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為惡」谷歌已背叛創建初衷嗎?

「切莫為惡」這句名言是谷歌公司原始版《行為守則》的第一句話,今天看來像是公司發軔階段帶了點雅趣的遺風,當年用蠟筆著色的谷歌商標仍然傳達活潑歡快、理想主義的創業精神,如今卻感覺恍如隔世。當然,指控谷歌蓄意作惡並不公平,可是世事不應以惡小而為之,谷歌和其他科技巨頭近年來的某些作為,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佩吉(Larry Page)與布林(Sergey Brin)還在史丹佛大學念研究所的時候,開始有了創辦谷歌的夢想,那個時候兩人很可能未曾料想到,他們擁有的這個閃閃發光的搜尋引擎簡直是一顆知識蘋果,有朝一日竟然把別人逐出天堂(這幾年谷歌有多位高階主管就是因為身陷各種醜聞,最終遭趕出公司)。他們也預料不到谷歌總部(Googleplex)日後會冒出那麼多讓人尷尬的事情:谷歌精心設計的演算法,會在搜尋結果最關鍵的第一頁剔除谷歌的競爭對手;谷歌旗下的影音分享平臺YouTube,竟然出現土製炸彈的教學影片;谷歌販賣廣告空間給俄羅斯間諜,允許他們利用這個平臺散播假消息,並操縱二○一六年的美國總統大選;谷歌為中國量身訂做可用的搜尋引擎,以便審查令執政當局不悅的搜尋結果。《紐約時報》揭露谷歌前任執行長史密特(Eric Schmidt)以不當手段影響某智庫的反托拉斯法政策立場,這家智庫同時接受史密特的家族基金會和谷歌公司贊助。《紐約時報》指出他竟然施壓開除智庫的一位政策分析師,因為對方膽敢揣測谷歌公司是否涉及違反競爭的實務(史密特否認此事)。這則報導刊出之後幾個月,史密特辭去他在谷歌母公司字母控股的執行董事長職務;二○一九年五月,他又宣布將完全退出字母控股公司董事會。

這一切可能算不上惡行,但絕對令人憂心忡忡。

谷歌真正的罪惡,可能單純是狂妄自大,這點也是許多規模龐大的矽谷公司的通病。谷歌的高層一直希望公司規模夠大,這樣才能任由它訂規矩,而這正是谷歌墮落之處,也是那麼多科技巨頭栽跟頭的原因。可是本書不僅要討論谷歌一家公司,而是探討當今最有勢力的一些公司如何分裂我們的經濟、敗壞我們的政治進程、混淆我們的心智。儘管谷歌仍然常常被當作科技業的典型代表,不過本書也將討論FAANG的另外四個成員,也就是臉書、蘋果、亞馬遜、網飛,還有其他的平臺巨人,例如優步(Uber),這些科技公司都已經在各自的領域中攻下領先地位。我也會略為談談一些老牌公司(從IBM到通用汽車)如何演變,以因應眼前這些新挑戰。另外我還要探討新一代中國科技巨人的崛起,他們的勢頭之旺,連FAANG也不敢企及。

雖然矽谷和其他地方有很多公司都可以為數位轉型的優缺點現身說法,不過我們正在經歷的這一場波瀾壯闊的數位轉型,最主要的受益者非大型科技平臺公司莫屬。這些公司以資訊作基礎的經濟,取代了十九、二十世紀的工業主義,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特色。

這當中有無數意涵,我會探索其中的大部分,而且泰半是透過谷歌的故事來闡述;這家公司已經成為整個科技業更廣泛變遷的標竿,畢竟它在大數據、目標式廣告(target advertising)都是先驅者,而它所代表的監控資本主義類型,也會納入本書探討的對象。谷歌在臉書之前就已遵從「大破壞」(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的精神,而且時間比臉書早多了(譯按:「大破壞」是塔普林同名著作的中譯書名)。

切莫為惡:科技巨頭如何背叛創建初衷和人民

(本文摘自拉娜.福洛荷著《切莫為惡:科技巨頭如何背叛創建初衷和人民》,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上天堂或下地獄 金融工具是把雙刃劍

央行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各國承受壓力大不同

從以色列創業視角看台灣 一無所有更能創新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