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教育無用!一無所知的人 就得事事Google

編按: 「科學大滿貫」(Science-Slam)比賽,德國冠軍得主漢寧.貝克,以風趣、易懂的風格,解析數位時代最聰明的大腦學習法。他說「理解」是人類獨享的能力,只有在了解學習與記憶的關聯性之後,才能把知識永久儲存起來。本文摘自新書《最強腦力:德國冠軍腦科學家實證的數位時代大腦學習法》。

教育的任務不在讓人儲存大量訊息,更重要的是,讓人能建構有助於解決新課題的思維模式。現今我們活在快速且便利取得訊息的世界,卻往往低估前者的重要性。我們相信任何問題都Google 得到,卻因此喪失了概念性思考與理解因果關係的能力。換句話說,一無所知的人,就得事事Google。

或許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文化悲觀論(而我一點也不悲觀),而科學界對於人類智識的發展,看法同樣不太樂觀。學界對人類知識的研究已行之有年,1980 年時,托馬斯.尼爾森(Thomas Nelson)與路易斯.納倫斯(Louis Narens)設計了一份收錄三百多題的測試,問題涉及的知識領域相當廣泛(包括地理、生物、藝術、文化等),並分成不同難度,因此被視為是「黃金標準」,運用在眾多心理學研究中,用來檢測學習與記憶能力。

從1980 年至今,時代自然不同了,因此數年前有人重新實施測驗,想了解原先的問題,有哪些是這650 名受試者還知道的,以便調整題目,使題目適合目前的追蹤實驗。 結果頗令人震驚,這些平均二十歲的受測者,知道有黑白條紋,外表與馬相似的動物叫作「斑馬」的人,總算還有93%(我對其餘7%的人有何想法更感興趣),在答對的題目中高踞榜首。而1980 年時,「巴黎」是法國首都的正確作答率還排名第六,32 年後則跌到23%(73%的受試者答對)。與首都相關的問題表現向來不佳,知道匈牙利首都是布達佩斯的人還超過3%,但有21%的人以為布達佩斯是⋯⋯印度的首都。知道丹麥首都是哥本哈根的人不到3%,但有79%的人宣稱,巴格達是阿富汗首都,而26%的人

以為布宜諾斯艾利斯是西班牙首都。既然這樣,那麼有超過60%的人以為南美洲最長的河流是尼羅河,也就不足為奇了。此外,12%的人認為法國的貨幣是盧比,29%的人以為太陽系最大的行星是太陽,而三分之一的受試者則表示,世上不會飛的鳥類,以企鵝體型最大。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文明社會的沒落;但我們也可以懷疑,那些肯塔基州立大學、俄亥俄州的大學新生素質到底如何。這項調查肯定無法反映全體國民的狀況─儘管我們對大學生設定的知識標準高於一般國民。當然我們也可以反駁:那又怎樣?又無所謂,反正答案很快就查得出來。

但研究顯示這並非無所謂,學識淵博的人學習新知也快多了。2019年一項研究顯示,具備豐富基本知識的人,腦部連結特別密集。 我們當然可以追問,是因為他們腦部的連結特別密集,才記得住許多新訊息;或者是豐富的知識增進了腦部的連結(關鍵詞:相關性與因果關係)?很可能二者皆是。由此看來,常識會成為某種「心智啞鈴」,鍛鍊大腦建構思維模式並加以運用。

另一項優點則是:我們較不容易受到錯誤訊息與假訊息欺騙。最常見的操控手法稱為「真相錯覺效應」(illusory truth effect),錯誤的訊息重複次數越多,就越可能被當成是真的。這種思維邏輯上的錯誤,不僅被人運用在政治宣傳,更常用於行銷。 如果有人宣稱,廣義相對論(General Relativity)是牛頓(而非愛因斯坦)提出的,只要我們聽到的次數夠多,最後我們很可能就會相信。想要對抗這種效應,唯一的有效工具便是通識教育;特別是保護年輕人,因為他們更容易受到真相錯覺效應誤導。

有人曾經針對通識教育對抗拒假消息的影響進行研究,結果顯示:年紀較長的受試者較信賴自己的知識,年紀較輕的受試者則較易受到好記易懂的假訊息影響。如果我們聽到一種具體陳述(例如:智利的首都是利馬〔Lima〕),則年輕人的反應較不假思索:「利馬是南美洲的城市,智利也位在南美洲,所以可能沒錯。」年長的受試者因為知識較廣博,比較不會這麼快下定論。簡單來說就是:知識有益。而教育的意義就在這裡。教育不是為了將來能準確無誤地提取一切訊息(這是其中一個正面的「副作用」),而是避免我們受假訊息傷害,協助更快建構新知識,並且將這些知識運用於新的情況。因為一無所知的人,就算有Google 可用,也無法理解。

最強腦力:德國冠軍腦科學家實證的數位時代大腦學習法

(本文摘自漢寧.貝克著《最強腦力:德國冠軍腦科學家實證的數位時代大腦學習法》,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為什麼有些服務生的記憶力超強?

改變你的心智?啟靈藥之謎

大腦出了問題?鬼壓床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