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密到家!蘋果獨特的「黑箱」作業

蘋果的產品研發向來保密到家,即使自家員工大多一樣蒙在鼓裡。保密的目的是要加強聚焦,協助工作團隊追求卓越,也減少研發走漏的機會。

蘋果員工要是想跟同事講自己在做的專案,一定要有「解禁」(disclosed)的資格,或是徵得公司准許可以和人提起,而他對話的同事一樣要有「解禁」的資格。在雙方同具解禁資格的狀況之外,蘋果員工是不准跟任何人提起他們在做的專案,同事、朋友、配偶都包括在內。

「我絕不跟我團隊裡面應該做什麼事的人說他應該做什麼事,」馬克.麥諾(Marc Minor)以前在蘋果的行銷部門做過事,他說,「我不可以提產品的名稱,我不可以提代號。而且,除非你講話的對象知道代號是指什麼,你跟人提代號也沒用。」

蘋果的解禁制有助於排除分心的雜事,讓員工可以心無旁騖去和產品最小的細節糾纏。「這樣一來,你這個人應該專心做什麼事情就簡單明瞭了,因為其他的事情你啥也不知道。」有個在蘋果當過工程師的人跟我說,「谷歌給人一種感覺,公司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每一個人都知道公司裡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在做內部測試,每一個人都在對內部測試提意見,這樣的結果就是權責沒那麼以個人為限,但在蘋果,你只知道你手上在做的這一件事—你只要管這一件事就好。」

或者換成高德斯坦的說法:「他們被關在各自的筒倉裡,這樣專家才能當他的專家。」

除了加強聚焦,蘋果由於有這樣的保密制度,推出新產品時也更教人驚喜。而「驚喜」這條件,每年要把媒體和蘋果迷吊上兩次胃口:一次是新的iPhone 機型介紹,一次是蘋果的「全球開發者年會」(World-wide Developers Conference),簡稱WWDC,焦點在如何以蘋果作業系統為基礎再作開發。

蘋果的行銷和宣傳團隊在這兩件大事之前一個禮拜,會進駐「黑箱」(black site),那是特區似的一棟建築,窗戶密不透光,專供蘋果審核、翻譯新產品的行銷材料。不管是哪裡用得到的材料,不論實體店、廣告看板或是線上,都在這處「黑箱」裡準備妥當。之後,大戲上場。麥諾對我說:「全都在庫柏提諾(Cupertino)的一棟小建築裡做好,大家關在裡面埋頭做大事,」也說到後來他發覺這樣子保密不是白費工夫。「他們控制訊息的功夫是該誇一下,」他說,「搞行銷的人,控制訊息就是一切。」

蘋果員工要是洩漏新產品的訊息,甚至秀出已經宣告的產品預覽,都會被開除。布魯克.彼得森(Brooke Amelia Peterson)到蘋果的辦公園區去看她擔任硬體工程師的爸爸肯.鮑爾(Ken Bauer),之後她在YouTube 貼了一段影片,裡面有鮑爾宣佈蘋果當時還沒推出的iPhone X。犯這樣的大忌,代價慘重啊。

鮑爾跟我說,彼得森本來就是攝影機從不離身的孩子。所以,女兒對著手機拍的時候,他一時也沒發覺有什麼不對。「看她拿出攝影機,沒錯,是該要她關掉,跟她說這樣做恐怕不太好, 」他說,「可是,就好像你的孩子愛棒球愛得要死,每天都戴棒球帽,你看習慣了,根本什麼也不會多想。」

彼得森一貼出她的影片,影片便開始瘋傳,蘋果裡的人也注意到了。「忽然間,早上八點吧,我接到蘋果安全部門打來的電話—『喂,有問題囉,』」鮑爾跟我說,「同一時間我的上司也傳簡訊過來了。」

彼得森刪掉了影片,只是轉發的還在四處傳。鮑爾想把轉發出去的都刪掉,但沒辦法。網際網路自有主張。「就好像五雷轟頂,」鮑爾跟我說,「事情有多嚴重我馬上就懂了。那一刻我就曉得我在蘋果大概完了。」

鮑爾之後和蘋果安全部門談話,坦承錯全在他,也想說服他們他絕不可能再犯。「過了約莫一天判決才下來—『好啦,你走吧。』」他說,「警衛押著我出辦公室,就這樣,完了。」鮑爾很快覓得新職—一部分要歸功於他對女兒影片爆紅的反應不慍不火—也看似還能隨遇而安。他說:「我對他們沒有埋怨。」

這些條件—設計領軍的研發流程,聚焦,驚喜—合力把蘋果的旗艦裝置推上世人垂涎的產品巔峰。但同樣也是這些條件在拖蘋果的後腿,因為鍵盤打字、滑鼠點擊在轉向人聲講話、人手點劃之時,蘋果也遇上了劇變,震幅不下於谷歌那邊。

永遠都是第一天:五大科技巨擘如何因應變局、不斷創新、維繫霸業

(本文摘自艾歷克斯.坎卓維茨著《永遠都是第一天:五大科技巨擘如何因應變局、不斷創新、維繫霸業》,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老農哲學:沒有走過的是路 走過的才是人生

彭啟明:面對全球暖化要有一顆如海綿般求知的心

華為接班人 誰是下一個「任正非」?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