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市場能培育出獨角獸嗎?

獨角獸的產生,其實是有野心的創業家、創投家和資本環境所堆砌出來的。

為什麼我們對獨角獸如此執著?

台灣以「科技島」著稱,長期以來台股科技類股市值占比超過50%以上,只有少數資本市場擁有這樣的特性,堪與那斯達克相提並論。當發展中國家如印尼與印度,都已經產生數隻獨角獸,唯獨台灣缺乏獨角獸,是不是代表我們在資本市場或科技新創活動上已經落後國際?

台灣政府在2018年聲稱「2年內我們要找到並培養出獨角獸」;此前也有台灣加速器獨步全球,創造出「合體」台灣獨角獸的概念:宣稱自己生態系內超過300 家公司的合體是數隻獨角獸——種種現象可以感受到,朝野各界對台灣缺乏獨角獸而感到萬分焦慮。

就事論事,獨角獸是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新創公司,那麼這家2年內就要成功的「準獨角獸」,目前應該至少已經是估值超過5億美元的新創公司吧?就像大公司要併購新創一樣,雷達上早就有候選公司的名字,不會有天外飛來的獨角獸。合體的獨角獸只是加速器的文宣,對台灣長期的產業發展並沒有實質意義。

獨角獸的產生,其實是有野心的創業家、創投家和資本環境所堆砌出來的。獨角獸反應近10年來資金寬鬆的現象,配合著創業家的雄心壯志、投資人瘋狂貪婪的追捧,還有最重要的:「利用資本、利用資本、利用資本快速推動改變人類的生活」的情操,和「想發大財」的人性,這些才是值得探討的原點。

台灣為什麼沒有獨角獸?

第一:台灣資本市場因為上市所需費用較低,因此公司上市估值門檻比其他鄰近的主要資本市場低得多。新創公司因為上市相對容易,而且散戶活躍使得股票流動性也很不錯,公司上市後再籌資也很容易(所謂的Secondary Public Offering,SPO),上市以後仍可以應業務需要來籌資。上一章我們提到,台灣公司大概在6,000萬美元(約20億台幣)的估值就可以拿到上市的門票,在這樣的資本市場所營造的環境下,許多新創公司不須蹲到獨角獸的估值(即10億美元)就可以上市。

第二:能夠創造出獨角獸的公司,一定要在大市場(例如美國或中國),或者高度成長的新興產業(例如特斯拉〔Tesla〕之於電動車),這類公司才可以提供投資人對估值足夠的想像空間。台灣如果要有獨角獸,一定不會是只靠內需市場或傳統的零組件供應商,這類公司可能獲利能力很好,但是無法有極高的估值。目前台灣幾家準獨角獸公司,如KKBOX、Gogoro、Appier 等,都是具有跨境能力的新科技題材,而且是世界同類型公司的佼佼者,否則沒有成為獨角獸的資格。

第三:台灣新創圈本地資金的比例非常高,很少能夠吸引太多國際的熱錢。這幾年印尼誕生了幾隻獨角獸,很大的原因是許多國際熱錢進駐,因為印尼有人口數量的優勢,也是未開發的經濟體,許多國際投資人認為,印尼互聯網產業有機會複製當年中國互聯網發展的態勢。在國際熱錢湧入推波助瀾之下,創造出數家獨角獸公司。

反之,台灣已經是發展相對成熟的經濟體,不可能有爆發性的成長機會,熱錢不會流入台灣,在有限的資金環境中,不易塑造出獨角獸。

投資人的「偏食」,造成既有產業萎縮

政府部門為了扶植新興科技產業,允許特殊科技產業不需有獲利就可以上市。近年最好的例子是2015 ∼ 2017年間活躍的新藥類股,因為有《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鬆綁許多稅務、人才聘用與股權的限制,交易所也放寬新藥公司的審查條件。新藥公司往往在營收極小、遑論獲利的階段就上市,在公開市場以更便宜的成本籌資,讓台灣的新藥公司能夠有足夠的銀彈打國際賽。

以當時龍頭浩鼎與中裕為例,這兩家公司都是研發型公司,公司在上市時幾乎沒有業績,但利用資本市場籌資以開發新藥,在2016年新藥股最高點時市值為約1,400億與750億台幣;即使2016年後新藥公司股價修正,中裕股價仍在2018年創新高,市值超過850億台幣。同時期還有許多新藥開發公司,都利用市場支持的高股價進行融資活動,也吸引許多在國外有成功經驗的資深創業家回台發展。

當資本市場過度投入,通常會創造一輪短期投資泡沫,但是新興產業往往需要這種超額投資,來帶動產業長期的發展;過去在電腦/主機板、半導體、網通、面板、LED、太陽能等產業都發生過。然而,與其他資本市場不同的是,本地投資人給予新藥公司很高的估值,卻一直對軟體與互聯網產業缺乏關注,以致軟體與互聯網產業缺乏資金與退場機制,這個現象我們在第八章已經探討過了。或許這與台灣資本市場向來青睞硬體製造,卻不知如何對軟體或網路這類沒有實體產品的虛擬產業評價有關。

此外,台灣科技業積極打入硬體製造供應鏈,較不需考慮品牌和行銷;而軟體多為獨立產品,沒有供應鏈,業者也不知如何行銷。

台灣創投攻略

(本文摘自方頌仁、林桂光、陳泰谷、吳光俊著《台灣創投攻略》,野人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一張餐巾紙 簡單搞懂比特幣

「避險」基金風險高 共同基金人人可投資

楊應超:對錢的正確態度比賺多少錢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