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赤字迷思 掌握拜登經濟白皮書

編按:國家赤字繼續擴大,政府會破產嗎?社會福利會因為政府沒錢,在未來一一消失嗎?美國現代貨幣理論專家、民主黨拜登競選團隊經濟政策白皮書起草人史蒂芬妮、凱爾頓,在新書《赤字迷思:現代貨幣理論和為人民而生的經濟》提出耳目一新的經濟政策。書中破解一般對政府赤字的六大迷思,包括:政府應該像家庭一樣收支平衡、赤字是過度支出的證據、政府赤字使我們每個人都被債務追著跑、赤字排擠了私人投資,讓我們變得更窮、貿易逆差代表國家輸給順差的國家了、社會安全和醫療保險等福利制度,財政上無法永遠支持等。

首先,我質疑聯邦政府應該像家庭一樣計畫預算。或許沒有任何迷思比這樣的想法更有害。事實是:聯邦政府並非家庭或民間企業。那是因為山姆大叔擁有我們其他人所沒有的東西:發行美元的權力。山姆大叔不需要先有錢,再花錢,雖然我們一般人必須如此。我們可能會帳單如山,山姆大叔卻不用面對付不起的帳單。山姆大叔永遠不會破產。我們或許會。當政府試圖像家庭一樣管理預算時,它會錯失利用主權貨幣的力量來大幅改善人民生活的機會。我會以現代貨幣理論來說明,聯邦政府並不依賴稅收或舉債來為其支出提供資金。對政府支出最關鍵的限制是通貨膨脹。

第二個迷思是赤字代表超支。這是一個容易得出的結論,因為我們都聽過政治人物抱怨說,有赤字,表示政府亂花錢。這是個錯誤。的確,如果支出超過稅收,政府的帳簿就會有赤字。但到這邊,故事只說了一半。現代貨幣理論用一些簡單的會計邏輯來將另一半補齊。假設政府為經濟支出了一百美元,但僅收取九十美元的稅收,中間價差被稱為政府赤字。但是,還有另一種方法可以理解這種價差:山姆大叔的赤字為別人創造了盈餘。如果,政府負債十元,在其他地方就多了十元。問題在於政策制定者帶著偏見。他們只看到預算赤字,但卻錯失了另一方面相應的盈餘。而且,由於許多美國人也沒辦法看清,所以他們最終還以為預算平衡很好,儘管這可能表示他們要從口袋裡掏出錢來。政府的確有可能花太多,赤字可能過於龐大。但是,過度支出的證據是通貨膨脹,並且大多數時候,赤字往往不足而並非過多。

第三個迷思是赤字代表債留子孫。政治人物常常端出這個理論,宣稱如果支出太多,我們就毀了子孫的未來,使他們背負著最終不得不償還的沉重債務。雷根(Ronald Reagan)是造成這種迷思的人。但是,就算是柏尼‧ 桑德斯參議員(Bernie Sanders)也曾經說過和雷根類似的話。桑德斯說:「我很擔心債務。這不是我們應該留給子孫的東西。」

儘管此論述聽來很有說服力,但卻缺乏經濟上的邏輯。歷史證明了這一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例高達一二○%。但是,這也是中產階級萌發和擴張的時期,家庭實質所得中位數顯著提高,下一代享有更高的生活品質,又沒有高稅率的負擔。實際情況是政府赤字並不會迫使經濟負擔轉嫁給未來的人口。增加赤字並不會使子孫後代變得更貧窮,減少赤字也不會使他們變得更富有。

我們要解決的第四個迷思是:赤字是有害的,因為赤字會擠壓民間投資並削減長期經濟成長。這個迷思大部分由沒有自知之明的主流經濟學家和政策狂熱者散布。它基於錯誤的假設:為了彌補赤字,政府必須與其他借款人競爭,以獲取有限的儲蓄。他們以為政府的赤字吃掉了一些本來可以用於促進長期繁榮的民間投資。我們將看到為什麼反過來說才對:財政赤字實際上增加了個人儲蓄,並可以更輕易吸引民間投資。

第五個迷思是,赤字使美國依賴其他國家。這個迷思會讓人以為,因為中國和日本持有大量美國債務,所以對我們有巨大的影響力。這其實是政治人物有意無意散播的不實,通常拿來當作藉口,好把迫切需要資金的社會計畫擱置一旁。有時候,這些人還把這個迷思比喻成不負責任地使用外國信用卡。這樣的理論忘記了其實美元並非來自中國這樣的事實。美元來自美國。我們並沒有真正向中國借錢,而是向中國提供美元,然後允許中國在美國財政部這種安全、付息資產的框架下,使用美元交易。這完全沒有風險,也沒有危害。如果我們願意,幾個簡單的按鍵,就可以立即償還這些債務。把我們的未來抵押給外國人也是一個錯誤的觀念,那其實是不了解主權貨幣實際上是如何運作的,或者出於政治目的而故意誤解。

第六個迷思是,社會福利把我們推向長期的財政危機。在此迷思下,罪魁禍首通常是社會安全保險、醫療保險(Medicare)和醫療補助。我會證明為什麼這種思維方式是錯的。舉例來說,政府完全沒有理由刪減對社會安全保險福利的支出。政府永遠能夠履行對未來的義務,因為它的錢永遠不會用罄。立法者不應該爭論法案的貨幣成本,而是應該比較誰的政策最有可能滿足全體人民的需求。資金永遠都在那裡。問題是要用這筆錢買些什麼? 不斷變化的人口結構和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才是對現有資源帶來壓力的真正挑戰。隨著嬰兒潮世代慢慢退出勞動市場,我們要確保我們正在盡一切努力來管理資源,並發展更永續的生產方式。但是,在社會福利支出上,我們總是有能力兌現對現役退休人員以及即將退休人員的承諾。

在充分探討這六個迷思,並以有力的證據予以反駁之後,我們將考慮社會上確實存在且真正重要的赤字。我們面臨的真正危機與聯邦赤字或人民應享的福利無關。美國有二十一%的兒童生活在貧困之中,這是一個危機。我們的基礎建設被評為+D等級,這是一個危機。現代的社會不平等,竟然和十九世紀末的鍍金年代(America’s GildedAge)一樣,這是一個危機。自一九七○年代以來,一般美國工人幾乎沒有出現實質的薪資成長,這是一個危機。四千四百萬美國人背負了一‧七兆美元的學生貸款,這是一個危機。而且,如果到頭來氣候變遷加劇並破壞地球上的生命,我們最終將根本無法負擔任何事情,這也許就是最大的危機。 這些才是真正的危機。國家赤字不是危機。

赤字迷思:現代貨幣理論和為人民而生的經濟

(本文摘自史蒂芬妮.凱爾頓著《赤字迷思:現代貨幣理論和為人民而生的經濟》,如果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龐氏騙局與老鼠會 解密騙徒犯罪模式

穿梭人工智慧史的一次漫步之旅

掌握先機 IMAX的蛻變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