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才是AI經濟的最大輸家?

編按:誰會是AI經濟中的輸家?做工的人一定最吃虧嗎?沃夫森經濟學獎得主羅傑‧布特爾認為,那可未必!過去被認為是白領階級的勞工,像是秘書、檔案管理員,也在科技的進化下職缺遽減,甚至完全消失。工人階層則因為生活所需,而掌握了前幾代人未曾掌握過的能力,如以開車取代駕駛馬車,或者是透過Line或臉書傳遞訊息、掌握資訊等基礎的電腦能力。本文摘自其著作《AI威脅:未來,是演算法決定剝削你?》

評估無人汽車的應用範圍,和軍隊中使用機器取代人類的情況,可以為分析其它產業的就業前景提供有用的背景資料。在某些領域看來,這是類似炒作和過度吹捧的案例。但在其它領域,機器取代人類的可能性,比汽車和其它交通工具更高。而且就像軍隊裡的情況,人類在任何特定產業的工作類型都會有很大的轉變。

外界普遍認為,體力勞動的職業最能感受到機器人與AI的挑戰。但其實並非所有的體力工作都會受到嚴重的威脅。如前文所述,機器人的手動靈活度依然不佳,根據認知科學家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的說法:「經過三十五年的AI研究,發現到最重要的課題是『困難的問題容易解決,容易的問題卻難以解決』因此,在可預見的將來,許多技術成分較高的體力工作好像不太容易被取代,如水電工、園丁、建築工和裝潢工。

話雖如此,英國諮詢暨建築公司梅斯(Mace)的研究卻指出,到二○四○年以前,建築產業的二二○萬份工作機會中,將有六十萬份可以實現自動化。最近的報告顯示,那些挖掘道路找出供水、天然氣和汙水管線並維修故障的工人,最終可能會大量失業。由於英國政府已經投資二千五百萬英鎊用於研究微型機器人,而這類機器人可以沿著管線找出故障問題並進行修復。根本無須開挖道路,堪比地面上的微創手術。並且跟人體進行微創手術一樣,在管線內維修的機器人將由地面上的人類操控。

在工作複雜度較低的產業類別,人們認為有一個行業可能遭到大規模的淘汰——零售業。近來,有間名為「亞馬遜Go」(Amazon Go)的新商店在西雅圖開張,主打的設計理念是完全沒有店員服務,也不用排隊結帳。店內有一排排的攝影鏡頭和AI設備,監控顧客在店內時從貨架上取下的商品,顧客離開時再自動從他們的帳戶中扣除商品款項。基石創投(Cornerstone Capital)於二○一七年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這些技術可能讓美國淘汰約七五○萬份零售業工作,其中包含三五○萬名收銀員的職缺。

但不得不說,到目前為止,光憑零售商店人力精簡的跡象還無法讓人完全信服。例如,英國首位「導購機器人」法比奧(Fabio),在蘇格蘭連鎖超市馬吉奧塔(Margiotta)的愛丁堡旗艦店試用一週後即遭解雇。理由是因為它會讓顧客感到困惑。當客人詢問法比奧啤酒放在哪裡時,法比奧回答:「在酒精飲料區」。這個答案沒有錯,但卻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

零售業是值得關注的案例,不僅傳統的工作機會正在消失,就業性質也開始轉變。結帳人員的工作即將過時。但如果曾經做過這類工作的人,能在其它地方找到還不錯的工作,那麼失去這些枯燥、繁複的工作肯定不會讓人感到遺憾。與此同時,商店內部也有不同類型的工作機會。比如說,提供協助、指引和建議顧客購買什麼商品、哪些商品可以互相搭配、以及各式商品的特點。新型態的零售工作將更著重「人」的因素,需要更多的技能和知識。而枯燥繁複的工作則留給機器來做。

在供應鏈的上游,英國網路超市奧凱多(Ocado)也開始自我轉型,成為全球零售業者的批發供應商。奧凱多最近與加拿大食品雜貨企業索貝斯(Sobeys)簽訂合作協議,聯手推出網購業務。訂單將從多倫多地區一個自動化的倉庫進行撿貨,倉庫內並不會有太多人類的工作。電池機器人,是奧凱多商業模式的精隨。

請注意,機器人目前仍不擅長從貨架上撿選貨品。因此,自動化倉庫內現在使用一種「Jennifer Unit」的耳機裝置提供語音引導,由它告訴工人應該怎麼做。經濟學家提姆·哈福特(Tim Harford)認為,這代表未來可能即將發生更大的事情。正如他所言:「如果機器人在思想方面勝過人類,但人類在撿貨方面勝過機器人,那為什麼不用機器人的大腦來控制人類的身體呢?」

至於餐廳方面,我認為機器人可能永遠無法取代服務生的角色。雖然未來或許能夠協助洗碗的工作,但是與服務生互動是餐廳體驗的一部分,那與機器人互動是截然不同的事。

家事會被減輕,但不會消失

另一個看似受到嚴重威脅、但事實並非如此的體力勞務案例,是家務管理和各種家事服務。美國家用機器人大廠iRobot 出品的掃地機器人Roomba,可以清理地板,但僅此而已。雖然已經銷售超過一千萬台,但它們既不會整理茶几上的雜誌,也不會折疊毛巾或清理墊子。它們尚無法完成這些簡單的任務。

