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投資啟蒙者 跟凱因斯學價值投資

凱因斯堪稱這個世上最稀有的物種:身為經濟學家,卻走出象牙塔,不只精通金融市場理論,也擅長實務。

約翰‧梅納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一八八三~一九四六)賦予了沉悶的經濟學科學一種獨特的魅力。

他是劍橋大學的導師、知識分子團體布倫斯伯里文化圈(Bloomsbury group)的關鍵成員之一、暢銷書作家、世界知名芭蕾舞者的丈夫、現代總體經濟學之父、備受推崇的政府顧問、皇室授爵的英國上議院議員,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與世界銀行的催生者。

在大蕭條期間,他以振奮人心的口號「病人需要運動,而非休息」,來回應萎靡不振的經濟情勢,也預告了凱因斯學派時代的來臨。所謂凱因斯學派的時代,是指管理型資本主義與西方經濟體採納政府注資手段來提振經濟的時代。凱因斯向來以見解善變著稱,而他提倡那些見解時展現的活力、風格與智慧,同樣為人所津津樂道。他樂在突襲約定成俗之見,且習慣以辛辣的散文作為他主要的攻擊武器。

凱因斯抱有貴族思想,輕視以「賺錢」為職業,不過他本人卻是個成就非凡的股市玩家。他的資產主要累積自投資活動,也有部分來自他精明的藝術品投資,過世時淨資產相當於今日的三千萬美元。

此外,凱因斯管理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的切斯特基金期間,基金的價值增長了十二倍,同時期的大盤平均漲幅甚至未翻倍。

根據當年一名記者所言,凱因斯在英國首屈一指的人壽保險公司當董事長時,「倫敦金融城高度關注他發表的演說,他對趨勢的預測足以撼動整個股票市場的走勢。」

凱因斯堪稱這個世上最稀有的物種:身為經濟學家,卻走出象牙塔,不只精通金融市場理論,也擅長實務。

儘管凱因斯的財務成就斐然,應該還是有人會質疑,現代投資人真的能藉由分析凱因斯的股市投資方法來獲取利潤嗎?

這樣的疑問合情合理,畢竟凱因斯生於維多利亞時代,而且早在四分之三個世紀前就已過世。他活在一個與我們迥異的年代,當時的風氣遠比當今溫文儒雅,凱因斯曾描述「倫敦居民……坐在床上啜飲早茶,」懶洋洋的考慮著是否要「冒險將財富……投入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的新事業。 」

或許這段文字也是在形容他自己,因為他曾投資補鯨公司與其他目前已不復存在的產業,也曾在雜誌編輯的指示下,為那些雜誌撰寫足夠讓讀者消磨至少三杯紅酒時間的文章。在這個充斥當沖客、對沖比率(delta ratios)與網路股的時代,後人能藉由凱因斯的投資原則而獲益嗎?畢竟他活在另一個時代。

答案是肯定的。

最初凱因斯嚐過幾次失敗的苦果,才開創出一系列的規則,使他在股市上戰無不勝。在他漫長的投資生涯晚期,凱因斯以他一貫毫不謙遜的口吻宣稱:

照我的方法處理的理財金融事務,成果都非常優異……一直以來,我在金融領域遭遇到的唯一困難,就是難以說服其他相關人士接受非正統的建議。

凱因斯的非正統原則和當代成就斐然的「價值型投資人」之投資哲學不謀而合,當中最顯赫當屬波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投資之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莫屬。

巴菲特認為凱因斯的「投資績效與理論思想一樣卓越」,並像許多人一樣,數次坦承他的才識要歸功於這位英國經濟學家,本書當中處處可以見到這樣的例證。對現代讀者來說,同樣重要的是,文如其人的凱因斯總是能以清晰且優雅的語言來闡述他的意見,誠如他的朋友報業大亨比弗布魯克男爵(Lord Beaverbrook)所言,凱因斯「讓財務金融變成令人悸動的文獻」,誠為一大創舉。

凱因斯在他最著名的《就業、利息與貨幣的一般理論》一書中寫道:

自信不容易受任何理智影響力左右的實務界人士,實際上通常是某個已故經濟學家的奴隸;當權的狂人自稱獲得天啟,但他們的狂熱其實是源自短短幾年前的幾篇三流學術文章。

在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及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而爆發的全球性亂流後,迫切尋求重啟垂死經濟的西方國家,再次將凱因斯的學術著作奉為權威信條。

