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樂在工作」 一定會遇到瓶頸

想像一下你現在正在寫履歷的「自我推薦」那一欄,想必十個人中有十個都會寫下:「我對這份工作充滿熱情,樂於學習成長,希望能夠得到這個機會。」坦白說這段文字很八股,但是想被錄取的話,非常必要。

工作只靠「熱情」,很快就會心灰意冷

換位思考看看,如果你是應徵人的主管,看了這段話,至少也會覺得,「年輕人啊!既然你敢說,我就敢信。」然後就錄取進來看看合不合用吧!正在看這本書的你,這段話很重要,趕快用螢光筆畫起來,未來打在你的履歷上。

熱情,是面對繁重上班的必需品。你對這個工作沒有熱情,就像是跟一個沒有吸引力的對象約會,你只會覺得分分秒秒度日如年,怎麼還沒進入尾聲;下次對方又來邀約,想必你是意興闌珊,絕對不想出門。

正因如此,如果你是個外向、喜歡追求刺激,充滿冒險精神的人,請不要勉強自己去應徵行政或是櫃台總機這類的工作,或是聽長輩的話,補習高普考,寒窗苦讀去考個公務員鐵飯碗;反之,如果你是個內向、慢熟,喜歡穩定,凡事照計畫的人,也請不要為了追求高薪,去從事業務、仲介或直銷等等相關類型,必須要不斷與人打交道的行業。

因為你會充滿挫折,之後就會失去熱情,每天踏出門上班的步伐都痛苦萬分,只是為了領薪水而上下班打卡,為了生活費而工作,進而開始懷疑人生;生而為人,來這個世上走一遭,怎麼最後變成了社會金字塔階級裡的工蟻呢?

前幾年紅翻天的手遊「寶可夢GO」,我當然也入了坑,甚至出國出差時,都把握休息時間出門踩街,想辦法去捕捉美洲和歐洲限定款,一抓還要抓好幾隻,畢竟這樣我回台才能炫耀,拿去交換。看著我的口袋裡愈來愈多可愛的小怪獸,內心滿滿的成就感,還交到了一群發燒友。這樣的一窩蜂精神,大概持續兩年多,終於在某一天的某一個瞬間,我突然再也不想打開這遊戲了,原因無他,因為一成不變的玩法,我失去熱情了。

有在玩遊戲的人都有過這種「退坑」的經驗,有一種是由於已經衝刺破關,再也沒有挑戰性,所以尋找下個目標,畢竟沒那個閒功夫重來一次。另一種是因為線上遊戲的世界一直沒完沒了,比課金裝備比不過別人的重本,開外掛開不過奇人的強度,那這樣到底在打什麼意思?久而久之,也就淡出這個遊戲了。

由此可證,熱情與新鮮感,終究是會消磨殆盡。遊戲不可能一直更新,加入更多不同的玩法和新角色,你也不會一直遇到志同道合、聊得來的網友,同一時間一塊兒上線打怪。遊戲世界都是如此了,更何況是更殘酷的職場現實世界?上班又不是讓你來玩的,日復一日、甚至日益繁重的工作內容,只會讓你的熱情消逝得更快。

再怎麼夢幻的工作,終究會習以為常

有一種解套方式是,想像你是一個電競選手或直播主吧!我相信他們成天面對同樣幾種遊戲,再怎麼打也很難打出一朵花了,且遊戲變成工作,本質上就變了,只是多少還有點興趣,所以才沒那麼反感。能堅持下去的理由,就是透過做這件事情,能賺進白花花的鈔票,甚至報酬還挺誘人。不過,如果你真的想成為電競選手或直播主,打遊戲和播遊戲實況,帶來的收入還不如老老實實去上個月薪三萬出頭的班,那就得思考一下生涯規劃了。

以主播工作為例,我相信在一般人眼中,會覺得這種上電視的生活真是太多采多姿了。事實上,我常跟人家比喻,主播其實就像是電話行銷小姐,該你的時間到了,就開始一直講話,然後休息一段時間,下一輪再猛講話一小時。

