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札卡瑞亞:兩強並立 未必等於開戰

美中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是無可避免的,但戰爭卻可以避免。

我們對國際政治的想像大部分來自現代歐洲歷史:列強在下一場現實政治的大棋局,不斷彼此開戰。這種世界上有數大強權的國際關係通常稱為「多極」體系,本質上就不穩定。只要有好幾個實力相當的國家互相競爭,抱著懷疑彼此打量,就很可能出現誤判、侵略、戰爭。歐洲就是因為這樣才衝突了好幾百年。但這個世界其實只有大約十六世紀中期至二十世紀中期是處於多極體系,大部分時間則處於單極體系中,由西方的羅馬帝國或東方的一系列中華帝國這種單一強權掌握。

美蘇競爭帶來的雙極體系,只持續了不到五十年。它為列強帶來了過去一百五十年來最持久的和平,而且令人驚訝的是,雙方在整個過程中沒有擊出過一發子彈,最後其中一方便投降瓦解。這告訴我們,即使國際體系再次回到雙極也未必需要擔心,兩大強權之間未必會開戰。

真要說起來,兩大強權甚至可能不需要陷入冷戰。引發冷戰的國際局勢,緊張到如今難以想像。納粹在一九四一年入侵蘇聯西境,使蘇聯損失了大約兩千五百萬、占總人口一○%以上的男女老少。在二戰慘勝之後,蘇聯開始嘗試控制每一個中歐與東歐鄰國,在領土西邊建立一個緩衝圈,使本土永遠免遭入侵。接下來,它開始影響南方的希臘和土耳其,並往更遠的地方開疆闢土,影響其他國家。蘇聯政權的核心意識型態,是各國團結起來對抗西方的全球共產革命,在美國眼中,蘇聯的共產主義本身就是可怕的威脅,因此它將蘇聯的每個盟友都當成敵人,甚至嚴重懷疑那些不選邊站的中立勢力。看看美蘇當時的作風吧!莫斯科為了擴大國際影響力來對抗美國,冒著毀滅世界的風險在古巴部署核彈;華府則為了防止地球另一端的貧窮小國赤化, 竟然先後向越南叢林投入總計三百萬的軍力。

相比起來,華府與北京的關係在各方面都和緩太多。西方國家根本無法真正實施北京所謂的「市場列寧主義」,這種中國模式其實是自由市場經濟與高壓政治的罕見結合體,奠基於中國獨有的歷史背景。與其說它是一整套融貫的意識型態,還不如說是某種話術,而且這套模式幾乎沒有出現在任何其他國家。過去的莫斯科幾乎在各方面都反對國際秩序,如今的中國雖然無視人權,但已經比蘇聯融入許多。美蘇兩國在冷戰期間每年的貿易總額很少超過二十億美元,如今美中的貿易額每天都接近二十億美元。當代的超級強國之間緊密相連的經濟,是彼此合作的強大誘因。川普政府也正因如此才對中國忽冷忽熱,並要求北京購買更多美國商品,擴大美國公司的銷售通路。這都是為了讓美中在科技上脫鉤的同時繼續彼此依賴。

當下的美中局勢與其說像是冷戰,反而更接近十九世紀末的當權英國與新興德國之間的關係。美國總統威爾遜在解釋第一次世界大戰成因時曾說:「英國擁有地球,德國則想要地球。」幾位學者探討過當時的英德衝突與當下美中關係之間的相似處,其中一段歷史分析是這麼寫的:

這兩種競爭關係都是在經濟全球化、新科技突飛猛進的環境中發生的。而且這兩場競爭,都是由新興專制國家的保護主義經濟體系,挑戰老牌民主國家的自由市場經濟體系。最後,由於競爭中的雙方其實也彼此依賴,它們都以關稅威脅、標準制定、科技盜竊、金融實力、基礎建設投資等方式在競爭中搶奪上風。

過去各國沒有好好處理英德之間的競爭,最後引發了世界大戰,而世界大戰又埋下了二次大戰的種子。

但別忘了,如今的局勢與過去的歷史差很多。整個世界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位於同一個全球化體系中。世界在大約西元兩百年的時候,也由兩大強權分治,當時地球人口最多的地方,如果不是位於聽令於羅馬帝國的歐洲與地中海,就是位於聽令於漢族的中國。羅馬與中國各自領導著自己的單極國際體系,但彼此之間幾乎完全獨立。當代的世界不是這樣,各地全都深深相依,人員、商品、思想都不斷流動。此外,當代的全球互動都是在「自由國際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中進行的,美國在二戰後打造了這套框架,讓各國開放貿易、打造聯合國這類國際組織、制定國際行為規範與準則、促使各國彼此合作解決共同問題。正如伊肯伯里(John Ikenberry)所言,這套秩序雖然面臨許多變化與挑戰,卻符合每個人的利益,因而「容易加入,難以推翻」,一直維持至今。這套秩序也幫諸多大國進入現代歷史上最長的和平時期,並讓成功脫貧的人數達到史上最高。雖然美中之間的雙極關係可能變得緊張,但仍與這個歷久不衰的強大多邊關係密不可分,這套多邊關係也正是我們下一章介紹的重點。

未來的國際關係顯然無法逃離兩強並立,但未必要陷入冷戰。

後疫情效應:CNN「札卡瑞亞GPS」主持人給世界的10堂課

(本文摘自法理德.札卡瑞亞著《後疫情效應:CNN「札卡瑞亞GPS」主持人給世界的10堂課》,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阿爾登:我可以當母親 同時當國家總理

余湘:自我不設限 才能超越性別的框架

反全球化抗爭 川普主義只是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