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一支不一樣的牙膏?歐萊德的減法哲學

牙膏工業化生產起源自十九世紀,一百多年來,業界不斷開發各種化學成分,標榜有著清潔、保健、預防蛀牙等功能。

二○二○年八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陰影仍籠罩全球,世界各地鎖國封城依舊,健康安全的生活,已成人們最渴求的夢想。

此時,桃園龍潭的山腰上,歐萊德公司門前,十多個年輕員工進進出出,忙著把一箱箱貼好封條的貨品搬運上車。

紙箱很重,仲夏的陽光很強,員工們汗水淋漓,來不及擦乾。但他們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臉上反而寫滿興奮與驕傲。

因為箱子裡的五千一百四十支牙膏正要出發,要飄洋過海八千公里,外銷到全世界最重視環保的北歐,展現台灣企業綠色革命的美好成果。

歐萊德近年從生產髮膚潔淨保養產品走向生活用品,二○二○年研發出訴求全世界第一支顛覆百年配方的綠色牙膏,短短半年,便攻下全世界對環保要求最嚴格的北歐市場,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陰霾裡,為人們帶來一道前所未見的光。

牙膏,是生活中再普通不過的清潔用品,但鮮少有人想過,牙膏成分裡含有多少化學物質,可能有健康風險?

葛望平長年帶著歐萊德的產品征戰國際,從俄羅斯到杜拜,從巴黎到東京,不論落腳哪一座城市,他有一個習慣,進了飯店要先看看浴室裡的洗沐產品。

每天送進口腔的化學成分知多少?

每一次,他都會細細檢視包裝上的成分說明,從洗髮精到沐浴乳,最後到了牙膏,總讓他感慨:「為什麼又有防腐劑三氯沙、起泡劑SLS(十二烷基硫酸鈉)?」

有時候,他還會到各個國家的超市去尋找貨架上的牙膏,一支支檢視成分,卻總是失望而歸。

因為他很難找到以天然成分為主的牙膏。

走在異國的街頭,或在飯店房間窗前眺望萬家燈火,葛望平的心裡總是記掛著牙膏:「這些連髮膚產品都不該用的成分,為什麼要送進口腔呢?」

日積月累的問號盤踞心中,四年前,一個模糊的念頭在他的心裡愈來愈清晰:「我們何不試試自己來,做出一支完全不一樣的牙膏?」

牙膏工業化生產起源自十九世紀,一百多年來,業界不斷開發各種化學成分,標榜有著清潔、保健、預防蛀牙等功能。

但在歐萊德團隊心中,成分愈複雜,絕不代表愈好。

例如牙膏中的起泡劑SLS,對人體健康有潛在風險。

葛望平決心顛覆這些習以為常的百年配方,歐萊德有一套「減法哲學」,對於傳統牙膏中含有的石化成分能減就減,要另外尋找最適合的天然物質來替代。

他更提醒研發團隊,牙膏是用在口腔的清潔品,必須用食品等級的原料,用「做食品」的態度研發,讓使用者安心,這是一種挑戰,更是一種創新的價值觀。

肩負著挑戰與創新,歐萊德實驗室費時近兩年,不斷試驗了上百種天然物質,最後終於選出源自山毛櫸、雲杉的永續樹粉,製成「源木牙膏」,天然的樹粉可代替化學研磨劑和去汙劑,達成清潔效果,接著再加入迷迭香、大茴香、留蘭、丁香等食品等級的香料植物精油。

使用樹粉的靈感,來自葛望平有一次看到一位加油站員工,把木屑覆蓋在地面的油漬上,天然環保又安全,讓他印象很深刻。後來將木屑的概念移植到歐萊德,就有了源木牙膏和檜木頭皮去角質凝露等產品,既保護消費者健康,又不會傷害環境。

