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股神凱薩琳 在特斯拉一戰成名

大膽押注在特斯拉,而且力排眾議,當大多數人都看壞特斯拉,認為特斯拉現金快要用光、即將破產時,凱薩琳.伍德反而不斷加碼,增持特斯拉的股票。

在2014 年推出方舟投資之後不久,凱薩琳.伍德就將特斯拉列為第五大持股。2018 年,在大多數分析師不看好特斯拉的狀況下,她反而逆勢把特斯拉的持股提高到該基金的第一名,占整個基金的10%。

2016 年,當特斯拉暴跌11%,75% 的分析師反對購買特斯拉的股票時,凱薩琳.伍德反而將特斯拉的持股增加了兩倍,達到5,072 股。

2017 年即使特斯拉的股價上漲了46%,68% 的分析師仍然看跌特斯拉,她又將持股增加了13 倍以上,達到67,653 股。

2018 年當特斯拉股價又上漲26% 時,70% 的分析師仍然不建議購買特斯拉,她再次把特斯拉的持股增加了幾乎一倍,達到471,594 股。

2018 年8 月初發生了一段插曲,特斯拉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發推文說:「我正在考慮以420 美元的價格將特斯拉私有化。」這個訊息給市場投下了一顆震撼彈,它意味著特斯拉的股票將從股市下架。

凱薩琳.伍德馬上發了一封信給馬斯克和他的董事會,力勸他不要將公司私有化,因為她看到特斯拉在五年內股價將漲到700-4,000 美元。

她所預估的4,000 美元的價格目標,是基於假設特斯拉從一家以生產電動車、毛利率為19% 的製造商,發展成為一家透過無人自動駕駛計程車賺取大部分利潤的公司,屆時該業務將擁有80% 的毛利率,因此4,000美元的估值還算是保守的。

凱薩琳.伍德的這封信給馬斯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他和董事會重新做了考慮,從而影響了他們的決策,到8 月底的時候,馬斯克表示將特斯拉私有化的計劃並不是更好的途徑。

2019 年特斯拉股價繼續攀升91%,在納斯達克100 指數中表現最好,在500 家市值最高的美國公司中排名第一。

當特斯拉股價持續上漲中,凱薩琳.伍德反而將她的持股減少到292,000 股,只是為了將特斯拉的持股保持在基金最高10% 的水準。因為如果不出售的話,特斯拉的持股將會超過整個基金的20%。

凱薩琳.伍德仍然認為特斯拉的股價被低估了,但大多數的分析師認為這是荒謬的,他們堅持認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證明特斯拉的估值接近1,500 億美元,比全球銷售領導者福斯集團(Volkswagen AG)的市值高58%。

凱薩琳.伍德反駁說恰恰相反,她指出:當市場上所謂的「特斯拉殺手」(Tesla killers)出現,包括中國的比亞迪、蔚來汽車,日本的日產,德國的福斯、BMW、賓士以及美國的通用、福特等開始銷售自己的電池電動汽車時,特斯拉在電動汽車的銷售佔有率不跌反升,反而提高了1%,達到18%。

她認為,傳統的汽車製造商將在電動汽車上蒙受損失,而特斯拉將因產量增加、成本降低而變得越來越有利可圖,並且在電池和芯片技術的研發生產上比競爭對手仍然領先數年。

此外,在無人自動駕駛汽車的實驗上,該公司還擁有140 億英里的真實駕駛數據,與它最接近的競爭對手Waymo 則只擁有2,000 萬英里的數據。

她又提出預測說:特斯拉將組建一支價值1 兆美元、100 萬輛的無人自動駕駛計程車(robo-taxis),因此到2023 年其股價將飆升20 或30 倍。她在網上發布樂觀估計特斯拉的市值將達1.4 兆美元,這意味著股票價格超過4,000 美元,並且她還發布這項估值是如何計算和這些估計背後的假設是什麼。

