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驅動的新職場 自動化帶來大混亂

接下來幾年內,隨著專業人士意識到在這個由人工智慧驅動的新職場裡,他們也是可消耗的犧牲品,專業者也會無可避免地感到更加孤立與缺乏連結。因為對我們這些仍擁有工作的幸運兒來說,無論現在的職場感覺起來多麼孤獨,等我們意識到一批擁有人工智慧的自動化大軍使我們面臨被淘汰的命運,那種孤獨更是不可同日而語。此外,等我們發現這當中的一些人仍受到重視,且能博得更勝以往的薪資與名望,但是其他又有許多人得不到這樣的待遇,我們彼此之間的疏離感又會加劇到什麼程度?

如果對自動化更為悲觀的預言在本世紀成真,那麼將會帶來與近代歷史截然不同的一種階級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少數人會被視為擁有機器人無法充分取代的技能,另外一群少數人會被獨立出來負責檢修、管理和維護機器,更少數的一群人會是機器的物主,而剩下的人將被放逐到經濟與社會的廢物堆裡。即使你是幸運的那批少數人,想想看對那些仍勉強抱住工作的人,職場會變得多麼殘暴,冷酷廝殺、競爭激烈,你勢必會感到更加孤絕。我們若繼續夢遊般走向下一波自動化浪潮,就等著迎來科技崩潰的苦果。

我要釐清,我並不是反對創新。我很享受自動化的好處。身為消費者,自動化可能代表更便宜、更優質的商品和服務。從企業的角度來說,自動化等於較低的人力成本和較低的經常性費用。此外,現實是我們根本無法力挽狂瀾,關鍵只能放在「如何」處理這個轉變。讓更多人覺得自己的權利遭到剝奪,感覺社會體系不關心他們,或不適用於他們,這其中的危險再明確不過了。正如我們探討過的,當人們彼此疏離,他們會反目成仇。有鑑於這世界已經分崩離析,我們不能冒險讓它變得更支離破碎。

不論現在或未來,都必須以盡可能公平的方式縮減開支。在這方面,工會當然扮演吃重的角色,不光是爭取合理的遣散費以及讓勞工代表參與任何公司重組的決策,也包括推動雇主把對員工的關懷義務延伸到僱用期之外。譬如,工會可以請求雇主付錢讓失去工作的員工接受再訓練、重新培養技能。這似乎已超出雇主肩負的責任,不過這個想法與離婚協議有異曲同工之妙,即使兩人分開了,權利和責任依然存在。如果公司不欣然接受,政府也可以用法規支持這種做法。

當然,既然談到再訓練以及重新培養技能,有個嚴肅的問題是,人們應該接受訓練做什麼事、培養什麼技能?以短期和中期來看,綠色經濟絕對會提供一些機會。另一個選項是調動其中一些失業者去照顧羸弱、孤獨或缺乏陪伴與支持的人,因為全世界的照護人力都在喊缺。然而,我們將在下一章看到,未來就連這些工作都有一部分可能轉為自動化。

我們需要以更廣泛且更敏銳的角度,徹底翻轉、重新思考我們對「工作」的定義,好讓人們即使擁有的是非傳統形式的「職業」,也能獲得薪水以及社會地位、人生意義、理想目標、同伴情誼以及後援支持。國家能不能付錢給人民,讓他們從事到目前為止都被視為志工的工作?或是協助和出資建立一個「交換才能」的平台,讓失業的女服務生能用烹飪課程,去換取速食餐廳不再需要的、負責給漢堡排翻面的移民,所提供的私人語言教學?雖然這麼做領不到薪水,因此需要搭配政府的財務協助,但這方案能提供意義與連結。研究者發現,即使每週僅僅工作八小時,都能為心理健康帶來莫大的助益。

這個問題沒有簡單的解答。然而非常重要的是,在關注眼下失業率急速飆升的同時,也不能忘了盯緊未來,因為自動化很可能帶來大混亂。

當下政府可以做一件事,既能處理眼前的狀況,又能為這狀況爭取時間,那就是為持續僱用人類員工的公司減稅。政府也該考慮課徵機器人稅—這是比爾.蓋茲支持的做法。仔細想想,這麼做十分合理,因為你要考慮到,我們對人力課稅,對機器人卻沒有比照辦理,在本質上就相當於補助自動化,因為對公司來說,不管機器人是否比人類更有效率,使用機器人都更省錢。

孤獨世紀:衝擊全球商業模式,危及生活、工作與健康的疏離浪潮

(本文摘自諾瑞娜.赫茲著《孤獨世紀:衝擊全球商業模式,危及生活、工作與健康的疏離浪潮》,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不畏懼未來 亞洲的人工智慧優勢

地緣政治的柔道:亞洲安全體系的未來

賈伯斯:我要摧毀安卓 因它是偷來的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