這支源木牙膏同時含有三十億個優質綠藻細胞。由於綠藻一向被用在保健食品上,也因此讓這支清潔用品,升級為口腔級的保養品。

歐萊德獲全台首座廠房類「鑽石級建築碳足跡認證」,也是全台唯一取得「綠色工廠標章」殊榮的化妝品廠,綠意盎然。圖/中時報系資料照
歐萊德獲全台首座廠房類「鑽石級建築碳足跡認證」,也是全台唯一取得「綠色工廠標章」殊榮的化妝品廠,綠意盎然。圖/中時報系資料照

先研發再談市場 不管競爭對手

研發牙膏的初期,就有行銷部門向葛望平提出質疑。

創業十多年來,歐萊德的產品一直集中在髮膚潔淨與保養,多數銷售通路在美髮沙龍,各部門的員工一開始心裡都有問號:「我們做牙膏,要去哪裡賣?」

更有憂心忡忡的業務人員當面問葛望平:「我們真的要去髮廊賣牙膏嗎?」「這樣的牙膏,有市場嗎?」

葛望平意志堅決,做一支對健康負責、對環境友善的牙膏已迫在眉睫,他堅持「不能再等了,先做出來再說」。

不同於其他企業,葛望平的思維一向顛覆傳統,他認為研發比擴大市場重要,「我們不必急著衝產量或擴大通路,只要先做好產品內容,換掉化學品,當產品優質化之後,自然會有市場。」

他更告訴員工:「永遠不要擔心對手如何,自己的主張最重要,只要能找到並堅持自己的理念和主張,根本不需要和對手比較。」

那時他也親身參與測試,帶著牙膏測試品回家,站在浴室裡耐心的刷牙,細細感受牙膏的氣味和清潔效果。

常常,刷著刷著會忍不住想:「先做最壞的打算吧,如果做出來真的沒有市場,那就只做第一批五千支,賣完就算了,不再續產。」

但這個「最壞的打算」並未成真,二○二○年初,第一批源木牙膏正式量產,經由行銷和業務團隊的努力,再加上試用之後的好口碑,五千支一上市就被自家同仁與沙龍設計師買光。

同一時間,歐萊德在經營髮品市場多年後,二○二○年一月正式新增「O’right HOME」生活用品系列,要在已有的「O’right HAIR」髮妝系列之外,追尋更新、更多的可能。

通路方面也要在既有的沙龍專業市場和零售點之後,進軍連鎖品牌藥局、藥妝店等全新通路。

這支獨一無二的綠色牙膏,正是「HOME」系列的領頭羊。

客戶的搶購,給了葛望平很大的信心,印證了「先做內容最重要」的信念,也為歐萊德開拓新市場奠下堅實基礎。

顛覆傳統 奪世界設計大獎

顛覆傳統的綠色革命成果,站上了國際,也是一場掌聲不斷的驚奇之旅。

源木牙膏在二○二○年一月上市,當月通過美國農業部全成分檢驗,取得美國官方USDA Biobased生物基天然永續認證。當年六月獲得義大利美容趨勢年度報告(CosmoTrends)表揚,而且是當年義大利波隆納美妝展無毒純淨美妝類別裡唯一獲獎的牙膏。

同年十月,源木牙膏又獲選全球三大設計獎之一的日本優良設計獎最佳百大設計,接著榮獲更高階的年度設計金獎,也就是經濟產業大臣獎。

評審一致認為,歐萊德的綠色牙膏顛覆百年傳統配方,是最棒的設計。

更大的榮耀緊跟而來,同年十一月四日,源木牙膏奪下法國全球永續美妝大獎的「永續美妝新品」(New Sustainable Product)冠軍。

評審團稱讚歐萊德「以中小企業之姿,全方位達成永續美妝研發、創新等多項要求及標準」。

消費市場也熱情擁抱這支革命性的牙膏,除了成功進入台灣的藥局通路,各國代理商的訂單雪片般飛來,例如北歐的瑞典代理商一次就大舉採購五千支,搶貨搶到歐萊德必須趕工,才能滿足各方需求。

