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新書搶先看 氣候對話中一定要知道的綠色溢價

全世界會排放這麼大量的溫室氣體,是因為目前使用的能源技術是最便宜的。大部分零碳方案都比採用化石燃料的成本高,部分原因是化石燃料的價格並沒有反映出它所造成的環境破壞。

因此,要把我們重度依賴能源的經濟,從「骯髒」的排碳技術轉換到零排放技術,多花成本是免不了的。這些多出來的成本,我稱之為「綠色溢價」(Green Premium)。

綠色溢價不是單一的數字,而是有多種不同可能,有電力的綠色溢價、各種燃料的綠色溢價、水泥的綠色溢價等等。綠色溢價的高低,取決於要替代的東西是什麼,以及用什麼來替代。

例如美國這些年來的航空燃油平均零售價格,是一加侖2.22美元,而市面上買得到的新一代航空用生質燃料,平均售價是每加侖5.35美元,零碳燃料的綠色溢價就是兩者的價差,也就是3.13美元。

一旦弄清楚所有主要零碳替代方案的綠色溢價之後,你就可以開始認真討論取捨問題了。我們願意為環保花多少錢?我們願意買比航空燃油貴一倍以上的新一代生質燃料嗎?我們願意用比傳統水泥貴一倍的環保水泥嗎?我指的「我們」是全人類,溢價一定要低到每個國家都有能力讓經濟去碳化。

誘因是經濟,從來不是環境。綠色溢價是做決策時絕佳透視鏡,幫助我們把時間、精力、金錢用在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比較過各種零碳方案的溢價後,就能決定現階段應該採用哪一些方案,又有哪一些方案還不夠便宜,必須創新突破。綠色溢價能幫助我們回答以下問題:

我們現在應該採用哪些零碳方案?綠色溢價低或是根本沒有溢價的方案。如果至今還沒採用這些方案,就表示價格不是障礙,一定有其他因素在妨礙這些方案大規模推向市場,例如過時的公共政策,或者環保意識不足。

我們應該把研發經費、早期資金,以及最好的發明人才集中在哪些地方?凡是我們認為綠色溢價過高的地方。正是這些環保選項的額外成本,使我們遲遲無法去碳化,這也是新技術、新公司、新產品有發揮空間、可降低成本之處。研發能力強的國家可以開發新產品,使價格更便宜,然後出口到付不起目前溢價的地區。如此一來,大家就不必再爭論是否每個國家都承擔了各自該承擔的義務來避免氣候災難。許多國家和企業反而會競相開發、推廣價格低廉的創新產品,幫助全球實現零排放。

綠色溢價還有個好處:提供和原始排放數據不同的視角。排放數據讓我們看到距離零排放還有多遠,卻無法呈現達到零排放有多困難,哪些創新技術能對減排發揮最大作用?綠色溢價可以回答這些問題,並逐一衡量各個產業實現零排放的成本。

如何避免氣候災難:結合科技與商業的奇蹟,全面啟動淨零碳新經濟

(本文摘自比爾.蓋茲著《如何避免氣候災難:結合科技與商業的奇蹟,全面啟動淨零碳新經濟》,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Mr. Market 市場先生:好故事不等於好投資

葛洛夫新科技豪賭 成就英特爾成功

光環效應如何打造超完美企業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