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台海危機 不為人知的空中任務

編按:作者是一位航太工程師,以嚴謹的態度持續蒐集空軍的歷史與飛行故事,透過他的記載,原本可能消失的事蹟,得到歷史的見證。以下摘自《我們必須去:駕駛艙視角的飛行故事》。

民國八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中華民國舉行行憲以來第一次總統直選。代表國民黨參選的是當時現任總統李登輝,民進黨則由彭明敏出面參選,另外還有陳履安及林洋港以無黨籍身份投入選戰。由於競爭激烈,一時全台灣皆陷入繃緊的選戰當中。

雖然這只是台灣的選舉,但是對岸的中共卻因為李登輝先生連續的台獨論述,開始對台灣進行文攻武嚇,希望能嚇阻島內的台獨份子。當年三月八日,中共舉行「聯合九六」導彈射擊演習。當天零時由福建永安飛彈基地對準高雄西南外海發射兩枚東風十五型導彈。一個小時後,又從福建南平飛彈基地對準基隆外海發射另一枚東風十五型導彈,落在基隆外海二十九海里處。幾天之後又宣布在三月十二日至三月二十日間,解放軍的海軍及空軍部隊將於東海與南海間展開實彈軍事演習。繼而又宣布在三月十八日至三月二十五日間,將在距台灣不到七十浬的平潭島進行三軍聯合作戰的軍事演習,演練項目包括登陸、空降及山地作戰等課目。

掛飛彈,盡快起飛

這種挑釁式的軍事舉動,導致中華民國國防部於三月八日宣布取消所有軍人的休假,將國軍戰備狀況提升到「狀況二」。

總統大選前兩天,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四十分左右,位於花蓮空軍基地的空軍第八大隊大隊長張惠榮上校接到作戰司令部副司令的電話,副司令很直接的問他有沒有四架妥善機可以立刻出動執行作戰任務。副司令這樣問是有原因的,因為當時八大隊的三個中隊裡面,有兩個中隊(十四中隊與十五中隊)配備的是T-38 型教練機,是為戰備以外的飛行訓練之用,無法執行作戰任務,僅有十六中隊配備F-5 型戰鬥機。當天戰備狀況提升,警戒機的架數由四架增加到八架,這種情況下整個中隊所剩可以執行任務的妥善機應該不多。

張惠榮看著他辦公室裡牆上的飛機狀態表,上面顯示當天飛機的妥善率竟高達九成,這表示地勤修護單位的人員在面對這個隨時可能進入戰爭的狀態時,可是卯足了精力才能有如此高的妥善率。

「報告副司令,有四架妥善機可以立刻出動。」張惠榮在電話中向副司令回報。
「很好,四架飛機掛AIM-9P 飛彈,盡快起飛,向Sugar 戰管報到後,接受戰管指揮。」
「是的,四架掛AIM-9P,盡快起飛向Sugar 報到。」張惠榮簡單的回誦任務的指令。
「很好,盡快出動。」

掛上副司令的電話後,張惠榮立刻用電話通知機務部門,下令務必在最短時間內將四架飛機加油掛彈,準備執行緊急任務。他特別指定要掛上兩百七十五加侖的大型中線油箱,因為花蓮是台灣東岸的戰鬥機基地,而當時對台灣最大的威脅是來自西面,因此他決定掛大油箱以確保有足夠的燃油量來執行任務。

非常狀況,使用非計畫兵力

安排好飛機之後,他開始盤算該找哪些人來執行任務。本來隊上就有人手不足的現象,當時大多數的飛行員都已安排好其它任務,中隊裡只有韋繼綸上尉及李自強少校兩位飛行員可供派遣。於是他決定自己擔任領隊,請那兩位飛行員分別擔任二號機及三號機,另外由大隊中的「第二類」飛行員中,2挑了訓練官郭志華上尉擔任四號機來參與這項任務。

在大隊作戰科通知三位飛行員前往作戰室,接受任務提示時,張惠榮趕緊抽空換上飛行衣。在換衣服的時候,他想著雖然副司令並未告知將執行何種任務,但在正常情況下很少使用「非計畫兵力」去執行作戰任務,這代表情況一定相當緊急。他又想起最近的新聞報導及當天早上情報官的提示中,都提到了中共正在平潭島舉行三軍聯合演習,因此他幾乎可以確定這四架飛機將是前去平潭島附近執行任務。

平潭島距離台灣不到七十海浬,如果中共演習的飛機突然轉向對著台灣飛來,我方反應的時間極其有限。因此將一批戰鬥機置放在平潭島與台灣之間,除了阻擋可能前來突擊的敵機外,同時也替台灣本島的空防爭取到了一些寶貴的時間。不過這也代表著萬一中共真有犯台的意圖,他們這四架飛機就是保衛台灣的尖兵!想到這裡,張惠榮心中不自覺的激動起來。

在離開辦公室前往作戰室的時候,張惠榮看到辦公桌上的那張全家福相片,相片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那是生活在幸福環境下的自然表現。如今,在外患威脅下,這種自由與幸福的環境竟然隨時都有被摧毀的風險。

看著相片,他頓時覺得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為了自己的家人,也為了千千萬萬的國人。

我們必須去:駕駛艙視角的飛行故事

(本文摘自王立楨著《我們必須去:駕駛艙視角的飛行故事》, 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核災下的首相告白:核電是哲學問題

新時代最佳對策?複數工作 紓解未來不安

施振榮:以王道信念建立善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