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皮克斯動畫 艾德:當年若沒有賈伯斯 不可能存活

編按: 皮克斯∕迪士尼動畫總裁艾德‧卡特莫爾分享,身為一個「無中生有」、光靠創意而創造出百億美元產值的企業經營者,當遇到公司出現阻礙創造力的力量時,可以採取某些步驟保護創意及如何面對問題時如何解決。以下摘自其著作《創意電力公司:我如何打造皮克斯動畫》。

一九九○年開始,大約是我們搬到位於柏克萊北邊的里奇蒙角(Point Richmond)倉庫區的混凝土大樓那段時間,我們開始全心投入創意工作,替彩登特(Trident)口香糖和純品康納柳橙汁製作動畫廣告,並幾乎馬上就因具創意的內容獲獎,同時我們也繼續磨練技術和說故事的技巧。問題是,公司依舊入不敷出,一九九一年,我們裁撤了超過三分之一的員工。

一九八七年到一九九一年之間,賈伯斯忍無可忍,三度試圖賣掉皮克斯,然而他從來沒辦法真正割捨掉我們。微軟提議以九千萬美元買下我們,他沒有接受。賈伯斯想要一億兩千萬美元,他認為微軟的提議不只是侮辱,更證明他們不值得擁有我們。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工業與汽車軟體設計公司艾利亞斯(Alias)以及視算科技。賈伯斯向有興趣的買家開出很高的金額,而且寸步不讓。我漸漸認為他尋求的其實不是退場策略,而是外部驗證。他的理由是,如果微軟願意開出九千萬美元,那一定值得留下我們。不過他這個舉動讓我很難受,也有很深的無力感。

沒有賈伯斯,皮克斯不可能存活,但是那些年,我不止一次懷疑,有賈伯斯在,我們能不能生存。賈伯斯傑出能幹、鼓舞人心,能夠深入分析我們遇到的任何問題。但是他也很難相處,他瞧不起別人、自視甚高,還會威脅、甚至霸凌別人。從管理的角度來看,最令人擔憂的也許是他缺乏同理心。當時他根本無法從別人的角度看事情,完全沒有幽默感。在皮克斯,我們向來有很多愛開 玩笑的人,我們相信工作就是要開心,但賈伯斯完全不懂我們的玩笑。他開會向來不讓其他人發言,總是一個人滔滔不絕、長篇大論。有一次,我們準備和迪士尼高層開會,他提醒我們千萬要「聆聽,不要說話」,因為實在太諷刺,我忍不住說:「好的,我會盡量克制。」在場每個人都笑了,但是他沒有露出一絲笑容。我們走進會議室之後,賈伯斯整整一個小時都是場內的焦點,幾乎沒讓迪士尼的人說完一句話。

這時,我和賈伯斯相處的時間已經夠久,知道他不是天性不敏感,只是他還沒有想出如何讓大家看到那一面。有一次,他在盛怒之下打電話給我,說他拒絕發放薪資,我也氣得回電給他,警告他不能這樣做,他的態度才軟化。這可能是我職業生涯中唯一一次氣到用力摔門。即使後來皮克斯增值一倍,賈伯斯還是說我們一文不值。我愈來愈疲倦,甚至考慮辭職。

不過,在經歷這些試煉時,一件有趣的事發生了。賈伯斯和我漸漸找到共事的方法,也慢慢了解對方。還記得賈伯斯買下皮克斯之前,我問他如果有人和他意見相左,他會怎麼辦。他當時的回答自私到可笑的地步,他說他會繼續解釋他為什麼是對的,直到對方明白為止。諷刺的是,這很快變成我用在賈伯斯身上的伎倆。如果意見分歧,我會說明我的理由,但因為賈伯斯腦袋轉得比較快,他經常駁倒我的論點,所以我會花一個星期整理想法,然後再去跟他解釋一遍,他可能再次駁斥我的觀點,但是我會繼續回去解釋,直到以下三種情況之一發生:
第一,他會說:「哦,好吧,我明白了。」然後給我我要的東西;
第二,我發現他是對的,便停止向他遊說;或是
第三,我們的爭辯沒有結論,遇到這種情況,我會直接按照我的想法去做。

如果出現第三種情況,賈伯斯從來沒有質疑過我。他雖然堅持己見,卻也尊重熱情。他似乎認為如果我那麼相信一件事,那件事就不會完全是錯的。

創意電力公司:我如何打造皮克斯動畫

(本文摘自艾德.卡特莫爾、艾美.華萊士著《創意電力公司:我如何打造皮克斯動畫》,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企業為何要養「懶螞蟻」?統一集團這樣做

成功不代表沒問題!企業要打造「智慧型失敗」

台灣企業離百年有多遠?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抽iPhone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