這一點尤其重要—— 因為AI的發展可能會帶動收入成長,進而釋放出對於各種家事服務巨大的潛在需求。但目前所有的跡象顯示,從事家務工作的會是人類而非機器。

這種前景,容易讓人聯想起過去的時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中產階級的大多數人,甚至包含文書職員和行政助理,通常至少會僱用一位家庭幫傭。隨著收入和地位的提升,僱用的傭人也就越多。女僕、管家、廚師、園丁、清潔人員和男僕等等。在真正地位顯赫的人物當中,就連傭人的數量以及其服裝華麗的程度,都存在著某種競爭的意味。

此處值得反思:關於家庭幫傭幾近消失的幾項經濟因素。其中,中上階級的收入因稅收減少、社會態度轉變也是一部分原因;此外,二十世紀的五○年代、六○年代及七○年代,許多節省勞動的設備進入家庭,如洗衣機、吸塵器和洗碗機,減少了人們維持家庭整潔的時間。

但其中一項主要的因素,必然是機械化讓工廠勞動生產率大幅提升的關係,使得勞工在家務之外就業的實際薪資增加。若想要保有勞工願意選擇家務工作的意願,雇主就得增加給予家務員工的薪資。但如果將來製造業和辦公室類型的工作,會大量的被機器人和AI取代。那麼過去這股促使勞工不願選擇家務工作的基本力量,可能會發生逆轉。

因此,縱使「階級之分」的世界已經一去不復返,家務工作仍有可能成為未來就業的主要來源。當然,目前許多人已經僱用某些類型的家務人員,特別是清潔工和保母,儘管他們只是兼職,而且通常居住在外面。但未來可能會有進一步的變化。現今富裕的中產階級,最缺乏的是時間而非金錢。他們可以輕易僱用至少一名家務幫傭以及添購幾台家事機器人。也許是不定期進駐在家中的兼職人員,來完成一連串的家事服務,包含採購、開車接送等。同時,收入最高的族群就會像以前一樣,很可能以家中隨從人員的數量和服裝華麗方面,展現地位、相互較勁。

其實最容易受到機器人與AI威脅的工作類型,並不是經常提到的體力勞務。在基層崗位,機場櫃台的登機人員可能會面臨職場淘汰;在高階管理崗位,基金管理的許多工作可以交由AI應用程式。二○一七年,規模龐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解聘了七名基金經理,並將他們原本管理的數十億美元的資金轉移至「系統化主動股票團隊」(Systematic Active Equities),這是該公司內部一個以電腦運作的量化投資單位。

房地產估價師,同樣將面臨恐遭AI取代的風險。顯而易見的,AI可以更快速、更便宜且更精準地執行任務。這點非常重要。在美國,房地產估價業務每年價值一二○億美元,聘請約八萬名房地產估價師。

同樣地,日常的法律工作現在可以由AI來執行。請注意,這些趨勢並不表示會降低成本,使過去賠本的法律案件變得更具可行性。這會需要資淺律師先設置訴訟的初步階段,好讓AI應用程式能以正確的方式運作。

另一個易受影響的例子根本不是體力勞務,而是翻譯和口譯工作。起初,數位翻譯服務不過是件無需認真看待的事情。其實目前基本上情況依然如此,但該領域進展非常快速。即使數位化翻譯尚未達到許多人認可的水準。不過很快地,將來只要點一點滑鼠,就可以把任何事物翻譯成任何一種語言。並且翻譯的準確度非常高,甚至超越大多數人類譯者的能力。

請注意,即使翻譯功能持續改良且日常翻譯工作皆由機器完成,仍然會有人以語言專家為職業,但這類工作將擁有高度的專業性,且大部分的工作內容會涉及監督並改進以AI運作的翻譯和口譯服務。但與目前從事翻譯和語言服務的人數相比,這些頂尖語言專家的人數會少很多也實屬必然。

讀者或許會以為面試求職者是人類獨有的活動。但事實上,在技術先進的公司裡,尤其是金融領域,這類面試活動現在大多由某種形式的AI來完成。幾十年來,大公司的求職者必須接受自動化的線上測試。第一階段的篩選工作是在沒有人為干預的情況下進行。然而,現在越來越多面試活動透過電腦執行。可想而知,將來為了通過AI模式下的應徵面試,求職者會使用AI來準備自己的應答方式。一家名為Finito 的金融科技新創公司,即是使用自家的AI來指導求職者。 在中國,AI正用於協助網路審查,從而減輕審查人員日益增加的負擔。機器顯然非常擅於辨識色情內容,所以審查人員無需花太多的時間在這部分上。可以騰出時間來專注於其他更重要的內容。比方說,審查那些對共產黨或主席習近平表達不滿的言論。

(下一篇:沒有免費的機器人 人類仍擁有相對優勢)

AI威脅:未來,是演算法決定剝削你?

(本文摘自羅傑‧布特爾著《AI威脅:未來,是演算法決定剝削你?》,好優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臥底經濟學家:政府為什麼一定要救銀行?

不舒服的經濟艙 都是故意設下的圈套

為什麼巴菲特看壞的比特幣會爆紅?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