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如何嗅出現金流舞弊?留意這些人

無論目標是維護民主,還是捍衛財報的完整性,制衡機制對於防止、發現與懲罰不當行為都很重要。

▍「 制衡」的重要性

從1972 年6 月位於華盛頓特區水門飯店(Watergate Hotel)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辦公室一樁竊盜案開始,最終到1974 年8 月導致美國總統史無前例的辭職。實際上,美國總統尼克森被逐出辦公室的事件證實美國的制衡系統確實在發揮作用。司法和立法部門發揮重要作用,制止國家的執行長濫用職權。最高法院一致裁定總統尼克森不能行使總統職權來避免調查人員取得被認為可能包含破壞性證據的白宮錄影帶,而且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建議彈劾白宮。面對在眾議院與參議院的彈劾投票可能失利,尼克森因此辭去總統職務。

1999 年,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因為不當的行為,把行政辦公室推向另一次憲政危機。眾議院投票譴責柯林頓違背誓言,對白宮實習生的關係說謊,指出總統「為個人利益和免責行為故意破壞與操縱美國的司法審判程序」。但是,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威廉•蘭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的主導下,參議院難以在「重罪與輕罪」(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的項目下找到彈劾理由,柯林頓因此獲判無罪。

無論目標是維護民主,還是捍衛財報的完整性,制衡機制對於防止、發現與懲罰不當行為都很重要。就跟政府組織一樣,財報也有三個不同的「分支機構」,那就是損益表、資產負債表與現金流量表。當其中一份報表內涵舞弊時,通常會在其他報表中呈現出警告標誌。因此,往往可以透過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上的異常模式來間接偵測到操弄盈餘的舞弊手法。同樣的,破解損益表和資產負債表的特定改變,也可以幫助投資人嗅出現金流舞弊。

▍ 怎樣的環境會孕育出舞弊?

在組織架構薄弱或監督不足的公司會為舞弊提供肥沃的溫床。投資人應該藉由詢問以下三個基本問題來探究公司的治理與監督:(1)資深經理人之間是否有適當的制衡,來制止公司的不法行為?(2)董事會成員以外的人在保護投資人免受貪婪、誤導或無能的管理上是否發揮有意義的作用?(3)當管理階層做出不當的行為時,審計人員是否擁有獨立性、知識與決心來保護投資人?以及(4)公司是否採行不當的迂迴步驟來避免監理審查?

▍ 管理團隊缺乏制衡

在最好的公司裡,資深經理人可以自由的相互批評,並表達不同的意見,就像在一個美好的婚姻一樣。在不健康的公司裡,獨裁領導人會粗暴對待其他人,與處在一個不好的婚姻裡沒什麼不同。如果那個獨裁的領導人一心想要創造出誤導人的財報,投資人就會面對極大的風險。當一家公司存在著恐懼和脅迫的文化時,誰能制止執行長?對投資人而言,重要的是讓資深管理階層間存在足夠的制衡機制,避免他們做出不良行為。

警惕在管理階層間缺乏制衡的公司

如果資深管理階層團隊裡有堅強、自信和遵守道德的成員,他們會阻撓不誠實的執行長或財務長,並向董事會和審計人員報告他們的不當行為,為投資人提供最好的服務。但是,當沒有這種制衡手段存在時,往往就會出現財務舞弊。舉例來說,以某個小團體的家庭和朋友擔任重要經理人職務的組織架構,可能會使管理階層膽大妄為,耍弄財報詐欺手段。此外,一個權力高張、恃強淩弱的執行長,像是夏繽公司(Sunbeam)的艾爾.鄧勒普(Al Dunlap),或是南方保健公司(HealthSouth)的理察•斯克魯士(Richard Scrushy),以及擁有怯弱的同夥或有互相衝突的部屬,都會增加管理階層做出不當行為的風險。

留意不惜一切代價都要獲勝的資深經理人

在上一章一開始,我們分享喬伊•納奇歐在2001 年公司會議上與團隊的談話時始終強調「製造數字」的必要性。憑著這種可怕的理念,沒有人會訝異納奇歐和六位前奎斯特通訊公司的高階經理人會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起訴,指控他們從1999 至2002 年策劃高達30 億美元的會計詐欺活動,納奇歐後來被定罪,並判處近6 年的有期徒刑。

懷疑管理階層在自誇或推銷

當管理階層公開宣稱連續達到或超越華爾街的預期時,投資人應該要格外當心。公司總是會出現困難或成長減緩的時期,管理階層也許感覺有更大的壓力去使用造假的會計手段,而且或許會使用詐欺手段來保持連續的成功,而不是宣布成功已經結束。

以符號科技公司(Symbol Technologies)為例,這是一家總部在長島的條碼掃描器製造公司。符號科技公司似乎從沒有讓華爾街失望過。這家公司連續8 年以上達到或超越華爾街預期的獲利預估,連續32 季成功達標。實際上,符號科技公司幾乎使用書中所有的舞弊來維持「連勝記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最後逮到並懲罰符號科技公司,指控這家公司在1998 至2003 年間犯下重大的詐欺罪。

許多引發轟動詐欺案的公司都強調類似的連勝記錄,包括超市巨頭皇家阿霍德(Royal Ahold)、汽車零件製造商德爾福公司(Delphi Corporation)、工業綜合集團奇異公司(General ElectricCompany),以及甜甜圈店Krispy Kreme。後來成為歐洲最大詐欺案之一的皇家阿霍德就一直向投資人誇大它的收益:這是我們連續13 年淨利大幅成長。在這13 年間,阿霍德一直達到或超越獲利預期,而且我們打算繼續這樣做。

缺乏有能力或獨立的董事會

在公司的董事會擔任外部董事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兼職工作,這可以帶來聲望、津貼和豐厚的薪水,每年得到的現金與非現金報酬往往超過20 萬美元。

儘管我們知道這種情況對幸運的董事來說是很好的發展,但往往不清楚投資人是否會從這些受託人中得到必要與預期的保護。投資人必須在兩個層面上評估董事會成員:
(1)他們是否適合擔任董事會成員,而且他們是否有資格擔任所屬委員會(例如審計或薪資委員會)的成員,以及
(2)他們是否適當的履行他們的責任,來保護投資人?

財報詭計:識破財報三表中的會計舞弊與騙局

(本文摘自霍爾‧薛利、傑洛米‧裴勒、尤尼‧恩格哈特著《財報詭計:識破財報三表中的會計舞弊與騙局》,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先做再賣、還是先賣再做?順序會影響獲利

好收入?「訂咖啡豆送咖啡機」獲利這樣算

投資必學!從財報判斷是不是一家好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