沒有隨便找另一隻貓取代,她找到在美國加州的一家基因科技公司,花了五萬美元的代價, 幫她用原來老貓的基因複製了一隻完全一樣的小貓。這又是一個基因工程可以賦予我們選擇能力的例子。當然,其中有關道德、社會、經濟的問題相當複雜,也的確引起不少爭議。例如,為什麼花五萬美元去複製一隻貓,而不用這筆錢來照顧流浪貓?推而廣之,假如有一天複製人類的技術真的成熟了,那麼父母說要複製自己的子女所引起有關道德、社會、經濟的問題更會被放大,需要更多的討論和思考。這家基因科技公司最後因為生意不好,做不下去,在二○○六年就關門了。

另外一個例子,是父母親對嬰兒性別的選擇。遠從西元三百多年開始,就已經有許多口耳相傳的說法,增加生男或生女的機率,但這些都沒有科學根據。直到三十幾年前,醫學界成功用體外受精的過程,孕育了一個健康的「試管嬰兒」。體外受精的過程是讓精子和卵子在母體外結合,兩、三天後,當受精卵從單一細胞分裂成六個至八個細胞的胚胎時,再把胚胎植回母體,讓胚胎在母體成長。因為胚胎是在母體外的試管裡結合形成,這就是「試管嬰兒」這個名詞的來源。

從醫學觀點來看,體外受精已經是個相當成熟的醫學過程,但從社會、倫理和經濟的觀點來看,當精子和卵子在試管裡結合成若干個胚胎後,只有其中的一個或幾個被選擇移植回母體,在這個選擇的過程中,嬰兒的性別、甚至其他生理上的缺陷和特徵,都可以被檢驗出來,然後再做選擇,這又是一個先天選擇的例子。

除了在體外受精的過程中,用篩選胚胎來選擇嬰兒的性別之外,還有一個更新的生醫技術,就是在體外受精的過程前篩選分離精子。因為帶 X 染色體的精子會生女嬰,帶 Y 染色體的精子會生男嬰。美國有個研究醫學中心,發明了一個篩選過程,把帶有 X 染色體和 Y 染色體的精子分離,帶有 X 染色體精子和帶有 Y 染色體的精子正常的分布是差不多相等的,透過篩選分離後,可以按照父母親的選擇,增加有 X 染色體的精子的比例,或者增加帶有 Y 染色體的精子的比例,因而增加生女嬰或生男嬰的機率。這個技術可以將五○:五○的分 布,改變到大約是八○:二○的分布。換句話說,這個精子篩選分離的技術,讓在體外受精的過程中,父母親有高達八○% 的機會選擇嬰兒的性別。

另一個醫學科學帶來先天選擇能力的例子,牽涉到嚴重的道德和社會問題。有些國家如印度和中國,還是有重男輕女的傳統思想,加上強制執行一胎政策,以及經濟能力上的限制, 使得女嬰出生後被殺害的悲慘事例屢見不鮮。現在的超音波技術可在孕期中就測出嬰兒性別,因為嬰兒性別而做人工流產的情況也比比皆是。今天的印度和中國,三十歲以下男性和女性的比例大約是一二○:一○○,這當然是人為選擇的結果。這個結果將大大改變社會結構,許多適婚年齡男性將找不到伴侶,接著而來的是外籍新娘、人口販賣等社會問題。

從這些例子可以看出,當醫學、生命科學和基因工程提供讓人類控管選擇的機會時,許多正面和負面的後果將不容易分析得清楚、看得透徹。

劉炯朗開講:3分鐘理解自然科學

(本文摘自劉炯朗著《劉炯朗開講:3分鐘理解自然科學》,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別以為教育無用!一無所知的人 就得事事Google

換個方式 稅法課也可以變得有趣

上一堂股價的模型思維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