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懼未來 亞洲的人工智慧優勢

從亞洲流向西方的科技歷史提醒了世人,科學和技術不屬於任何人。西方的論述長期以來嘲笑亞洲文化只是模仿的結果,但創新不只與科學發明有關,也關乎社會適應。不管亞洲只是迎頭趕上(例如預期壽命和營養)或者是超越西方(例如在行動金融上),它正在順應最新的科技,例如機器人學、感測網路和合成生物學。從區塊鏈到基因編輯的各種科技,成功和優勢不取決於富國或窮國、民主或非民主,而是取決於誰最能把新科技和商業模式規模化。

正如世界上每個面對不同程度科技破壞的社會,亞洲擁有一項有利的心理關鍵因素:不害怕新科技。他們不把新科技視為主人,而是服務。從明治維新以來,日本的統治者就對科技十分著迷,所以今日的日本人在人類與機器人共存於家庭和工作場所上遙遙領先其他社會。對日本人來說,機器人意味可愛的原子小金剛,而非毀滅性的終結者。從無所不在的感測器到生物進化,亞洲人正投資在未來,且並不畏懼未來的毀滅性。

亞洲提高的研發支出,正轉化成國內市場的佔有率和在海外的成功。中國已把研發支出提高到與其GDP規模匹配的程度,對全世界的研發支出貢獻了二○%,並與中國佔全球科學研究人員和發表研究成果的比率相當。中國佔亞洲研發支出金額約一半,達四千零九十億美元,相較於日本的一千九百億美元和南韓的一千二百億美元,以及印度的六百七十億美元和俄羅斯的四百三十億美元。全球十個申請專利最多的城市有三個在日本(東京、大阪和名古屋),領先深圳和聖荷西。韓國的頻寬速度快到實際上是一個雲端優先(cloud-first)國家。而藉由下載和上傳速度必須相同的規定(而非下載快過上傳),南韓已變成不只是一個文化消費者、也是製造者的國家,它生產的內容已散播並順應每一種亞洲語言市場。

首爾、台北、新加坡、東京、上海和深圳名列世界最高科技的城市。每個主要亞洲科技中心都有一個從其生態系興起的利基:特拉維夫以網路安全著稱,新加坡以金融科技見長,東京以機器人勝出,深圳則以感測技術領先,各有擅長。其他地方如杜拜並非科學先鋒,但現在已是無人機到無人駕駛汽車等先進科技的監管測試場。亞洲的城市已率先部署都會物聯網感測網路,使韓國半導體出口從二○一六到二○一七年成長了五五%。現在這類感測網路和高能源效率LED燈已裝設在二線地區如印度的波帕爾。在中國的銀川,垃圾桶因為採用太陽能供電的壓實機而增加一倍,垃圾桶上的感測器會提醒垃圾蒐集員何時該清空它們。亞洲也是城市規模最佳化的重要實驗場。在城市變得太大和太擁擠的地方如長沙,政府嘗試鼓勵人民遷移到二線城市,使人口獲得更好的分布50。現在中國不再只有四個城市佔去全國近一半中產階級(像二○○二年時的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到二○二○年,中國內陸地區的中產階級預料將佔全國的四○%。

由於亞洲城市多半人口稠密,短程腳踏車共乘和自動車等領域成了亞洲人策略投資的重點,以繞過全民擁有汽車和交通阻塞的傳統發展路徑。摩拜單車和Ofo等公司實驗的腳踏車站和無樁式共享單車,正從中國散播到亞洲和歐洲。隨著亞洲城市準備迎接無人駕駛汽車與公車上街,政策制訂者、監管機構、都市規劃者和保險公司紛紛開發相關的管理架構。即便是最有可能搶先讓自動駕駛汽車上路的西方公司,包括福特、雷諾、戴姆勒、福斯和寶馬等,也想在亞洲這麼做。

