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邦掀起的管理會計革命

編按:像在閱讀故事書般,隨著故事脈絡、圖解,逐漸掌握經濟霸權的國家歷史變遷,並了解簿記、財務會計、管理會計、金融制度的發展及運作。以下摘自《大錢流:金錢的流動影響了歷史的變動,看記帳如何改變全世界,左右全球商業模式與金融發展》。

從法國逃出的「擅長數字」家族

在紐奧良的中心有一處名為「法國區」(FrenchQuarter)的區域,是在法國殖民時代所建立的。

至於祖國法國,則是在十八世紀末期爆發革命動亂。法王路易十六與王妃即將被處刑之際,有一家人勉強從法國逃亡至美國,他們在即將被送上斷頭台的千鈞一髮之際變裝逃出,收拾好行李之後,搭上破舊船隻離開法國。這艘破船航行到目的地的歷程,不僅耗費的時間比當年哥倫布橫渡大西洋更久,而且船長還弄錯行進的方向,最後抵達的地方也不是原本預定的紐約,而是其他地點。

這個歷經千辛萬苦總算抵達美國的家族──就是杜邦家族,總共有十三個人。

抵達美國的杜邦家族開始製造炸藥。他們注意到美國產的炸藥品質低劣,自歐洲進口的炸藥則相當昂貴。

「如果在美國製造、銷售高品質的炸藥,一定能夠大賣。」

他們選擇了威爾明頓(「如果在美國製造、銷售高品質的炸藥,一定能夠大賣。」Wilmington)做為炸藥工廠預定地,之後開始制定詳細的「成本計算、獲利模擬」計畫。這是對數字高度敏感的家族傳統。

確信會以炸藥事業獲利的杜邦家族在該地建設炸藥工廠,之後,隨著美國鐵路建設潮、南北戰爭爆發,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時特需,杜邦的炸藥事業發展遠超過當初預期,大賺特賺。

這個十九世紀以炸藥發大財的杜邦家族,到了二十世紀企圖朝事業多角化方向發展。除了研發女性適用的人造纖維絲襪之外,還不斷研發出釣魚用、網球拍線素材等相當「和平性質」的產品上市。

公司還有各式各樣的產品。如果福特是專精生產的公司,可口可樂是精於行銷的公司,那麼杜邦就是一家「擅長數字」的公司。

或許是因為有過差點被送上斷頭台的驚險記憶吧!杜邦家族對於財務始終採取「低調的態度」。杜邦除了大型收購的時期之外,從不依賴借款,而是選擇增加內部未分配盈餘,充實資產負債表中的「自有資本」,落實穩健經營。

公開提高ROI的杜邦公式

杜邦在數值管理的基本原則是,嚴格確認「各項事業的獲利性」。

完成這套數值管理框架的,是在二十世紀初就任董事長的皮耶羅.S.杜邦(PierreSamuelduPont)。

事實上在這位「擅長數字」董事長的經歷中,有著「美國管理會計源流」的痕跡。

如同前面第七章所提及的,科學管理法之父泰勒是在製造鐵路零件的強生公司擔任會計顧問。而出資這家強生公司的正是皮耶羅。他後來成為強生公司的董事長,並親眼見證了該公司精確的成本計算、會計系統。

因此皮耶羅在之後出任杜邦董事長之際,延攬了在強生公司中素有「數字魔鬼」之稱的約翰.拉斯科夫(JohnRaskob),成為自己的左右手。如此一來,「擅長數字」的董事長加上「數字魔鬼」的財務長搭檔就此誕生。

十九世紀初,當時走在時代尖端的鐵路公司成本計算、管理會計的思維模式,透過泰勒帶進強生公司,再透過購併移轉至杜邦。

「鐵路公司→強生公司→杜邦」,成為愛爾蘭移工哼唱的「鐵路會一直延伸下去喔,直到天涯海角」的管理會計版。

皮耶羅與拉斯科夫的「數字魔鬼」搭檔,與「部門情報」的建構有關。

他們將界線曖昧的公司內部組織,分成「黑色火藥、無煙火藥、矽藻土炸藥(dynamite)、銷售」四個部門,在計算各自的獲利性後,進行業績評估。

這裡指的業績評估,一般來說主要是獲利率與毛利率,但對於「數字魔鬼」搭檔而言,還是存在一些質疑。

由於公司是為了獲利進行「投資」,他們會認為「符合投資比例的獲利」很重要。於是由此誕生了「傳說中的」杜邦公式(R=P×T)。

在這個公式中所呈現的「資本」,指的是「投資規模大小」。究竟能從大規模投資中獲得多少利益呢?──表現出該數值的就是ROI(ReturnOnInvestment,投資報酬率)

