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歲接任社長與15億債務 任天堂岩田聰傳奇一生

編按:曾被《時代》雜誌評論為「在任天堂比什麽都重要的人物」的岩田聰,在N64和NGC兩台家用主機接連失利,市占率被微軟推出的 Xbox 主機所追趕時。當年年僅四十二歲的岩田先生接下公司重責大任,先後推出掌上型主機「Nintendo DS」以及家用主機「Wii」,成功帶領任天堂走出低潮,並且創下公司成立以來最高營收。

在我三十二歲那年,HAL研究所陷入了經營危機。而我在三十三歲時成為了公司的社長,但是從當時的公司處境來看,完全不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

我成為社長的原因,簡明扼要地說,應該就是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了。而我決意承擔此重任的理由,並非是出於自己的喜惡,而是因為「這件事由自己來做最合理」,總是這樣的想法驅使我當機立斷。

廣義上而言,公司當時算是已破產,我這個社長的起點,是從公司負債十五億日圓開始的。我每年繳兩億五千萬日圓,最終歷時六年,還清了這十五億的債務。當然在這期間內,公司也需要運轉資金,所以我是蠟燭兩頭燒,一邊發員工薪水維持公司運轉,一邊償還債務。

儘管最後還清了這些錢,可終歸是欠了債,當時給許多人添了麻煩,所以也不是什麼可以拿來自豪的事。

不過,這確實是一段難得的經歷。背負如此巨額的債務,算是處於某種極限狀態。在極限的壓迫下,可以真正看清許多的事,像是「對人的態度」。

舉個例子,社長走馬上任後,不是要去往來的銀行打招呼嗎?一個三十多歲的毛頭小子,到銀行大言不慚地說「我是新社長,一定會努力還債」。有的銀行聽了之後,鼓勵我叫我加油,也有的銀行態度十分強硬,說「不還錢我們會很困擾!」有趣的是,當時接觸的銀行中,態度愈是高傲的,之後就愈快改名換了頭家。

看來他們當時的狀況也相當緊迫。

這種令我頭疼的待人接物態度,不僅限於公司外部的人。

公司陷入經營危機後,我接任社長並決心重振旗鼓。由於當時大家都認同我是開發部門中能力最強的人,因此還算是信任我、願意聽從我的領導。不過另一方面,公司已經失去了員工的信任。應該說,陷入經營危機的公司,在員工眼裡本就不值得信賴。「我們聽從公司的指示做事,最後就是這個結果?」會這麼想也是無可厚非。因此我走馬上任後,花了約莫一個月時間,一個接著一個地和員工談話。就是在那時有了許多新發現。

原以為自己已經站在對方的角度來思考,然而實際上與每個員工直接交流後,才發現自己先前有多麼疏忽大意。當時我的原意是想看清公司的強項和弱勢所在,因為我必須先弄清楚所有的狀況,才能以社長的身分來下決策。

譬如以寫程式來說,優劣的判斷標準就是寫得是否簡潔、迅速。作為公司的最高決策者,我試著透過與員工的一對一面談,來幫助我制訂出這樣一個衡量標準。然而我收到的各方意見卻遠超乎我所想。

我發現所謂的經營管理並沒有那麼單純,追求短期迅速獲利未必就是最正確的路。因此從公司陷入某種極限狀態的那個瞬間起,我就開始思索「最好的作法」。大概就是在那段面談的日子裡,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做決策,就是收集、分析情報,決定事務的優先」。我得出的解答是:「依照訂立的優先順序推行即可」。

遵循這樣的原則做了幾項決策後,一切開始慢慢步上軌道,我思忖著,這種思維邏輯必定是萬物皆可適用的真理,也讓我對自己的社長身分有了自信。

現在的我,有一雙比那時看得更通透的眼睛。也因為如此,現在我更能夠理解那個三十三歲的自己,做出了多麼艱難的挑戰。

岩田聰如是說:從天才程式設計師到遊戲公司社長,任天堂中興之主傳奇的一生

(本文摘自ほぼ日刊イトイ新聞著《岩田聰如是說:從天才程式設計師到遊戲公司社長,任天堂中興之主傳奇的一生》,台灣東販提供)


延伸閱讀

索羅斯:公眾形象讓我成為一個更快樂的人

安納金:一本了解索羅斯的最佳入門書

「綠色」是永遠的品牌信仰 歐萊德站上APEC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