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事問莊子》要怎樣和金錢這位「老兄」相處?

賺錢是好事,但是不能為了錢而違背世俗的道德、個人的良心,尤其是曾有的抱負跟理想……因為一般人賺錢,只是出賣自己的知識或者勞力;而如果為了賺錢,出賣了自己的良知和靈魂,那付出的代價未免太高了。

為了爭權奪利而假借仁義,這種人即使穿著雪白的衣服、駕著華麗的馬車,我看還是不如貧困一點比較好。

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貧富差距」往往是最大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自古以來就有了,而且同樣地,大約只有不到萬分之一的人是富的,其他只是不同層次的窮(記得嗎?中國到目前還在努力要進入小康社會而不可得)。

由此看來,現在讀著這本書的你,很可能是「相對貧窮」的,而且短期內好像也沒有致富的可能(有嗎?那加個Line吧!),那麼不妨來看看古人對於自己的窮,又是如何看待、如何處置的,有沒有一點參考價值?

我們現在都說貧窮貧窮,其實貧和窮是不一樣的:貧就是單純的沒錢,窮卻有走投無路的意思。如果只是貧還沒關係,但是如果到了窮的地步,所謂山窮水盡、所謂窮途末路,那好像連一點希望也沒有,看來就比較嚴重,似乎難以挽回了。但是貧,也就是沒有錢這件事,一定就是壞事嗎?反過來說,有錢就一定是好事嗎?先別急著搶答(又沒有獎金)!我們來看看原憲和子貢的例子。

開名車、穿名牌,就值得羨慕嗎?

原憲和子貢都是孔子的學生。原憲住在魯國的時候,家徒四壁,屋頂會漏雨,門窗上也有洞,但是他都不Care。

子貢因為很會說話,有機會做了大官,對人就神氣起來了。有一天子貢去看原憲,他坐的大車子剛到巷口,就卡住進不去了,子貢只好下車用走的。

子貢看到原憲站在門外,連鞋子的後跟都掉了,就說:「你還是這麼窮啊,近來身體好嗎?」

原憲說:「我很好啊!」

子貢進門坐下來,看到地上有點潮溼,空氣裡有股霉味,就有點坐立不安。

原憲笑著說:「一個人如果太貧困固然不好,但是如果為了迎合世俗而放棄理想,為了爭權奪利而假借仁義,這種人即使穿著雪白的衣服、駕著華麗的馬車,我看還是不如貧困一點比較好。」

子貢低下頭去,無話可說。

其實這正是自古以來說的:錢固然要賺,但不能謀取「不義之財」。賺錢是好事,但是不能為了錢而違背世俗的道德、個人的良心,尤其是曾有的抱負跟理想……因為一般人賺錢,只是出賣自己的知識或者勞力;而如果為了賺錢,出賣了自己的良知和靈魂,那付出的代價未免太高了。

或許現在過著富足甚至奢華的生活,但是回首前塵,你有沒有變成自己當年所看不起的人呢?例如奸商、例如政客、例如欺世盜名、例如不擇手段……如果是用這一些方式脫離貧困,那恐怕就不是力爭上游,而是掉進了另一個深淵。

更重要的是:富裕不是用來炫耀的。子貢穿著雪白的衣服、駕著華麗的馬車,就像現代的有錢人一身名牌、開名車、住豪宅……唯恐別人不知道自己有錢,其實就是在「炫富」而已。然而一個有錢人如果只關注自己擁有多少,而不在意為社會、為別人付出了多少,那就是「為富不仁」,確實沒有什麼好尊重、更沒有什麼好羨慕的,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再有錢也是你家的事,又怎樣?」

追求財富前,先想想要付出的代價

這當然不是說人不應該想辦法有錢,關鍵在於用什麼方式賺錢,以及有了錢之後的態度。像列子(對,就是愛跟莊子辯論的那一個)住在鄭國,他的生活也很貧困。

有一個人看見列子面有菜色,覺得他好可憐,就跑去對宰相鄭子陽說:「列子是個有道之士(有修養、有本事的人),他住在鄭國,又這麼貧困,難道你不怕人家罵你不懂得任用賢能嗎?」

鄭子陽聽了,就叫人送了一些公家的米來給列子。

結果列子竟然不接受,送禮的人走了以後,列子的老婆就罵他說:「我聽說和有道之士住在一起,生活會很快樂。但是我和你在一起,卻難過得很。剛才宰相派人送米來給你,這是人家的好意呀,你為什麼不接受?」