在南韓,現代和起亞汽車已與思科和其他美國資訊科技公司合作發展聯網汽車通訊。百度在無人駕駛汽車軟體開發的開放原始碼計畫阿波羅(Apollo),已吸引英特爾、戴姆勒和福特貢獻資源。百度的作法可能與滴滴出行衝突,或者百度最後可能乾脆買下滴滴。美國公司現在正模仿中國人的創新,加州的LimeBike正模仿由中國Ofo和摩拜單車首創的無樁式共享單車。滴滴開發的運算法可以預測哪些共乘使用者會在特定時間需要搭車和地點,並且正設計無人駕駛汽車的內裝,以便共享擴增實境經驗─和其他業者肯定會模仿這種程式。蘋果準備效法騰訊的作法,透過iMessage傳訊軟體提供支付服務。亞馬遜現在有一套類似阿里巴巴的貸款服務。臉書計畫追隨微信,建立一個完整的數位服務生態系。這些例子顯示,在美國和中國的科技公司針對創新和亞洲市場的競爭中,亞洲人不但是帶頭者,而且也是贏家。

即使是在資本密集的領域如分子物理學和量子電算,中國應用美國的科技並吸引矽谷華裔美國人才回國,加上中國欣欣向榮的創業文化,這些因素已推動整體中國人的創新。自動駕駛汽車、高能源效率電網,以及都市監視系統都仰賴神經網絡等人工智慧的突破,而亞洲人在這些領域的發展至少已領先西方對手一年。Google的Brain和Coursera平台共同創辦人、後來出任百度首席科學家的吳恩達說,中國字和音調的複雜性刺激百度在自然語言處理(NLP)和語音辨識的進步比西方同業快速。Google的人工智慧建立在從電腦蒐集的文字上,而百度從一開始就專注於從行動裝置蒐集位置資料和影像。大數據是驅動人工智慧火箭的燃料。阿里巴巴擁有顧客的電子商務和銀行交易資料,而騰訊的資料則隨著它顧客服務的種類而擴充,同時納入語音和臉部辨識;而語音和臉部辨識領域的全球領導者,則是總部設在北京的商湯科技。

不同的人工智慧方法已刺激中國和美國的重大研究合作。Google已在中國電子商務公司京東商城投資逾五億美元,並在北京設立一所人工智慧研究中心。美國領先的高效圖形晶片製造商輝達(Nividia)與百度合作,以強化該公司提供家庭助理和自動駕駛汽車的雲端服務。在此同時,百度和騰訊也在美國設立人工智慧實驗室,且中國投資人已在五十多家美國的人工智慧新創公司投資約七億美元,這些公司都想在亞洲最大的市場推廣它們的應用產品。亞洲開發銀行表示,這一切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人工智慧在亞洲創造的工作遠多於其所摧毀的工作。

中國在人工智慧領域的大步邁進令人刮目相看,以致於Google董事長史密特(Eric Schmidt)預測中國的人工智慧到二○二五年將超越美國。但人工智慧不像許多人描繪的軍備競賽。和許多科技一樣,人工智慧正散播和順應非由單一力量支配的多樣內容。騰訊和韓華投資在蒙特婁的Element AI,將協助該公司擴張到從新加坡到東京的亞洲各地。日本公司正在半導體製造上應用人工智慧,協助它們保有在關鍵零件的優勢。

印度有數十家前景看好的人工智慧公司,Fractal Analytics研發的「消費者基因組學」方法支援許多世界最大的零售公司。印度人工智慧公司將支配印度市場,並在電腦視覺、醫療診斷、法律合約分析和顧客滿意度調查等領域與全球競爭。Google正投入愈來愈多資金於資助和收購印度人工智慧公司。巴基斯坦也有一家亞洲首屈一指的人工智慧委外公司Afiniti,擁有逾三千名員工,市值高達二十億美元。人工智慧並未由一個國家或少數公司獨霸,而是以「人工智慧即服務」的模式散播到亞洲各國,讓政府和公司可以選擇與提供最好價格和最有利資料共享條件的公司合作。如果中國對資料採取過度的保護主義─透過其投資和合資企業使用他人的資料,但不允許互惠地使用中國資料和進入市場─它將遭遇反彈,並輸給提供更開放平台的國內和國外競爭者。

亞洲未來式

(本文摘自帕拉格.科納著《亞洲未來式:全面崛起、無限商機,翻轉世界的爆發新勢力》,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上天堂或下地獄 金融工具是把雙刃劍

央行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各國承受壓力大不同

從以色列創業視角看台灣 一無所有更能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