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政府成為啟動通貨膨脹的引擎

在小政府型經濟體系,由於缺乏能力來以外部融資來支應愈來愈高的民間投資,因此這種經濟體的通貨膨脹會自我設限。

在這種經濟體,通貨膨脹取決於金融創新對資產價格和投資活動的影響,以及商人與銀行家是否感染投機的風氣。由於投資、融資與獲利的交互作用會導致不穩定性增加,所以融資結構脆弱的現象不時會發生。脆弱的融資結構經常會瓦解,因而使投資支出大幅降低。有時候,這樣的發展會引來怨聲載道及經濟衰退等惡果;有時候更是以金融危機及接踵而來的深度經濟蕭條收場。因此,小政府的非干預型資本主義經濟體,並不適合「歹戲拖棚」型慢性通貨膨脹發展的環境,而且容易爆發債務型通貨緊縮與深度經濟蕭條。

承平時期的大政府型資本主義在二戰後趨於成熟,而在這種資本主義成功後,隨之而來的是融資結構的趨於脆弱,而且發生以下幾個現象:經濟週期激烈起伏、看似積弊成習的通貨膨脹,以及一波波頑固的高失業潮等。最後放款人的再融資活動與巨額的政府赤字,雖然成功打斷債務型通貨緊縮,並使獲利獲得維繫,卻也維護各經濟單位以較高價格來應付支出的能力,只是這個影響稍微落後。投資活動所產生的通貨膨脹影響,則因政府干預所衍生的通貨膨脹後果而擴大。換言之,政府為防止經濟陷入深度蕭條而進行的干預對金融與獲利產生的正面影響,超過金融無彈性與實現獲利的不確定性(這會壓抑民間投資)對通貨膨脹所造成的抑制效果。

1966年至1982年間,加速上升但仍維持週期性的通貨膨脹,可歸因於移轉支出、州及地方政府支出的快速成長,以及軍事支出的暴增。由於這類支出相對GNP的比重達到非常高的水準,所以除非這些支出的成長率降至無通貨膨脹的GNP成長率以下,或最多相等,否則經濟不可能實現無通貨膨脹的目標。

不過,政府對經濟體系的干預並不限於對商品與勞務的採購和移轉支出,也會經由政府為債務背書及實施特殊租稅政策等,以「鼓勵特定產出」的形式存在。這種計畫與干預的一項特質是,它們通常會設下具體的數字目標:像是打算興建多少單位的住宅、要提供特定組數的醫療服務,或是某個特定日期要把某人送上月球等等。

那類數字化目標決定了特定產出或服務的無彈性需求曲線,這條曲線會隨著價格的上漲而上升。這也會導致特定類型勞動力的需求曲線變成一條無彈性上升需求曲線。這種目標型政策使擅長這些產出的生產者與勞動力的市場力量增強。政府設定的量化目標,以及外界認定政府一定會為了達成這些目標而提供融資的信念,是讓生產這些產出的供應商與勞工得以掌握市場力量的因素之一。歷史與理論顯示,沒有人會放著現成的市場力量不善加利用,尤其是在政府未就它採購的產出設定購買價,或未就供應商的勞動力成本設限時。因此,在積極累積軍備的時期,國防生產活動的獲利與工資,就有可能成為啟動通貨膨脹流程的引擎,而政府為老人支付醫療服務費用的承諾,則將造成醫療服務成本的暴增。

政府規模快速成長所產生的通貨膨脹影響,並非完全導因於政府的財政赤字。要達到預算平衡(就算目前沒有平衡,最終也要達到平衡),政府收入必須在政府支出增加之際增加。除非對純粹的剩餘債權人(residual claimant)課稅(這種情況實際上並不存在),或所得稅的設計不會對勞動力的供給造成任何影響(實際上不可能這樣設計),否則租稅一定會影響到供給價格。而要實現幾近充分就業的目標,必須以擴張型貨幣(與財政)對策來抵銷租稅對供給價格的影響。不過,這個抵銷效果會因擔心通貨膨脹持續走高與租稅將扼殺供給等憂慮而受到限制。唯有在金融危機餘波蕩漾的階段,財政政策與赤字融資活動才是輕鬆帶領經濟邁向無通貨膨脹擴張的好管道,因為此時企業、家庭和金融機構全都渴望得到政府債務與反映銀行對政府債券所有權的銀行貨幣所能提供的流動性與安全性。

以稅收資金來支應的政府支出對價格的影響,和動用獲利來支應的消費活動對價格的影響幾乎沒兩樣。以消費的個案來說,價格上漲使扣除消費支出的獲利得以達到目標水準;以租稅的個案來說,價格上漲使稅後獲利等於投資、政府赤字和其他決定獲利的要素所決定的獲利水準。

通貨膨脹過去都會伴隨著戰爭發生。政府強行徵募資源的能力是引發戰爭時期通貨膨脹的導因,因為這會促使以非源自消費財生產活動的所得來支應的商品需求占總商品需求的比重增加。然而,在承平時期,移轉支出與州及地方政府支出也會強行徵用資源,這會導致獲得融資的消費財需求相對技術決定的消費財生產成本的比例上升。在戰爭時期,政府預算是否維持平衡並不重要:戰爭的實質資源成本會引發通貨膨脹。相似的,在承平時期,州及地方政府支出、移轉支出與國防支出都有實質資源成本,而這些成本會以造成通貨膨脹的價格壓力來呈現。

穩定不穩定的經濟:明斯基金融危機經典,當代最敏銳的金融資本主義分析

(本文摘自海曼・明斯基著《穩定不穩定的經濟:明斯基金融危機經典,當代最敏銳的金融資本主義分析》,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不是只有一堆應用程式!星展銀行如何發展數位平台

迷霧中前行 數位領導者的考驗

低利率下保獲利 銀行改策略風險拋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