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確定性來襲 波動是投資者的朋友?

編按: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如何預測?如何決策?知名經濟學家約翰‧凱與莫文‧金恩,提出「極端不確定性」概念,清楚地分析我們在面對未知的未來時,可能犯下的錯誤與避免的方法。

班傑明.葛拉漢(Benjamin Graham)或許是第一位、也是最受推崇的投資大師,他是巴菲特的恩師。約一個世紀以前,他闡述了一個觀點:對聰明的投資者而言,股價的隨機性是優點,而不是問題。葛拉漢把市場比喻成多變的「市場先生」,每天都會隨機提出買賣的提議。在第5 章中,我們提到巴菲特用棒球這麼比喻:「你站在本壘板上,投手對你扔出四十七美元一股的通用汽車!三十九美元一股的美國鋼鐵公司!沒有人會說你這明明是好球怎麼沒揮棒。」他強調,你根本不需要揮棒。

這個比喻假設投資人有能力辨識估價過高及估價過低的股票,葛拉漢和巴菲特都特別精通此道。但葛拉漢也特別提過並讚揚「定期定額法」(dollar cost averaging)的好處,也就是說,即使投資者對股票估值原則或公司的基本面一無所知,他只要定期定額投資市場也能獲利。即使沒有任何意圖,或不懂投資策略或公司行為,這個系統也會在價格低時買進較多的股票,在價格高時買進較少的股票。

這種因應市場波動的方法,與過去半個世紀主導金融理論的傳統觀點恰恰相反。傳統觀點把風險和波動當成同一回事看待,並回避價格波動的證券。套用巴菲特的說法:「波動性幾乎普遍被當成風險指標。這種教學假設雖然讓教學變得更容易,卻大錯特錯。」 同樣,多角化投資的好處,在於投資報酬分配中有隨機性。

偶爾有人會問我們:「把某種投資排除在投資組合之外,有什麼成本?」例如,有些投資者的投資原則是不買菸草公司或武器公司的股票。面對這種問題,我們的答案一定是:「我不知道。」如果我們確實知道,我們要麼就會把那種股票從投資組合中剔除,要麼只投資那種股票。

我們確實知道,多角化降低了參考敘事無法實現的風險(這裡的參考敘事可能是可靠的應急基金、退休保障、大學捐贈基金的持續成長)。 照字面意義來看,效率市場假說暗示著索羅斯、巴菲特、西蒙斯的投資成功是不可能的。奈特知道極端不確定性會帶來盈利機會,索羅斯、巴菲特、西蒙斯等人所累積的驚人財富,證明了奈特的觀點是正確的。事實證明,效率市場假說很有啟發性(也是不可或缺的模型),但不是真的。

巴菲特可說是史上最成功的投資者,他很清楚這點。談到效率市場假說的支持者,巴菲特寫道:「他們說市場通常是有效率的,那樣講是沒錯,但他們因此推論市場隨時都有效率,那就錯了。這兩個主張的差異可說是天差地別。」 對巴菲特來說,此差別的價值為七百億美元─而這七百億美元,正是他善用奈特的深度洞見(指出極端不確定性與冒險進取精神之間的關係)所贏得的獎賞。

(下一篇:極端不確定下做決策 如何運用「集體智慧」)

極端不確定性:為不可知的未來做決策

(本文摘自約翰‧凱、莫文‧金恩著《極端不確定性:為不可知的未來做決策》,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杜邦掀起的管理會計革命

為了資金周轉 意外誕生於義大利的簿記制度

柴契爾夫人說法 掩蓋國家發行貨幣能力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