列子笑著說:「宰相送米給我,並不是他真的了解我、看重我而送我米;他只是聽了別人的話,才送我米的。那你想想看:宰相能夠聽了人家一句話就送我米,那麼將來誰能保證他不會聽了人家一句話,就把我抓起來呢?」

這就是所謂的「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這位宰相真的重視人才,他應該召見(更有誠意的話就親自求見)列子,聽一聽他的抱負跟理想:對國家大事的建言、對國際環境的分析(別忘了那是有很多個國家的戰國時代)、如何治理人民、如何繁榮國家、如何規劃未來……如果真的很有一套,就請列子出來做官幫忙治理國家;如果他不願意,也可以重金禮聘他做國師(也就是國策顧問);如果連這個也不願意,那也可以奉上豐厚的酬勞,表示自己對人才的器重—這才是列子、包括那個時代的有志之士真心期望的吧?

如果只是聽了別人的話,隨便送點米就想打發掉,那列子說的沒錯,改天這個宰相聽了別人的話,也許會叫人來砍他的頭也不一定。

這就是我們在追求財富的過程中,特別要注意的:你憑什麼賺這個錢?人家為什麼要給你這些錢?你拿這些錢自己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可能讓別人甚至整個社會付出的代價又是什麼?這些都想清楚了,你才能心安理得地賺錢,而且能夠繼續朝自己的目標與理想前進,而不是變成了原先你自己都討厭的那種人。

哦By the Way,鄭子陽後來因為搞政變,被老百姓殺掉了。

史上排名第一的貧困哲人

講到貧困,那「史上排名第一」的當然是顏回了,連經常稱讚他勤儉刻苦的孔子,有一次也實在看不下去,對他說:「孩子你過來,我看你住的那麼簡陋、吃的那麼粗劣,為什麼不去做官、賺點錢改善生活呢?」

顏回說:「老師,可是我不想做官啊!我在城裡有一些薄田(土地不是很豐饒的田),多少有些收成,平常煮稀飯來吃,也就夠了。我在城外還有一些地,種些桑樹,供應自己要穿的衣服鞋子也就夠了。其他空閒的時候,我就彈彈琴,跟老師談談大道理,這樣我就很滿足了呀!何必再那麼辛苦去做官呢?」

孔子說:「嗯,這樣很好,知足常樂的人就不會為了追求功名利祿而勞苦了。」

無獨有偶,亞歷山大大帝也曾聽說一個很賢能的人,就派了使者去見他,那時候這個人正坐在地上晒太陽,使者跟他說:「大帝問你有什麼願望,他都可以滿足你。」那個人抬頭看使者一眼,只回答了一句:「我的願望就是你不要擋住我的陽光。」③—太帥了吧!可見得當一個人無所求的時候,任何外界的事物都無法動搖他。

至於在東方,大家會想到的類似角色,應該就是陶淵明了吧!陶淵明原本也在做官,如果他能夠順應當時官場的氣習,逢迎拍馬,甚至貪汙聚斂,或許也能夠扶搖直上,做到更大的官、賺到更多的錢……但是他忍不下這口氣,「不為五斗米折腰」,回家種田去了。從此過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反而立下了古來文人的一種典範。

這讓我想到很多「北漂」的青年,為了賺錢而到北部的大城市裡求職,一來工作非常辛苦,二來生活的開銷也很大,所以既存不了什麼錢、也沒有享受到生活,只是帶著一個虛無縹緲的夢,日復一日庸庸碌碌地生活著,不知伊于胡底(抱歉,又在賣弄學問了,就是不知道哪天才到個頭的意思),午夜夢迴時捫心自問:自己就要這樣子度過半生了嗎?

於是,有一些年輕人毅然決然回到家鄉,或者從事小農,或者開個小店,或者幫忙營造社區,甚至設法自給自足……他們可能都賺不了大錢,但是一來生活的花費和慾望都降低了,二來做的是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比起大富大貴、揮金如土的人,他們仍然算是比較「貧」的,但他們一點也不「窮」:因為他們非但不是無路可走,反而是走在自己嚮往的康莊大道上,如果問他們現在的生活是不是比以前快樂,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值得思考的問題來了:是做自己不喜歡的事賺很多錢比較好呢?還是做自己喜歡的事賺不多的錢比較好呢? —不管你怎麼回答,請千萬不要騙自己「等我賺了足夠的錢再來做自己喜歡的事」,別忘了,你未必有那個時間,更未必還會一直有那個心。3

不居功、不受賞的屠羊說

最後來看一個比較沒有名氣,但更有智慧的人的例子:

