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歷史的紐西蘭女總理阿爾登

正如一位幕僚所回憶道,不管是紐西蘭總理阿爾登邊餵奶瓶內的母乳、邊走進開會中的辦公室,或是暫時離席去餵母乳,大家都感到不足為奇。雖然有時媒體或民眾會在國會大廈裡看到妮薇,但她從未被帶進議會。

阿爾登在回到工作崗位的第一天時,曾不止一次表示,她不打算把妮薇帶進議事廳。身為總理,阿爾登既不需要,也不希望每次都必須在議會待上數小時。她通常會在會議開始時出席,回答來自反對黨的質詢,然後在回答完後去參加其他活動。其他國會議員(尤其是艾倫和普萊等排名較低的議員)則必須在議會待上比較長的時間,因此阿爾登同意並鼓勵他們把小孩帶在身邊。

阿爾登會竭盡所能緩和眾人稱讚她同時管理國家和照顧小孩的能力。她告訴英國的《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我相當清楚自己不想要成為『女人無所不能』這種概念的代表人物,因為這暗示女人必須做各種事情。我覺得女性的前程無可限量。我之所以能完成各式各樣的事,是因為我有一位得力助手,就是克拉克(蓋福德)。」

然而,若阿爾登一邊餵妮薇母乳,一邊回答反對黨的質問,可能會太過頭。在審讀法案和非即席演講時哺乳,當然也會成為問題。但是阿爾登很少出現在那些場合。如果她把妮薇帶進議事廳,只會讓更多人指控阿爾登偏愛軟性題材和公關宣傳,而不注重經營國家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因此,妮薇依舊不在紐西蘭媒體上露面,只有偶爾在阿爾登的臉書直播中傳出咯咯笑的聲音,或是在總理辦公室發布的幾張照片中,藉著被毛毯包覆的方式現身。

「第一」寶寶的聯合國大會之旅

這個做法一直持續到2018年9月才破功。當時,妮薇與阿爾登及蓋福德一起出席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大會每年都在紐約舉行,是國際上最重要的世界代表聚會。無論國土面積或影響力大小,每個國家在大會決議時的票票皆等值。

大會在九月底舉辦,為期一週。在193名代表中,大部分是總統和總理,每個人都有機會在大會中發言。2018年的大會主題是「使聯合國與全人類相關:促進和平、公平及永續社會之全球領導及共同責任」。

三個月大的妮薇獲得正式的聯合國識別證,上面還有一張大頭照,並寫著「妮薇.蒂阿羅哈.阿爾登.蓋福德女士──第一寶寶」。妮薇的「第一」,不只是來自第一家庭。阿爾登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將嬰兒帶到聯合國大會的世界領導人。

世界領導人的伴侶或子女,通常不會一起參加聯合國大會等活動,但是因為阿爾登還在為妮薇餵母乳,因此別無選擇。

當阿爾登進入建築物並被國際媒體包圍時,她小心翼翼用毛毯遮住妮薇的臉,不讓媒體拍到。有一次,當他們走過一整排的相機,一位攝影師大喊:「恭喜!」阿爾登仍然面帶微笑感謝他,然後進入大樓。她已經向自己和媒體保證,直到妮薇的年齡足以自行決定之前,她都會保護妮薇的隱私。就算她正在創造歷史,也不會食言。

在辯論正式開始的前一天,阿爾登在曼德拉和平高峰會上發表演講。她在上臺演講之前,和其他紐西蘭代表一起坐在座位上。一如往常,妮薇和蓋福德就在不遠處。蓋福德很開心的分享世界各地代表當下的各種反應。他在推特上說:「有一位日本代表走進會議室時,看到我正在幫寶寶換尿布,真希望當時能拍下那個人臉上的驚訝表情。這故事很適合在她21歲生日時告訴她。」

當阿爾登在演講時,蓋福德決定帶妮薇去找媽媽。當阿爾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時,驚訝的發現蓋福德和妮薇居然在那裡等她。她甚至不確定根據規定,他們能不能出現在那裡。

這次出訪基本上很順利,只有坐在阿爾登附近的人會俯身向嬰兒打招呼。但阿爾登不知道的是,旁聽席上也有攝影師。

阿爾登(和馬拉德)或許有權力限制紐西蘭媒體報導和拍攝妮薇,但紐約的記者可不受到同樣的限制。記者和攝影師從世界各地飛來報導這個事件。雖然聯合國大會具有重要意義,但對於渴望點擊率的媒體而言,聯合國大會並不是一座金山。

路透社的攝影師卡羅.阿雷格利(Carlo Allegri)為阿爾登、蓋福德和妮薇拍好幾張照片。這些照片很明顯是從遠處拍攝,因為阿爾登和蓋福德都沒有發現他們正在上鏡頭。

照片中,妮薇的表情看起來對身邊事物不屑一顧,她的父母則看起來對於被拍攝一事猝不及防。這些照片很快就被放到網路上。這是妮薇的臉第一次出現在照片中,而且是在全球數一數二的政治舞臺上亮相。這些照片很快就在全世界瘋傳,這是聯合國大會過去從未發生過的事。這些照片在全球的觀看次數超過一億九千五百萬次。

一直以來,阿爾登都不讓妮薇登上媒體。諷刺的是,第一張照片的鏡頭拉近到妮薇的臉部,因此她的臉被放大,又充滿顆粒,顯然不是一張好看的大頭照。此外,這些照片在全世界總共有數百萬人看過。對於政治人物來說,這件事不是很理想,因為想在政壇上成功,就必須能夠嚴格管控自己的行為。

圖/大是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瑪德琳‧查普曼著《我可以當母親,同時當國家總理: 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爾登的故事。如何成為備受愛戴的領導者,同時保有快刀斬亂麻的柔性果敢。》,大是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反全球化抗爭 川普主義只是開始

選拜登當副手 歐巴馬:我沒有看走眼

破解流言 菲律賓沒有人叫瑪莉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