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哲學與經濟繁榮

在人類文明發展歷史中,每一個強大的經濟體背後,都有一個支撐它的堅實哲學思想與價值體系。

對於猶太文明,猶太人的信仰使他們深信,上帝給予他們的榮耀都在現世,不在來生,也不在天堂。每一個猶太人的先知都是富有的人,亞伯拉罕牛羊數萬、壽命極長;大衛王是一代明君;雅各是大貴族;約瑟夫貴為埃及宰相;摩西是王子。猶太先知非富即貴。猶太人經歷十多個世紀的物質繁榮與巨大財富,來自於他們遵循上帝給他們的允諾—享受現世間的昌盛與富足。但他們同時必須謹守上帝的律法,節儉、勤奮、規律地工作。包括謹守安息日,這天上帝都休息,何況人類?安息日也告訴猶太人必須在有限制的資源底下,創造最大的財富。

希臘理性主義是近代科學文明的源頭。從蘇格拉底強調人的理性,到柏拉圖提出理型的永恆,重視理念而忽視物質,一直到亞里斯多德修正他的老師柏拉圖的哲學,主張「理與事兼備」、「心與物結合」的思想。他說蘋果的理念只有在蘋果中實現。亞里斯多德重視理念、也重視現實的哲學思想,造就了希臘最偉大、最繁榮的時代。亞里斯多德的學生亞歷山大大帝,建立了橫跨歐、亞、非繁榮昌盛的大帝國,將希臘文明帶到歐洲、亞洲和非洲。

基督文明的「新教倫理」,相信個人在現世間的功業就是彰顯上帝給予個人的榮耀。基督新教徒認為,個人是否為上帝的選民,不是由天主教的教會來決定,而是由個人的事功與謹守律法來決定。新教徒認為,只要建立現實的事功,並遵守紀律與勤儉的美德,則足以證明自己是上帝的選民。

這種思想造就近代西方無數偉大的資本家,如約翰.洛克斐勒、亨利.福特、比爾.蓋茲、華倫.巴菲特等,他們創立了跨國際的企業成就,以事功彰顯上帝的榮耀,同時堅守簡樸生活,遵循極有紀律的工作倫理。

在人類經濟史上,沒有一個世代如近代資本主義一樣,無止盡地追逐事業版圖之擴張。顯然因為以事功成就來彰顯上帝的榮耀永遠是不足的,這種內在的動力,促使受新教精神影響的資本家,不斷地在世界的格局下擴張資本的版圖,造就富可敵國的企業,也造成國與國、人與人之間極大的貧富差距。

儒家文明的商者,在重農抑商、重仕不重術的文化底蘊影響下,傳統中國的企業家離不開家族的榮耀,與對鄉里的照護。家族的範疇是傳統中國商者的範疇。

雖然許多儒商在中國各地經營事業,但其理念仍然回到對於家族的延續,與對於鄉里的社會責任。使得中國社會即便出現過在世界格局之下最繁榮昌盛的經濟景象,但始終沒有形成如近代西方的全球資本市場。因為榮耀家、環繞著家的概念,始終是中國傳統商者最大的心願。

佛教在原初佛陀的教導下,強調苦、集、滅、道,引導弟子在斷慾清淨的修持下,離世間苦,得究竟解脫。對於世間的種種追逐,自然並不熱衷。

雖然佛陀的教法也主張行菩薩道,要入世間利他行,但是在漫長的佛教歷史中,離世間苦仍是佛法所強調的根本思想。在印度、尼泊爾等佛教的原始發源地,大量人口的貧窮、困苦,仍是社會的一大問題。佛陀出生的地方位於如今尼泊爾的藍毗尼,許多農民至今仍是住著與兩千六百年前的居民一樣的牛糞屋。

大乘佛教在移入漢地,於漢地興起之後,對於世間關注的幅度大大地增加。但其關注僅僅止於佛法的給予與寺廟的慈善行為,佛教的經濟思想在佛教歷史發展中始終未被重視與強調。這使得佛教始終帶著出世與現實苦空無常的印記。對於積極追逐現世間財富與成功,不是佛教的基本思維。

在彼岸,非在此世,在西方彼國,非在人間,是傳統佛教徒追逐的理想。

歷史上,在佛教的國度一直沒有產生強大、持續的經濟體,與其根本思想有關。

《善經濟》分析人類文明歷史中,不同經濟體系背後的哲學思想與價值體系。歸結出強大的經濟體系背後,必有堅實的哲學與價值體系。同樣地,合理有序的經濟社會,必須從建立哲學與價值體系著眼。

在當今中國與世界各國都追求物質繁榮、經濟秩序的公平合理,以及社會均富的理想下,經濟背後的哲學與價值之探討,益發變成刻不容緩。

《善經濟》 試著提出經濟活動背後的利他思想與善的價值體系,如何影響一個經濟體的繁榮、公平與合理。並以利他思想為出發,探索如何以善經濟為核心,建立一個富庶、公平與合理的理想世界。 (從慈善經濟到善經濟施振榮:以王道信念建立善的循環)

善經濟:經濟的利他思想與實踐

(本文摘自何日生著《善經濟:經濟的利他思想與實踐》,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利他之心 創造共善最大化

CNN札卡瑞亞:兩強並立 未必等於開戰

冠狀病毒提醒我們 蝴蝶效應在現實中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