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公眾形象讓我成為一個更快樂的人

編按:透過與前摩根士丹利董事總經理拜倫.維恩(Byron Wien)、德國記者克莉絲緹娜.可南(Krisztina Koenen)的訪談,傳奇投資大師喬治‧索羅斯索羅斯生動描述了自己輝煌的金融事業起源,並分享了對於投資、全球金融、國際政治、新興世界秩序,以及權力責任的看法。

好的,喬治,您這一生的經歷如此非凡,我很好奇您是否曾經想像過,您的人生會有多大的成就?

我還是個青少年的時候,確實幻想過達成超越凡人的成就。我前面提過幾次我的神格化和彌賽亞情節。但我愈是接近實現這種幻想,就愈是看見自己的人性。不過,即使野心這麼大,我實際達成的成就也時不時能讓我感到讚嘆,特別是在我的慈善活動這一塊。我在四處拜訪、查看成果時,也會對這些成果感到驚豔和滿足。

您對於自己的公眾形象以及眾人眼中的您有什麼看法?

那不是我。我很清楚自己在世人眼中的定位,我也努力要滿足那樣的期待,但那個形象和我眼中的自己並不相符。我並不比其他人要更瞭解真實的我,但我知道一件事情:即使我明白那個公眾形象並不是我(只是外人眼中的我),但它確實會影響我,也改變了我。個人的我以及公眾形象的我之間存在一種雙向的反射性互動。顯然我參與了這個公眾形象的形塑,但這個公眾形象也反過來形塑了我。我清楚看見它對我的影響。而我也必須說,整體而言,這個影響為我帶來很大的好處。真實的我因此而成為一個比過去更快樂、更好、更和諧、更滿足的人。換句話說,我很喜歡自己的公眾形象。它是我創造的作品,而我也以它為傲。跟我在工作成就巔峰那段時期相比,我看待自己的方式發生了非常大的轉變。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我過去一直以自己為恥, 但我現在已經不再有這種困擾了。我過去是很封閉的人,現在的我則積極參與投入。

總而言之,這樣的公眾形象讓我在私底下也成為了一個更快樂的人。

我覺得這個「私底下的您」是個很有趣的概念,因為看起來很多能讓您愉快的事都是您獨自經歷的。您會從其他人身上獲得快樂嗎?像是家人、朋友?

會。但我也必須承認,我就是自己最嚴厲的批評家。而我對自己的看法也比任何 人的看法都來得重要。我被人感恩或稱讚時會覺得手足無措。不過,現在我對自己的看法已經比較正面了,足以讓我有辦法接受其他人對我的稱讚,有時還能因為其他人對我抱持正面看法而感到很大的滿足。而且,也由於我已經非常充分地滿足了自己的抱負,我現在可以空出時間給家人和朋友了。

您也很重視運動,像是滑雪和網球。您會希望能花多點時間在這些運動上嗎?

不會,我覺得自己現在花在上面的時間已經夠讓我滿足了,而且我現在的運動量也多少有限。我固定打網球。以前我很愛滑雪,但現在我覺得滑雪很累。我想,現在我花多少精力在運動上,取決於我有多少精力能花在運動上。我想這種個人的問題我就不再進一步深入回答了。

外界已經放太多注意力在我個人身上了。我對於自我這個議題其實很有興趣,可以談個沒完,因為我覺得父母之間的衝突如何在他們過世這麼多年後,持續在我心中發酵,這件事非常有意思。顯然在我小時候,對那些衝突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這種對於自我的過度執著,已經開始產生一些有害的副作用了。我成為公眾人物是為了提倡某些理念,但現在,不管是和我合作的人或是在我自己心裡都開始產生一個疑問,也就是我的基金會網絡以及其他我所做的一切,是否都是為了放大我自身的重要性。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和其他人沒有不同,做這些事一樣會被人指控是在經營邪教。我想現在已經到了我必須要抑制自我揭露的時候了。這本書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像這樣剖析自己的人格了。我希望自己有足夠的力量保持這份決心。

索羅斯談索羅斯:走在趨勢之前的傳奇投資大師

(本文摘自喬治.索羅斯著《索羅斯談索羅斯:走在趨勢之前的傳奇投資大師》,堡壘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綠色」是永遠的品牌信仰 歐萊德站上APEC舞台

做出一支不一樣的牙膏?歐萊德的減法哲學

池上車站 感受縱谷稻香 風與水的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