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政府支持 蘋果還能風靡全球嗎?

幾乎每一樣你能在iPod、iPhone與iPad上看到的尖端科技,其相關的研究都是美國政府與軍方出錢出力,只是大家視若無睹而已。

時任蘋果電腦與皮克斯動畫執行長賈伯斯,在二○○五年六月十二日於史丹佛大學,發表了他知名的畢業典禮演講,他鼓勵畢業生要發揮創意,要「追求所愛」,要「毋忘愚勁」。這場演講傳頌全球,因為它被認為總結了「知識經濟」的文化精髓,亦即創新不只需要大手筆的創新投資,也需要一種創新的文化,需要關鍵推手有能力去改變「遊戲規則」。透過強調創新中所需要的「愚勁」,賈伯斯突顯出在蘋果這類公司成功的基底──在矽谷革命的核心──你會發現那兒有的不(光)是從業人員的經驗與專業,而是他們的少許瘋癲、少許冒險精神,以至於一種強調設計更甚於科技本身的思維。賈伯斯從大學輟學、上書法課、上了年紀卻還像大學生一樣穿著球鞋到處跑等表現,都被認為象徵著他想要保持年輕時的初衷,保留那股愚癡之勁的努力。

那場演講固然激勵人心,而各種充滿前瞻性的發想與產品也讓賈伯斯也無愧於其「天才」的盛譽,但我仍不得不說蘋果的成功故事是一場迷思。個別的天才、對細節的重視、玩心、愚勁等元素,都無庸置疑是重要的特質。但要是少了公部門對於電腦與網路革命背後超大手筆的投資,那賈伯斯的個人特質頂多能讓他發明出很棒的新玩具──而不可能讓他做出iPad、iPhone等劃時代的革命性商品去徹底改變人類工作與溝通的方式。一如在第二章討論到創投時所說,創投資金是在國家完成棘手的奠基工作後,才姍姍來遲地進入生物科技等產業,而賈伯斯之流能憑藉天才與愚勁名利雙收,主要是因為蘋果剛好能搭上國家在對革命性科技大行投資時的浪頭,而這些國家投資又為iPhone、iPad、網際網路、全球定位系統、觸控螢幕、通訊科技等嶄新科技奠定了發展基礎。少了這些公家資助的技術,再多愚勁也無用武之地。

利用這一章,我要好好談談蘋果的故事,並在故事中透過問題去挑戰蘋果成功獲得的主流評價,包括國家在當中扮演的角色。在第八章裡,我們要問的是美國社會大眾有沒有因為國家拿納稅錢去冒險投資,而在就業跟稅收上獲得好處?抑或這些投資的報酬都被私人拿走,稅收則被巧妙閃躲?為什麼像「美國超音速運輸」(American Supersonic Transport,SST)計畫之類的投資一失敗,就會馬上有人跳出來罵政府(選到輸家),但蘋果等公司成功時就沒有人誇獎國家的早期投資(很有眼光)?為什麼美國政府明明對基礎與應用研究進行了直接投資,進而讓成功的科技帶出了iPod、iPhone與iPad等革命性的商業產品,但最終卻沒有因此得到獎勵?

蘋果創新中的「國家」角色

蘋果一直站在第一線,把最有人氣的電子產品介紹給世界。數位革命與消費電子產業每一回把看似無止境的邊界向前推,蘋果都似乎身處在發展的最前沿。蘋果產品受到的歡迎與在商業上取得的成功,包括iPod、iPad與iPhone的表現,都一次次地改變了行動運算與通訊科技的競爭地景。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時間內,蘋果的消電產品就幫助了其躋身全球最有價值的企業之列,包括其二○一四年的獲利是創紀錄的三百九十五億美元。採用最新iOS作業系統的蘋果系列產品為公司帶來的巨大的成功,但相對不為一般消費者所知道的是蘋果創新產品中的核心科技,其實是聯邦政府幾十年來支持創新的成果。蘋果產品的美觀設計與其堪稱俐落的一體成形,固然得歸功於賈伯斯與其團隊的才華與努力,但其他幾乎每一樣你能在iPod、iPhone與iPad上看到的尖端科技,其相關的研究都是美國政府與軍方出錢出力,只是大家視若無睹而已。

打造創業型國家:破除公私部門各種迷思,重新定位政府角色

(本文摘自瑪里亞娜.馬祖卡托著《打造創業型國家:破除公私部門各種迷思,重新定位政府角色》,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半導體爭霸史 臺灣獨特的代工模式

美中貿易戰不是冷戰 臺灣該如何選擇?

比特幣的價值何來?從披薩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