電話行銷不知道另一頭的人是誰,對吧?其實主播也不知道。我們所謂的「觀眾朋友」,其實就是攝影機前的一團空氣。

主播的世界也很窄,我的「竹播日常」就是起床後,隨便抓了件衣服穿,大素顏進公司,開會聽取採訪中心今日的稿單規劃,然後進梳化室,換上備好的套裝、做好標準的妝髮,上台播報,休息一小時,再上台,再休息一下,再上台,播完三節新聞收工,又換回輕便衣物下班回家。一整天的說話對象,可能就只有跟化妝師聊聊自己最近皮膚狀況不穩,還有跟工讀生確認一下今天要訂哪家便當跟飲料,以及跟導播試音「一二三、一二三」。

不怕爆自己的料,我甚至可以連續五天都穿同一件衣服上班,畢竟我的私服不用上鏡頭,且一進公司就換衣服了,也不至於流汗弄髒。主播檯面上的光鮮亮麗和社會地位固然可貴,但工作的本質上,已經和我原先預期「可以每天接觸感興趣的新鮮事物」的新聞業的設定不同了。

重新愛上你的工作,打造晉升下階段的籌碼

由於擔心自己會失去熱情,變成名符其實的電話行銷專員,我把以前跑線熟識的公關人脈再run 起來,跟他們說,如果是daily 的新聞發稿,當然要找線上記者,但如果你們想要深度的專題,那就來找相對資深又了解產業的我一起規劃、製作高品質的專題,我們可以來討論怎麼包裝一系列報導─去國外原廠獨家直擊生產線,或是和公益團體合作,規劃去開發中國家,做義診隨行紀錄報導,或是NGO團體的國外環保議題,借鏡國外是如何在保護能源和發展科技工業兩者間取得平衡。

專題節目提案以及受訪企業對我的熟悉信賴度,讓我順利找到經費和資源去進行國外的專題報導,而不是日復一日地進公司,不得已的播報一些行車紀錄器的新聞。因此即便我是主播,但幾乎每三個月就會出國或去異地採訪,透過這份工作,我去了三十個國家、六十個城市,前往一些台灣電視媒體沒去過的地方,例如在印度的貧民窟,我在恆河上看到了新生的嬰兒與漂浮的屍體共浴;法國愛馬士的工房,我看到動輒幾十幾百萬的柏金包,是經過多少道幾近吹毛求疵的工法才縫製出來;美國賭城的阿格西學校,前網球世界球王夫婦阿格西、葛拉芙,是如何在運動員人生的下半場毫不懈怠,去栽培更多貧困的孩子求學。

每一次的採訪經驗,都是累積在我身上,別人拿不走,可以跟大眾分享的內容,也讓我又重燃熱情去開發新的報導,同時讓主管正視到,我在外經營的人脈以及獨當一面企劃製作的能力,展現我對這份工作的用心與積極。

如果你的工作是罕見的錢多事少,當然是恭喜恭喜;但相信絕大多數的人是像我的編輯描述自己的工作一般,「操著賣白粉的心,賺賣白菜的錢」,第一次聽她引用這句出版業前輩的話時,當下覺得實在太幽默了,但又一針見血的心酸!不想變成工蟻一般的人,想辦法保持對工作的熱情很重要,你可以不斷的突破,找出問題並提出方案,不只自我成長,甚至還可以幫公司另闢新財源,讓自己有機會被老闆肯定,想談升職、加薪,也多了籌碼。

不要只是為了錢,或是符合別人的期待而工作,二、三十歲的時候,你可能還會覺得這就是人生的必然,日復一日,等到年過四十就會累積很多不滿,年過五十碰到體制內的挫折或突變,就更是毫無退路!

你不是自找委屈,而是少了心機:跨界主播的獨家職場處世學,解密累積實力、經營自己的41則工作心得

(本文摘自劉涵竹著《你不是自找委屈,而是少了心機:跨界主播的獨家職場處世學,解密累積實力、經營自己的41則工作心得》,境好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一掃職場壞心情!其實…同事都是外星人?

聰明人變笨都是公司的錯?

「剛剛好」的自我獎勵 遵守4大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