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產生的環境成本 超出你的想像

每天面臨不同選擇、決策時,我們許多人多採取以單一工作項目為導向、充滿侷限的策略,而這麼做會使我們誤入歧途。

不懂艱深會計知識的人可能會認為「成本」屬於單一類別。但是其實成本有很多種。創業初期會有的多筆單次開銷,像是買地、蓋房舍、添購專業機具,這些開銷叫資金成本(capital cost)。資金成本不只涉及實體財產,如土地;公司為了營運順暢而研發的內部軟體,或為了研發創新產品所做的研究,這些活動產生的開銷也是資金成本。

公司系統上軌道後,每日營運也會產生各種開銷。這些開銷叫作營運成本(operating cost),可能包括定期開銷,如房租,或變動開銷,如薪資。這些開銷是公司能持續營運的基本因素。

此外,人們也越來越注重自身活動所產生的環境成本(environmental cost)了。大多數注意環境成本的人都很容易過度聚焦在設備所產生的環境成本。我們會思考車子用的是什麼燃料、電子裝置會耗多少電,或產品的包裝是否可回收。我們認真看待運作成本的同時,很容易會忽略「製造裝置本身」所產生、較不明顯的環境成本。

舉iPhone為例。我們每天看著手機電量減少時,就會想到自己為了滿足上推特、傳簡訊、用軟體的渴望,浪費了多少能源。大家都有急著衝進咖啡店替手機充電的經驗吧?但如果只在意日常的電力消耗,我們就很容易忽略整體成本。

想知道一項裝置從製造、使用到最後丟棄對環境造成的整體影響,可以透過一項叫生命週期評析(lifecycle assessment,簡稱LCA)的分析法計算。藉此,我們能得知iPhone生命週期中產生的溫室氣體中,61%是來自原物料採集或是設計和製造過程,5%來自包裝和全球物流,只有30%來自日常使用,剩下的比例則是丟棄時產生。沒錯,你的智慧型手機每日的耗電量換算成溫室氣體,只佔整體比例不到三分之一。

若iPhone影響環境的因素讓你感到震驚,你肯定會不敢相信汽車的情況是怎麼樣。車輛是我們最重要的運輸工具,而把汽車的能源從不環保的汽油改成看似環保的電力能源,似乎對環境有利。但是過度聚焦在車輛的廢氣排放量這項環境運作成本,會使我們忽略更大的問題——車輛製造對環境的傷害。

創業家凱文.辛格(Kevin Czinger)正努力要讓環保人士看得更廣,讓他們脫離只看車輛運作成本的狹隘視野。凱文2013年成立的公司Divergent3D不把關注的焦點放在車輛的立即廢氣排放量,而是利用LCA分析車輛從製造到除役對整體環境的影響。這家公司將車輛製造和使用時會產生的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納入考量,而不是只在意使用時的碳足跡。辛格發現「製造一台車(從採集原物料、處理、製造到丟棄)所需的原料和能源產生的碳足跡,整體所占的比例遠遠高於車輛運作時產生的碳足跡。」凱文的總結是:「和用什麼燃料作為車輛的動力相比,怎麼製造車輛對環境的影響更大。」

多數環保人士都因為過度聚焦於車輛的廢氣排放量而變得盲目;對此,凱文有切身的體會。他原本也是其中一員。凱文曾當過耶魯大學的美式足球後衛、海軍陸戰隊預備軍、唱片公司創辦人、投資銀行家、1990年代末期電商Webvan的管理高層,後來懷抱野心,想藉由改善汽車燃料拯救環境,投身環保科技領域。

他在2009年成立了電動車公司Coda。回憶當初,他表示:「我們以為自己在拯救世界。」然而,實際目睹汽車生產過程的經驗大大地拓寬了他的視野。他訪視生產自家電動車的中國工廠時,發現工廠四周汙染嚴重,於是他開始研究車輛生產的前後端。有了這個新觀點後,他意識到汽車行駛時產生的環境成本只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已,製造過程的影響藏在水面下。雖然降低汽車廢氣排放量是美事一樁,但他的終極目標改變了:他希望把車輛製造和使用過程產生的碳足跡都降到最低。凱文不想贏了「車輛行駛時的碳排放量」這一仗,卻輸了保護環境的整場戰爭。

Divergent3D正在推動「去物質化」(dematerialization),也就是致力於降低製造車輛時所需的材料和能源。這家公司試圖打亂傳統資本密集的汽車製造工廠模式,正在發展利用3D列印技術製造車輛的方法。凱文相信,自家公司的作法可以降低70%製造車輛時對環境造成的傷害。這事關重大,因為將來40年內生產的車輛,將會超過過去115年來所累積的數量。Divergent3D的科技也能讓小型、多元、充滿彈性的團隊有機會以更低的資金門檻設計自己的車輛。以凱文自己的話來說,這個發展會導致「車輛製造的民主化。」

凱文的故事告訴我們,即便是最聰明絕頂的創新者,也可能會因為過度聚焦於狹隘的科技解決方案而作繭自縛,無法以更寬廣的視野思考系統性的問題。如果首要目標是要降低交通運輸系統的碳足跡,何不把視野放寬、以目標為導向,把整個系統的碳足跡都納入考量?透過管理自己的注意力、採取任務為導向的做法,凱文很可能會改寫未來的製造業。

有意識地把焦點放在目標的做法(而不是籠統地追求最大化)與傳統思維背道而馳。論及醫療照護、航空安全或金錢管理,相對的主流思維都是:阻止疾病、揪出炸彈、追求最大化報酬。然而,這些行為都是以「單一工作項目」為導向。這種做法用「系統思維者」的話來說,會不會反而產生了阻礙達成目標的「回饋迴路」?「製造電動車」這項行為本身是否反而加劇了氣候變遷?

每天面臨不同選擇、決策時,我們許多人多採取以單一工作項目為導向、充滿侷限的策略,而這麼做會使我們誤入歧途。停下來重新思考為了什麼而努力是件極為重要的事。要自問:我為什麼在做這件事?同樣地,在特定領域中積極採取「合理滿意」的策略,對我們可能更有幫助。切記:我們要贏的是整個戰爭,而非一場場戰役。

思考外包的陷阱:在「快答案」的世界,我們如何重建常識、擴充思維?

(本文摘自維克拉姆.曼莎拉瑪尼著《思考外包的陷阱:在「快答案」的世界,我們如何重建常識、擴充思維?》,大寫出版提供)


相關影音

YouTube video
YouTube video

延伸閱讀

三無世代贏家全拿?不改變就淘汰

業餘變專家 薪資跳五倍

開放式辦公室 出了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