從起心動念到最終的喜悅豐收,歐萊德帶動了一場牙膏的綠色革命,漫長的歷程走過艱辛、懷疑、失敗,卻始終不曾放棄。

牙膏的故事,正是歐萊德十多年來堅持綠色品牌之路的縮影。

從二○○二年創業,到二○○六年展開品牌改造。從台灣走到全世界,歐萊德走出了一片壯麗的風景,讓國際驚豔,並贏來尊敬。

歐萊德許多產品的誕生,來自葛望平對生活的觀察,只要有機會,就想要找出綠色解方。

早在投入綠色改造之前,他已用心觀察「環保是怎樣的一回事」,深知不同的團體、組織、企業,甚至個人,會用不同的方式去實踐環保,他決定歐萊德有自己的做法,要用自然而然的方式,在生活中去影響大家,不能給人負擔和壓力。

葛望平想得很清楚,任何事一開始如果讓大家感到害怕,這事就不會

成功。

做環保,不必遺世獨立做苦行僧

他常到許多企業組織或學校演講,分享環境教育的經驗和理念,他總是說:「做環保,不必遺世獨立做苦行僧,而是不要懼怕,拉一條繩,開一扇門,進入那個世界,從生活中觀察,尋找解方。」

他會用心觀察日常生活的許多小細節,找出可以投入綠色永續的蛛絲馬跡。

例如二○二○年才上市的雨林精油防蚊乳液,研發靈感正來自一群媽媽和寶寶的日常。

那是兩、三年前的夏天,葛望平有一天在歐萊德零售門市訪視,看到幾位年輕的媽媽為孩子挑選自然純淨的洗沐用品,但當他看著她們從背包取出防蚊液時,卻發現其中有不少化學成分,甚至可能含有環境用藥DEET(待乙妥Diethyltoluamide的縮寫),對嬰幼兒有健康風險。

「我們為什麼不試試做防蚊液?」葛望平對研發部門提出構想,雖然歐萊德從來沒做過,也沒有先做市場調查,但他還是理直氣壯:「我們既然有能力,就要創造更好的新產品。」

葛望平和他的好朋友、歐都納董事長程鯤聊起了防蚊液,歐都納是台灣知名的戶外休閒用品品牌,更是推出台灣第一件碳足跡標籤防水服飾的品牌。程鯤一直很關心生態危機,由於防蚊液多半在戶外和山區使用,他很擔心防蚊液含有太多化學成分,成為大自然生態的隱形殺手。

兩位董事長想法一致,決定「異業結盟」,讓歐萊德的研發能力和生產技術,結合歐都納戶外用品的好口碑和通路,讓品牌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把綠色永續運用在戶外生活用品上。

為了加速研發,葛望平親自參與測試,許多個夏天的晚上,他刻意穿著短袖衣服在自家庭院剪樹籬,一站就是一小時,一面剪一面觀察蚊子來不來、自家研發的防蚊液有沒有效。

老闆的人體實驗沒有白忙,研發人員最後終於找出亞馬遜雨林安第羅巴樹的果實精油,可以替代DEET,成功研發了雨林精油防蚊乳液。

這瓶防蚊液是一項同步友善人體健康和生態環境的產品,推出後的市場反應很不錯,尤其許多媽媽消費者會為孩子準備一瓶。

更重要的是,小小的一瓶防蚊乳液,在生活中實現了綠色永續的意義,為搶救地球貢獻了力量。

葛。雨露。。
成功兩字,
決心而已。

從沙龍到聯合國 : 歐萊德創辦人葛望平的綠色模式

(本文摘自邵冰如著《從沙龍到聯合國 : 歐萊德創辦人葛望平的綠色模式》,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池上車站 感受縱谷稻香 風與水的律動

不敗傳說 台鐵排骨便當探祕

捷安特全球在地化如何做到?TAET雙三角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