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登:我可以當母親 同時當國家總理

曾經,傑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不願擔任總理。她在2014年表示:「我知道當一位總理是很難兼顧家庭的。」一年後,她甚至直接表明:「我不想要擔任總理。」這決定可能是出自政黨的意思,也可能是出自個人信念,無論為何,聽起來都很有說服力。

後來,在2017年一個春光明媚的午後,阿爾登獲選為紐西蘭總理。對此結果感到最驚訝的人,或許是她自己。

阿爾登的政治生涯初期相當平穩,後來則扶搖直上。她在2008年初次勝選,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現任議員。短短九年後,她就當上反對黨領袖。2017年初時,阿爾登的政治生涯看似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久之後,一位國會議員辭職,阿爾登便接下該議員的職位。兩週後,工黨(Labor Party)的副手請辭,阿爾登又接任副手的位置。在那之後,僅過了5個月,又遇上工黨黨魁辭職,阿爾登挺身而出,接下這個自己曾說過不想擔任的職位。

當時,她必須在短短七週內挽回工黨低迷的支持率,並想辦法贏得大選。她擔任黨魁後的首次演講,獲得黨員熱烈的支持。此外,她開始進行一連串的宣傳活動,包括承諾將對氣候變遷擬定相關策略,以及頻繁的在臉書(Facebook)進行直播。工黨數十年來最低迷的支持率,就這樣被阿爾登成功逆轉,最後贏得大量選票,獲得組閣的機會。

然而,若工黨要組閣,就必須聯合其他政黨,也就是必須和握有9個席次的紐西蘭優先黨(New Zealand First)進行斡旋。因此,優先黨的黨魁溫斯頓.彼特斯(Winston Peters)扮演第三次造王者的角色。他在大選後花費數週的時間,不斷與工黨和國家黨(New Zealand National Party)進行協商(雖然國家黨贏得的票數較多,但為了組閣,還是必須尋求優先黨的協助)。如果他選擇與工黨及同為左派的綠黨(Green Party)合作,就會形成少數派聯合政府。一直到他站在麥克風前,工黨都還不知道他將選擇與誰為伍。彼特斯做事相當謹慎,從來不輕易亮出他的底牌。

阿爾登在工作人員的圍繞之下,和大家一起緊盯著電視螢幕中的彼特斯,聽他對全國人民描述他是如何面對這個艱難的選擇。此刻的他就像政治版的《鑽石求千金》(The Bachelor)一樣,從容玩弄著手中的玫瑰花。

當他最後宣布將與工黨合作時,阿爾登的辦公室歡聲雷動。她打開一瓶威士忌,然後替每個人斟酒,唯獨她自己沒喝。

對阿爾登來說,像宿醉一樣頭暈想吐的感覺,還要再過幾週才會來。6天前,也就是大選完三週之後,當工黨還在與優先黨協商時,阿爾登發現自己懷上第一胎。到時候,她必須準備同時兼顧母職與政治高位。

說出自己不想當總理,已經說了9年,就在她改變心意的7週後,37歲的傑辛達.阿爾登,成為紐西蘭第40位總理。

圖/大是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瑪德琳‧查普曼著《我可以當母親,同時當國家總理: 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爾登的故事。如何成為備受愛戴的領導者,同時保有快刀斬亂麻的柔性果敢。》,大是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反全球化抗爭 川普主義只是開始

選拜登當副手 歐巴馬:我沒有看走眼

破解流言 菲律賓沒有人叫瑪莉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