楚昭王逃亡的時候,屠羊說(讀音悅,就是一個負責宰羊的人,名字叫做說)也跟著他一起流亡。

等到攻打楚國的吳國軍隊退走之後,昭王回國封賞那些共患難的功臣,名單中也包括屠羊說在內。

屠羊說卻對來封賞的使者說:「大王逃亡的時候,我就放棄了屠羊的工作;現在大王回國了,我也恢復了屠羊的職位,幹嘛要封賞我呢?」

使者說:「你跟著大王流亡,也很辛苦啊,就算接受一點封賞,並不過分嘛!」

屠羊說回答:「大王逃亡,不是我的罪過;大王回國,也不是我的功勞。所以我不會受處罰,也不接受封賞。」

使者回去報告昭王,昭王就下令屠羊說來見他。

使者又來到門口了,屠羊說卻說:「根據楚國的法律,要有大功受重賞的人,才能晉見大王。當吳國的軍隊侵入我們的首都的時候,我的智慧不足以保住大王,我的勇氣不足以嚇退敵人,就算我跟著大王,也是因為怕被吳軍殺死才逃亡的。我半點功勞也沒有,怎麼可以不顧國法而去見大王呢?」

使者「沒法度」(臺語,沒辦法),只好再去回覆昭王。

昭王聽了以後,對司馬子綦說:「這個屠羊的人,地位雖然很低,講的道理卻很不凡,你去把他找來,我給他個卿相做吧!」

司馬子綦奉命去見屠羊說,得到的回答卻是:「卿相的地位,當然比我屠羊的地位要高貴多了;萬鍾的俸祿,也比屠羊的收入要高得多。但我只是個會屠羊的人,給我這麼高的位子、這麼多的俸祿,到底要我做什麼呢?」

這個故事也告訴了我們:在追求金錢的道路上,除了要知足,更要有自知之明。突然給了你很高的位子、很高的待遇,當然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但這時候一定要冷靜下來想一想:為什麼人家給我這麼多錢?給我這麼高的位子?那是不是相對的也對我有很高的期望、很多的要求?那我有沒有把握一定做得到?為了要做到我會不會把自己弄得很辛苦?這麼辛苦的代價真的值得我付出嗎?萬一我達不到目標、讓人失望,我現在得到的位子和待遇會不會「轉眼就成空」?

臺語有一句話:「沒那個尻川(屁股),就不要吃那個瀉藥。」雖然有點粗鄙,卻非常傳神,這個社會多少人的失敗,不是因為不夠努力,而是因為自不量力。職位帶來金錢,職位也帶來負擔,如果你不能「勝任」,你就無法「愉快」,而這是再多的金錢也無法彌補的。

舉個最常見的例子:你很羨慕臺積電的工程師嗎?聽說賺好多好多的錢哦。但我所認識的臺積電工程師,每一個都是用「爆肝」在換取他們的高收入、好生活……沒錯!他們絕對不是貧困的人,但他們到底有多少人真的覺得快樂,那可能是個大大的問號。

有一位大企業家,看到有一個人在海邊釣魚,就忍不住跟他說:「你這樣釣魚太沒有效率了,你應該用漁網捕魚,賺了錢之後去買一艘小漁船,然後逐漸發展、擴大,最後你可能擁有一個遠洋船隊,建立起自己的漁業王國……」

「然後呢?」釣魚的人抬頭看了他一眼。

「然後你有了很多的錢,就可以退休過好日子,悠閑地到海邊去釣魚了呀!」大企業家說。

「可我現在不就在做這件事了嗎?」釣魚的人回答,繼續凝視著平靜的海面。

這是一個很有名的故事,這個故事也不是要大家自甘於平凡甚至貧困,而是應該先努力積累自己的能力,然後再去追求能夠勝任而且符合理想的工作,不是靠運氣、靠關係而是靠實力在「江湖」中闖蕩。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尤其不能失去原則,讓自己的人格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調,像那些原本要「為民喉舌」,如今卻「身陷囹圄」的立委們,就是最強烈的警惕!

而在得到足夠維持生活的金錢之後,也不應該用來向別人炫耀,而是盡量知足、低調,如果能用多餘的金錢來幫助別人,那當然更有意義;而不讓自己的人生淪為對金錢無止境的追求,那更是時時都要在腦中響起的一句警鐘。 「我沒有很多錢,但是我很快樂。」在現代資本主義的社會中,你要是有自信說出這句話,就是贏家!

煩事問莊子:苦苓的莊子讀書筆記

(本文摘自苦苓著《煩事問莊子:苦苓的莊子讀書筆記》,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如何面對失敗?專家:請先稱讚自己

樹懶式哲學:相信自己 樂在其中

該辭職嗎?以自己喜歡的方式過一生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