2019 年3 月中旬,特斯拉的股價約為285 美元,因此在凱薩琳.伍德提出未來的特斯拉股價估值達4,000 美元後,馬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華爾街的媒體如《彭博新聞》中立刻有一大堆憤怒的批評蜂擁而至。其中最有名的包括特斯拉做空者綠光投資的大衛.愛因霍恩(David Einhorn)和凱尼克集團的吉姆.查諾斯(Jim Chanos),還有紐約大學金融學教授阿斯瓦斯.達莫達蘭(Aswath Damodaran)。

吉姆.查諾斯以發現安隆(Enron)的欺詐行為而聞名,因此在華爾街發言頗具份量。

安隆是美國的一家能源公司,利用會計規範上的漏洞和造假的會計報告來掩蓋公司合同與專案失敗帶來的數十億美元債務,並向作帳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施壓掩飾這些問題。結果,安隆醜聞案於2001 年10 月曝光,最後導致安隆公司破產,並連帶造成全球第五大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解體。這個醜聞既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破產案,也是最大的審計失敗事件。

特斯拉的做空者一向對特斯拉不屑一顧,因為他們認為特斯拉只是不斷在畫餅充飢,欺騙投資者。尤其特斯拉的創辦人馬斯克更是一個毀譽參半的人。他胸懷大志、特立獨行,崇拜者視為偶像,是美國夢的實現者;而批評者則認為他好大喜功、剛愎自用,而且馬斯克本身的負面新聞不斷,譬如特斯拉未能實現預期的生產目標、資產負債表上負債累累、馬斯克在社交媒體上大放厥詞等。

批評言論指出:他們認為特斯拉沒有這個價值,凱薩琳.伍德的估值模型不包含現金流量折現分析,並且沒有包括特斯拉為擴大其汽車產量而產生的成本,還有將1 兆美元的價值放在特斯拉不存在的無人自動駕駛計程車上完全是憑空捏造。

當時反對的聲浪比凱薩琳.伍德受到更多的關注,但是她完全不為所動。她指出:一般分析師無法判斷特斯拉的價值,特斯拉不是傳統的汽車業,而且特斯拉也不僅只是電動車製造商,它更是自動駕駛汽車平台供應商,這是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它正顛覆整個汽車業的生態,就如亞馬遜一樣。

她說:「特斯拉比大多數人意識到的更加是以軟體為中心,這是其他電動車製造商所不及的。而且特斯拉除了軟體優勢外,該公司在中國具有巨大的增長潛力,該國正在利用電動車解決空氣污染問題。」她還看到了這樣一個事實,即沃爾瑪和好市多等大型零售商現在正在轉向購買電動卡車,這對特斯拉來說是一個積極的訊號。

此外,特斯拉尚未進入無人自動駕駛領域,她又說:「如果我們對無人自動駕駛計程車的評估是正確的話,那4,000 美元是保守的,因為它不包括中國的任何自動駕駛平台,那只是電動車的銷量而已。這會是市場上最令人興奮的故事之一,但它也是當今市場上令人恐懼的指標。」

「人們害怕創新,他們害怕波動。」她繼續指出:「波動可能是一件好事,那就是人們在90 年代後期所鍾愛的,現在他們認為波動只是在不利的方面發生,但事實並非如此。」

她更進一步指出:早期的投資者也對亞馬遜存疑,亞馬遜在1997 年首次公開募股後的五年股價漲了1,029%,接著在第二個五年又漲了228%而特斯拉在2010 年首次公開募股後的五年已上漲1,018%,自2015年以後又上漲206%,情況非常類似。  16 個月後,特斯拉股價在2020 年8 月底前一度達到2,318.49 美元,然後在8 月31 日股票一分為五以400 多美元重新交易(美國熱門股票常有一分為二、一分為四等的分割作法,為了降低股票價格,讓一般投資者買得起)。

後巴菲特時代科技女股神:凱薩琳.伍德的「破壞性創新」投資致富

(本文摘自陳偉航著《後巴菲特時代科技女股神:凱薩琳.伍德的「破壞性創新」投資致富》,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康友掏空案 投資人應有的警覺時刻

解析聯發科 公司治理個案分析

你適合玩當沖嗎?看看台灣與法國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