與這一波凱因斯學派復興風潮相互呼應的是,行為經濟學領域的進展,證實了身為經濟學家的凱因斯對投資人心理與股票市場動態的評述;同時,近來的實證研究更確立了凱因斯作為選股專家與明星基金經理人的名望。

在當今這個充斥極端不確定性與波動性的時代,凱因斯的獨到見解尤其顯得意義深遠,畢竟他平安度過兩次世界大戰、一九二九年大崩盤與經濟大蕭條的磨難,之後更是鴻圖大展。

凱因斯的成長歷程與個人哲學,深深影響其金錢觀與追求金錢的態度。因此,只要是研究凱因斯投資哲學的報告,也應該同時詳述他一生中的幾個關鍵里程碑。凱因斯的摯友之一,也是反偶像崇拜的李頓‧史崔奇(Lytton Strache)曾評論,他作為傳記作家的專業任務:「……划過資料的汪洋,不時垂下桶子,由大海深處撈起獨特的樣本,使之重見天日,再好奇細心的檢視。」

想當然爾,我們探索的目標非常聚焦:那些打撈起來的「獨特樣本」,大多會與凱因斯的投資觀念有關。在本書中,我們將主要發掘和凱因斯的投資規則有關的那些「特有素材」。儘管如此,我們也期待能經由這一份調查報告,將凱因斯一生豐富又精彩的經歷傳達給讀者。

在此引用史崔奇的譬喻,凱因斯的生命浩瀚而時有波濤,我們有時會由眼前觀察之物移開視線,望向那片汪洋,俾以領略凱因斯一生經歷過的景象,何以如今依然值得我們引用。

性格比邏輯思考重要

在資本市場的現代組織之中,持有公開發行股票的投資者,必須比持有其他形式資產的人,更冷靜、更有耐心、更有毅力。
──凱因斯在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產業管理委員會發言,一九三八年五月八日

證實金錢在經濟理論中舉足輕重的人,幾乎沒思考過實際上的狀況。對凱因斯而言,金錢只是達成目的的工具,是生活種種可能性的通行證。對賺錢模稜兩可的實用態度,才能使人冷靜,以有條理的態度面對市場投資。凱因斯了解,成功的股市參與者不會被持續的行情擾亂,依其定義,持續的行情就是因貪婪的買家和神經質的賣家而波動。投資者應養成「妥善的判斷力」,相信即使市場短期善變,長期下來仍然會辨識出能長期獲利的股票,並給予獎勵。

凱因斯勸告聰明的投資者要獨立思考,不受群眾觀點影響。自律的操盤者不能被持續報價的警笛聲擾亂,而應在極度活躍與遲鈍的被動間,權衡出一條路,就像荷馬故事中,避開吃人的席拉與卡里布蒂斯的漩渦,找出一條安全的航道。市場根本不會尊敬以下這幾種投資人︰拿著債權人還本付息的時間表、看著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到期日,或等著經紀人索取保證金,因此,聰明的投資者不會大量借款或過度倚賴選擇權,而成為財富的人質。

凱因斯和巴菲特風格的投資看似容易,實則不然。投資者不應被市場兩極性的趨勢影響,或染上動物精神的病原體。凱因斯對一位同事說,投資要成功,其實「性格比邏輯思考重要」(more temperament than logic),所需的是當眾人都失去理智時,還能鎮定的能力。聰明的投資人只要有內在價值和安全至上等概念,明白市場不但是投票機器,也是度量的機器,便容易培養投資成功所需的正確性格。

跟凱因斯學價值投資,成為散戶贏家:巴菲特的投資啟蒙者,最偉大的經濟學家和操盤手,打敗大盤的高績效投資,穩健致富

(本文摘自賈斯廷‧華許著《跟凱因斯學價值投資,成為散戶贏家:巴菲特的投資啟蒙者,最偉大的經濟學家和操盤手,打敗大盤的高績效投資,穩健致富》,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雷浩斯:凱因斯和巴菲特是同類型人物

台灣市場能培育出獨角獸嗎?

性別會影響創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