杜邦公式就是將ROI(利益÷資本)分解為獲利率×周轉率。看到這個分解就知道,ROI是獲利率與周轉率相乘的結果,因此如果提高獲利率或是周轉率,ROI就會跟著上升。

杜邦公式呈現出來的是「獲利率與周轉率的相乘」,在思考商業模式之際是相當重要的提示。這套公式的重要性可以說超過會計,甚至可以說是經營的常識也不為過。

杜邦各事業部門針對各自的ROI、獲利率、周轉率制定目標。

資產型態龐大(=投資規模大)的事業,自然會要求需達到符合相應比例的「龐大利益」。

「賺到符合投資比例的獲利吧!」──從杜邦公式中透露出的訊息,確實傳達給各事業負責人。

事實上ROI的思考原本就存在於鐵路公司。為了賺得「符合投資規模比例的獲利」,究竟應該連結怎樣的路線比較適合?又或者,票價應收取多少?鐵路營運決策似乎就是以ROI進行判斷。而這個要素是從鐵路公司傳進杜邦的。

圖/漫遊者文化提供
圖/漫遊者文化提供

GM也引進杜邦公式

在杜邦,這套公式從一九一○年代開始使用,「一九一九年」將之圖表化後,有助於計畫制定的圖表系統也登場了。

由於杜邦是祕密使用這套公式以及圖表,完全對外保密。畢竟杜邦不可能特地教導競爭對手「對營運有幫助的工具」。

從這件事情就可以知道,管理會計是「內部使用」的會計,和「對外報告」的財務會計是不同的,因此很多時候,這份內容是絕對禁止攜出的「祕密寶典」。

當時的競爭對手只是因為營業額與獲利較前一年度高就沾沾自喜。而皮耶羅看到這樣的情況則是暗自竊喜「成功了」。

杜邦將各事業ROI設定為經營判斷的基本。就算眼前的獲利可預期,但如果ROI太低,杜邦就不會投資。此外,即使事業有盈餘但ROI很低,杜邦也有過直接結束該事業的前例。

如果只是想要賺快錢,可以只用「利益」當作判斷基準,但需要大規模設備投資的,而且要考量到長期發展的,ROI會是更適切的判斷標準。從組織角度而言,因為可以計算各事業的ROI,因此可以全權「委託」給各事業負責人。

這種讓分權管理變得可行的祕密絕招「杜邦公式」,並不是由杜邦公開,而是經過「令人意外的其他管道」傳遍全世界。洩漏這項情報的,是汽車製造廠通用(GeneralMotor,簡稱GM)。契機是,皮耶羅認為應該救助陷入經營危機的通用汽車,且成為該公司董事長。

通用汽車想超越領先的福特汽車,於是採取不斷擴大規模的戰略,但不久卻面臨經營危機。即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經濟繁榮期曾一度調整策略,經營危機仍重演,這時杜蘭特(WilliamDurant)卸下職務,由皮耶羅接手董事長一職。

皮耶羅將杜邦那一套事業部制帶進通用汽車,將之分成「大型、小型客車、卡車」等,並採用杜邦公式。通用汽車也藉此確保各事業部的獨立性,並進行數值管理。

【皮耶羅.S.杜邦】Pierre Samuel du Pont(一八七○∼一九五四,美國)
在化學產品製造公司杜邦(現在的陶氏杜邦〔Dow du Pont〕)擔任董事長。將杜邦公式的思維帶入管理概念中。

【利益率與周轉率】
在杜邦公式中揭露的「利益率與周轉率相乘」,成為商業界的基本公式。究竟是用獲利率賺錢,還是用周轉率決勝負呢?可以說是企業在考量商業模式時的原點也不為過。

大錢流:金錢的流動影響了歷史的變動,看記帳如何改變全世界,左右全球商業模式與金融發展

(本文摘自田中靖浩著《大錢流:金錢的流動影響了歷史的變動,看記帳如何改變全世界,左右全球商業模式與金融發展》,漫遊者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龐氏騙局與老鼠會 解密騙徒犯罪模式

穿梭人工智慧史的一次漫步之旅

掌握先機 IMAX的蛻變之路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抽iPhone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