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友掏空案 投資人應有的警覺時刻

媒體對於一家企業的報導,可能出自於公司與媒體接觸,公司亦有可能透過媒體輿論介入市場運作之虞。當一企業經常出面澄清媒體報導時,投資人應特別警覺。

表 13-11 彙整康友歷年於公開資訊觀測站發布澄清媒體報導之重大訊息,在 2018 年股價大漲前,康友澄清了三篇有關法人及獲利預測之相關報導,惟最終康友 2019 年的 EPS 為 9.46 元 (2018 年 10 月 19 日媒體報導法人預估明年康友 EPS 有上攻 20 元實力)。投資人看到此類財務預測訊息,仍應審慎評估判斷是否為公司自行購買之廣告型文章,及其內容真實性。

康友歷年之盈餘分配概況。圖/滄海圖書提供
康友重大訊息澄清表。圖/滄海圖書提供

營收真實性的疑慮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資料,中國大輸液行業以科倫藥業為主,華潤雙鶴、石四藥以及辰欣藥業等緊隨其後。從各公司大輸液產品銷售量來看,2018年科倫藥業以45億瓶(袋),穩居第一,佔總市場銷量的41.9%;華潤雙鶴和石四藥集團分列二、三位,銷量分別為15億和14.6億瓶(袋),分別佔總市場銷量的14%和13.6%。康友號稱市佔第六大,但統計至第八名市佔0.5%,仍未見康友。

中資疑慮

根據康友的公司年報可發現,不論是康友製藥或是六安華源,其主要高階主管除黃文烈外,其餘皆為中國大陸籍,詳列如表13-12。此為一相當特殊之情形,若康友為一台商公司,為何高階主管皆無台籍人士?此外,根據2019年年報,黃文烈因職務調整,自2019年5月辭任總經理,由原財務長章永鑒(中國大陸籍)繼任,原稽核主管蔡曉梅(中國大陸籍)轉任財務長,而稽核主管則由王浩(中國大陸籍)新任。也就是說,康友製藥除了董事長一職外,全是由中國大陸籍高階主管掌控營運,如此一來,康友真的可算是「台商」公司嗎

康友及六安華源之高階主管及其國籍。圖/滄海圖書提供

在康友事件爆發後,康友製藥之總經理、稽核主管及財務長相繼辭任,且也不在台灣。另外,根據康友在新加坡設立的方柏生物科技及方泰生物科技兩家公司登記資料顯示,黃文烈國籍為萬那杜,且具有新加坡永居權,在現在黃文烈已不知去向且遭通緝的情形下,眾多投資人恐求助無門。

康友事件的爆發,起因於大陸中信銀行廈門分行對康友董事長黃文烈之個人事業廈門協力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協力集團」)旗下之廈門協力五金礦產進出口有限公司、廈門協力工藝品進出口有限公司、廈門協力土產畜產進出口有限公司、廈門協力糧油食品進出口有限公司、廈門瑞道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廈門華盛威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等,就借款契約糾紛提起訴訟,黃文烈因做為借款保證人,同列為被告。而後又被媒體爆料,黃文烈透過協力集團向贛州銀行廈門分行借款7億元,卻以六安華源之機器設備做為擔保品。細看協力集團(法定代表人為黃文烈)登記資料可發現,其為廈門奔馬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稱「奔馬實業」,法定代表人為王命亮)之100%持有的子公司,而黃文烈亦擔任奔馬實業之監事。王命亮之核心事業為奔馬實業,以地產開發為主體,成立於1993年、註冊地位於廈門,主要經營範圍包括機械電子產品、百貨、五金交電化工、紡織品、建築材料、金屬材料、礦產品的進出口、批發及零售,新技術推廣、轉讓、諮詢訊息服務及承辦技術引進業務,以及房地產開發與經營等,其所轉投資之公司詳列如表13-13。

協力集團旗下亦有多家轉投資公司,詳列如表13-14。就表13-13及表13-14之彙整可看出,黃文烈及王命亮兩人間關係之緊密,且奔馬實業轉投資的公司以及協力集團轉投資的公司,多位於相同地址,最主要的根據地為廈門市湖裡區東渡路226號之五礦大廈(奔馬實業亦位於此地址)。

奔馬實業之轉投資公司。圖/滄海圖書提供
協力集團之轉投資公司。圖/滄海圖書提供

再回頭看康友之營運主體六安華源的歷史沿革,其前身為1965年成立之朝陽化工廠,後於2001年由上海華源製藥公司收購,並於次年更名為六安華源製藥公司;2003年上海華源長富藥業集團收購上海華源製藥,而王命亮的廈門奔馬實業於2007年向上海華源長富藥業集團收購六安華源,後才於2013年至2014年時進行股權重組,成立康友製藥公司後回台上市。

康友回台上市時,王命亮100%持有之Fineluck Enterprises為第二大股東,持股10.15%;此外,王命亮亦為康友之轉投資公司方威生物科技(開曼)、方柏生物科技(新加坡)、方泰生物科技(新加坡)之董事,且為帝斯生物科技(印尼)之董事長。也就是說,雖然黃文烈為康友之法定代表人,實際掌握康友兩家重要子公司營運的可能為王命亮(擁有印尼籍)。

而媒體揭露,2020年3月大陸之中信銀行行長遭到起訴,因其藉由職務之便,透過給予房地產業者超貸進行貪污。王命亮之廈門奔馬實業及其子公司與中信銀行往來密切,本次起訴案連帶使王命亮錯綜複雜之金流遭到曝光,資金斷鏈,其於廈門的房地產業務亦全面停擺,可能進而影響到黃文烈為法定代表人之協力集團及康友。康友的投資人很難注意到黃文烈與王命亮之間可能存在的資金關係,此外,中信銀行廈門分行與協力集團及相關公司間之合約糾紛,開庭日期為2020年5月15日及5月27日,「失信」被執行日為6月22日③,卻直到7月底才在台灣被披露,顯見存在資訊落後情形,且台灣投資人掌握相關資訊不易。康友的股東更想像不到,看似無關之訊息,竟可能是導致康友一連串風暴的起源。

①.2015年當康友準備要來台掛牌上市之時,外界影射其具有中資色彩的傳聞就沒有間斷過。同年11月,康友的輔導券商—群益證券,就因為當初康友中國籍大股東,與其他股東簽訂的股權交易的問題與一般交易常規有異,被證期局處分記點,導致群益證券三個月內無法送件掛牌和興櫃。

②.請參考:2020年8月19日,「『今日康友,明日街友』獨家追蹤!康友黃文烈背後的中資金主」,財訊雙週刊。

③.失信人是指在約定時間內,未曾履行所承諾責任,包括經濟往來中舉債時,約定的時間未曾歸還。失信被執行人是指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各級人民法院認定的「被執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員,根據相關規定,所有被人民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人員,在高消費及非生活或者經營必須的有關消費會受到限制。

公司治理個案與分析模式

(本圖文摘自葉銀華著《公司治理 個案與分析模式 第三版》,滄海圖書提供)


延伸閱讀

肥羊炒股術 5步驟篩出可以炒的股票

挑選個股 產業龍頭股一定好嗎?

可以相信外資報告提到的目標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