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富人減稅?保羅克魯曼大戰「殭屍」

為富人減稅具有神奇力量的信念,就是終極的殭屍。

雷根在一九八一年八月簽署一項大減稅法案。當時美國正要進入一段衰退期──許多人所稱的一九七九到八二年「二度衰退」的第二階段,使美國失業率飆升到大蕭條以來的最高水準。不過,到一九八二年底,經濟開始復甦,先經歷兩年的極快速成長,然後回到較正常的步調。

正如你可能注意到,一九八一年是很久以前的事。IBM才剛推出它的第一台桌上型個人電腦,所有操作的指令都還必須用鍵盤輸入。智慧型手機是數十年後的事。從現代的標準看,當時的社會態度有天壤之別;例如,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國白人能接受跨種族婚姻。

但今日的保守派緊抓著那兩年的成長,認為它證明了為富人減稅的神奇力量。

實際上,他們連一九八二到八四年發生什麼事也不清楚。一九八○年代初期的衰退或多或少是聯準會刻意創造的結果,聯準會大幅提高利率以壓抑極高的通貨膨脹率。到了一九八二年,聯準會轉趨溫和,急速降低利率,而一九八二到八四年的榮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波貨幣寬鬆,而非雷根減稅。

但即使把錯誤解釋擺一邊,為什麼右派繼續叨絮這個古老的事件,來為它偏好的政策合理化?為什麼不說一些較晚近的成功例子?

因為晚近沒有任何成功例子。

對富人課徵低稅率是繁榮的祕訣,這套理論從一九八○年代以來已被反覆測試。它在一九九三年柯林頓提高稅率時被測試,當時保守派預測會是災難,相反地,他揭開一段經濟快速擴張的序幕。它在減稅的小布希時代再度被測試,而其支持者許諾將帶來榮景;但實際上得到的是軟弱無力的成長,繼之以金融崩潰。它在二○一三年接受考驗,當時歐巴馬讓小布希減稅的一部分到期,同時提高其他項目的稅率以支應歐記健保;結果美國經濟繼續向前邁進。

最後,川普再度測試它,他在二○一七年通過一項大減稅,承諾將帶來另一次經濟奇蹟;即使直到二○一九年初,川普減稅看起來仍像一場大失敗。

這套理論在州級也歷經檢驗。二○一一年加州和堪薩斯州採取相反的路線,加州採取右派宣稱為「經濟自殺」的增稅,而堪薩斯州減稅並承諾經濟將大好。其結果是,加州表現良好,堪薩斯州最後陷入一場預算危機,並由共和黨議員投票取消許多減稅項目。

總之,很少經濟理論像對富人課低稅率可以為每個人帶來好處的理論,這樣被徹底檢驗、並被徹底駁倒。但這套理論繼續存在。事實上,它已增強對共和黨的掌控,達到幾乎黨內沒有人敢表達懷疑的程度。

我第一次看到「殭屍想法」是在一篇主要談論加拿大醫療保險的文章,文中把它用來比喻龐大數量的加拿大人經常跨境到美國尋求醫療的虛假說法。那篇文章指出,這種說法已被駁倒許多次,應該已被消滅,不能繼續作為一種反對加拿大醫療體系的論據。然而,它仍舊死而不僵,繼續吃人們的大腦。

所以,為富人減稅具有神奇力量的信念,就是終極的殭屍。事實上,不難看出為什麼它已證明不可能被殺死。畢竟,想想向富人課徵低稅率是好棒的事這種想法持續存在的最大獲利者是誰。只需要幾個億萬富豪願意花他們財富的一小部分,來支持願意散播減稅病毒的政客、智庫—實際上是「智力」崩毀(tanks)—和派系媒體,就能輕易讓殭屍繼續蹣跚前進。

本章的一些文章代表又一次從頭部射殺這些殭屍的努力。畢竟,我們必須繼續嘗試。

但還有一件事:社會大眾從未相信減稅的說法。民意調查不斷顯示,選民希望富人繳納更多稅,而不是更少。尤其是從二○一八年期中選舉以來,一些民主黨人勇氣可嘉,再度願意提議對高所得者和極富者課稅以支應優先的社會項目。

克魯曼戰殭屍:洞悉殭屍經濟的本質,揪出政經失能的本源

(本文摘自保羅.克魯曼著《克魯曼戰殭屍:洞悉殭屍經濟的本質,揪出政經失能的本源》,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極端經濟 愛沙尼亞數位科技的賭注

不為人知的恐怖矽谷 面試就像整人遊戲

三無世代贏家全拿?不改變就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