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洛夫新科技豪賭 成就英特爾成功

經理人最重要的任務,正是營造能激起員工熱情、全心投入追求勝利的環境。在營造和維持這種熱情時,恐懼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高盛集團從事各種風險套利,但沒有一項交易會讓公司倒閉─只要風險控制得宜。但是有些企業,同樣面對未知風險的策略選擇,而且只要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對於盈虧的可能金額,根本無從詢問,也沒有指導方針。有些企業只是偶爾面臨這種難題,但在發展一日千里的科技產業,這類抉擇則是司空見慣。

英特爾的安迪.葛洛夫就常面臨這種選擇。葛洛夫出生於匈牙利,先後逃過希特勒和史達林的魔掌,於一九五○年代末移民美國。他一直深信,沒有必然成功這回事,失敗隨時可能迎頭痛擊。葛洛夫於加州大學攻讀化學工程,畢業後投入熱門的電子產業。一九六八年,他離開快捷半導體(Fairchild),與高登.摩爾(Gordon Moore)和羅伯特.諾宜斯(Robert Noyce)共同創立生產半導體的英特爾公司。半導體產業的競爭相當激烈,發展十分迅速。

按照摩爾著名的觀察,晶片的容量大約每十八個月就會倍數增加。

一九六九年,剛成立滿一年的英特爾,就面臨德州儀器和摩斯泰格(Mostek)這些既有知名大廠的競爭。某家大型電腦公司邀請各家廠商,提出建立六十四位元記憶體新晶片的提案。當時共有七家廠商角逐這筆生意,經過不懈的研發努力─葛洛夫回憶,彷彿生命前途在此一舉,英特爾脫穎而出。對一家新公司而言,六十四位元晶片是項了不起的成就,但英特爾沒有志得意滿的時間,因為對手緊接著發展出容量四倍的二五六位元晶片。同樣地,發展新產品就像是攸關生死的大事,英特爾也再次提出最佳設計,贏得勝利。

為擺脫對手糾纏,英特爾決定放棄理論上應該循序漸進發展的五一二位元設計,直接設計容量是先前四倍的一○二四位元晶片,大幅超越對手。這項與眾不同的策略選擇,雖然可能獲利無窮,卻也潛伏無限風險。這需要狐狸型的思考:敏銳,但帶點狡猾;嗅出商機,但察覺危險。葛洛夫回憶道:「這是一場科技豪賭。」決策拍板定案後,立刻全體總動員,包括工程師、技術人員和製造專家同心協力,背負沉重壓力,盡全力達成任務。此時,葛洛夫回憶:「我們中了頭彩,這項設計一炮而紅。」請注意葛洛夫的用詞,他說的是「豪賭」和「中頭彩」,完全沒有提到永遠卓越或保證成功的藍圖。葛洛夫深知決策充滿風險和不確定性,英特爾必須採取大膽的步驟,讓公司取得暫時的優勢,再利用此一優勢拓展其他商機。

這場豪賭雖經過精打細算,但基本上還是賭博。

決定全力發展一○二四位元晶片,是英特爾幾年來最冒險的決策之一。身為執行長的葛洛夫,密切注意著環境的變化,隨時掌握科技、對手和顧客的動態,蒐集任何對英特爾有用的資訊。他說:「把環境的改變看成是雷達螢幕上的一個點。最初你無法辨別那一點是什麼,但要密切注意雷達的掃描情形,觀察目標是否愈來愈靠近,掌握其速度和形狀。即使在你的周遭徘徊,還是緊盯不放,因為目標的速度和路線隨時可能改變。」

葛洛夫回憶在英特爾的年代,攸關存亡的不確定抉擇案例不勝枚舉。這些選擇從沒保證過一定成功—策略本來就是賭注。誠如魯賓所言,仔細評估機會、自己的能力、對手的動態和能力,然後做出最好的判斷。如此掌握全盤資訊之後,即使做出最佳決策,仍不能保證結果令人滿意,但若不敢冒險採取行動,在競爭的環境中注定會失敗。一旦下賭注之後,葛洛夫也堅信有紀律的執行力是致勝關鍵。他說道:「如果企業領導人不能清晰陳述未來的藍圖,怎能奢望動員主管通力合作,接受全新且不同以往的任務,在不確定的環境下賣力工作?」現在狐狸下臺,輪到刺蝟登場。

英特爾由於早年成功奠定的基礎,在一九七○和一九八○年代初成為半導體產業的龍頭,獨霸記憶體晶片市場。到了一九八○年代中期,英特爾面臨日本廠商崛起的威脅,雖然在絕對意義上產值依然領先,不過相對成長已經落後日本廠商。一九八五年,諾宜斯和葛洛夫再次做出大膽的決定:完全退出記憶體晶片市場,轉戰淘汰率較低、利潤較高的微處理器市場。這項決定風險極高,獲利卻很豐厚。往後幾年,英特爾的營收和利潤成長快速,部分原因在於和微軟的合作。在葛洛夫領導下,英特爾繼續主宰微處理器市場,不斷推出速度更快、功能更強的微處理器,包括二八六、三八六和奔騰(Pentium)等。

英特爾的成功全憑運氣?當然不是。葛洛夫擬定決策時,考慮公司績效的好壞是相對的,自己做得好還不夠,必須要能超越對手,那也意味必須大膽冒險。葛洛夫一九九九年出版的《十倍速時代》(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對於思考策略轉折點─公司面臨存亡之秋而言,是一本很好的參考指南。書中提出充分掌握產業動態、科技的變遷和仔細盤算後,放手一搏的必要性。葛洛夫從不相信能保證成功的方針,因為冒險嘗試是必要的,不能膽怯猶豫。而冒險的原因,部分來自恐懼。葛洛夫寫道: 品質大師愛德華.戴明(W. Edwards Deming)鼓吹公司應該去除恐懼,但我對於這種簡單的說法不以為然。經理人最重要的任務,正是營造能激起員工熱情、全心投入追求勝利的環境。在營造和維持這種熱情時,恐懼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恐懼競爭、恐懼破產、恐懼犯錯和恐懼一無所有,恐懼可以燃起強烈的動機。

(下一篇:光環效應如何打造超完美企業神話?)

商業造神:光環效應如何打造超完美企業神話?破解九大假象,有效思考績效、策略及轉型真相

(本文摘自菲爾.羅森維格著《商業造神:光環效應如何打造超完美企業神話?破解九大假象,有效思考績效、策略及轉型真相》,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皮克斯企業獨特文化:容許、甚至預期會犯錯

打造皮克斯動畫 艾德:當年若沒有賈伯斯 不可能存活

企業為何要養「懶螞蟻」?統一集團這樣做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