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慈善經濟到善經濟

善經濟,就是以利他為核心,以善的動機,善的方法,達到善的果實——利益萬民、利益萬物。

「善經濟」這個概念發軔於我在慈濟十八年的慈善工作經驗。在有幸長年跟隨創辦人證嚴上人左右,親臨並見證了許多企業家在加入慈濟慈善工作之後,生命產生很大的蛻變。

我看到企業家們在投入慈善之後,從以自我利益為中心,到以關懷他人為中心。從自利到利他;從追逐事業的不斷擴張,到領悟對人群付出的重要性。

企業家們的投入慈善,不是為著虛名,而是他們真正感受到付出的喜悅,從無所求的付出中,感受到生命的價值與喜悅。這是驅使他們不斷地、長期地投入慈善的關鍵。

我也注意到,企業家們的改變不只是投入慈善,更在經營事業的方針有了很大的轉變。他們開始將慈濟的人文價值運用到事業裡。特別是感恩的文化,他們對員工感恩,對家人感恩,對朋友夥伴感恩。感恩心是證嚴上人所強調的核心理念,企業家們運用到事業中,成為人際和睦的重要關鍵。

老闆與員工,員工與員工,有如家人之間的感恩心,讓彼此成為一個有愛的大家庭。這是慈濟所強調的,以愛為管理。

所以,企業家不是只有做慈善是善,從事企業也可以是善,企業創造員工與社會的福祉,創造環境的永續,這就是善。

企業力行利他精神是善。不管從事任何一種領域的事業,能利益萬物、利益萬民亦是善,這是我從慈善工作到善經濟的心路歷程與思想發展的線索。

以信念為核心

我決心開始研究善經濟的理論與實證,也要追溯二○一一年在哈佛大學商學院的專題演講。哈佛大學李奧納教授於二○○九年專訪慈濟與創辦人證嚴上人,他得出的結論是,證嚴上人是以信念、以價值作領導。

二○一○年他完成了慈濟個案研究,請我審閱,二○一一年他正式邀請我到哈佛大學商學院課堂講授慈濟的價值領導與愛的管理,這是證嚴上人成功地將慈濟擴展到全球九十八個國家的重要核心精神。那一場演講獲得哈佛師生的熱烈回饋。他們不禁思考,這樣NGO組織精神,是否能運用到企業之中?

李奧納教授課後跟我說,哈佛大學商學院的學生從來沒有聽過價值領導、信念核心、愛為管理的核心理念,這些學生都是未來企業的重要棟梁,我就是要他們學習不同於以競爭、利益為體系的價值觀。李奧納教授全程錄下我的演講,作為每一學期慈濟個案研究的教材,讓哈佛大學商學院的學生——未來的企業領袖,學習價值、愛與信念對企業發展的重要性。

善經濟的理論發軔

二○一三年我正式提出「善經濟」這一概念,並完成一萬多字的論文。這論文並在「第三屆慈濟論壇」中發表。該論文以西方資本主義思想的發軔,從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到馬克思(Carl Marx)的共產主義之提出,論及韋伯(Max Weber)的新教倫理,熊彼得(Joseph Alois Schumpeter)的科層官僚,海耶克(Friedrich Hayek)的自由經濟,以及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計畫經濟,一直到當代丹尼斯.貝爾所倡議並預言社會企業之到來,闡述人類經濟社會如何逐漸地從利己的經濟思想轉化到以利他為主的經濟思想。

二○一六年慈濟舉辦的「第四屆慈濟論壇」,我邀請哈佛大學李奧納教授來臺灣發表專題演說,題目就是「以信念為導,慈濟作為企業管理的典範」。李奧納教授在演講中說明慈濟慈善賑災工作的成功,就是以信念為核心。慈濟在全球賑災面對諸多的不確定性——災難的地點、模式、規模、損害、災難之後災區的救災體系之效能如何,凡此等等,一切的一切都無法估計,無法預先計畫,慈濟人所秉持的就是「信念」—慈濟人允諾在任何災難發生之際,他們都願意前往救援。這是為什麼慈濟在全球能獲致巨大成功的原因。

李奧納教授指出,當今的企業所面對的經濟、政治,以及社會環境,其實和慈濟賑災所面對的是一樣的情境。全球性各種衝突無可預期,科技的發展無法預期,環境的變遷及其帶來的災害無法預先知道,這些不確定因素越來越多,企業再詳盡的預先計畫、策略,一旦面對極具變動的環境都會失能,唯一能憑恃的是信念與企業體現的核心價值。企業必須確立核心價值,並且接受變動,才能創造永續發展的榮景。

這就是哈佛大學李奧納教授所提出的價值信念為核心的企業,在當代社會的重要性。

善企業,就是以信念為核心,以價值為領導。

善經濟,就是以利他為核心,以善的動機,善的方法,達到善的果實——利益萬民、利益萬物。

善經濟的目標,是以利他達到全體人類物質的均富與繁榮,以利他達到自我與群體社會的和諧與生命的圓滿。使人類社會達到人人「身體健康、物質豐饒、心靈潔淨、祥和圓滿」的理想世界。

善的動機、善的方法、達到善的結果,是善經濟的核心思想。

(下一篇:施振榮:以王道信念建立善的循環)

善經濟:經濟的利他思想與實踐

(本文摘自何日生著《善經濟:經濟的利他思想與實踐》,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利他之心 創造共善最大化

CNN札卡瑞亞:兩強並立 未必等於開戰

冠狀病毒提醒我們 蝴蝶效應在現實中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