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最佳投資時間嗎?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

我們無法預計投資市場的時機,但可以安排自己的投資時間。知道自己還有多少年退休,退休前每年能攢多少錢,你可以利用這樣的自知之明分散在市場的投資曝險部位。

我們在2009年夏天曾經說過,人們依然擔心股市,甚至是整個經濟形勢。次貸危機和經濟低迷導致3月份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了676.5點。即使經歷了極力反彈之後,納斯達克指數依然只有11年前的水準。對於很多人而言,未來的前景很不樂觀。

肥尾效應的出現不能成為我們拒絕使用生命週期投資策略的理由。但是讀者會說市場當前的價格太高了,那我們又如何回應呢?他們可能會說:「你不能要求我在市場即將崩潰時,利用槓桿投資吧!」

我們的第一反應是大家一定要有懷疑精神。我們無法預計市場究竟是會在底部盤整還是會反彈。說實話,我覺得其他人也做不到這一點。人們在買賣股票或者持股的時候,用的都是真金白銀啊。如果大家真的有一致的意見,認為明天股價會下跌,那麼大家都會在今天拋售票,今天股價就該跌了。

我們對於股票分析師分析投資時機的能力表示懷疑。人們總會高估自己的能力,認定自己對於何時該持股,何時該把資產轉換成風險更低的,諸如政府債券這樣的投資標的非常有把握。但,本書可不是教大家低買高賣,而是希望指導大家分散時間投資賺錢。

我們無法預計投資市場的時機,但可以安排自己的投資時間。知道自己還有多少年退休,退休前每年能攢多少錢,你可以利用這樣的自知之明分散在市場的投資曝險部位。

由於我們的分散投資策略不依賴於「股票定價錯誤」這樣的假設,按照我們的策略投資的人彼此之間,並不存在競爭關係。另外,短線操作者與我們形成鮮明的對照,他們應該要為此感到擔心,因為市場上存在著一種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他們打敗的人。如果今天的價格過高,會有人想著去放空。套利者和對沖基金一直致力於將短線操作者擠出市場。由於他們具備調整市場的能力,我們傾向認為市場是隨機漫步的。

羅伯.席勒(Robert Shiller)的研究促進我們思考。1996年,席勒在聯準會(Federal Reserve)說明股票估值過高。他將圖4-3呈現給大家。該圖的數據截至1999年,表明歷史股票數據顯示,當前本益比和股票未來十年的報酬之間,呈現負相關的關係。

圖/樂金文化提供
圖/樂金文化提供

市場總體的本益比體現了股票總價值和總收益之間的比重。本益比為20意味著對於每20美元的股價,公司對應有1 美元的收益。當股價和收益的比例較低時,比如就是5:1,未來十年股市的投資報酬比本益比至少為20的股票更高。席勒偏愛的測量市場本益比的方法(我們也採用了),主要是比較股票當前的價值和過去十年時間裡的平均報酬。席勒在聯準會作證時,本益比盤旋在25.9左右。席勒之所以在聯準會發表證言,是因為他擔心市場可能會下跌。結果,未來十年股票平均報酬停留在讓人驚訝的 9% 這樣的水準。截至1999年,本益比已經上升至40.6,這個數值已經超過了本圖右上角的極限。 在這一點上,出現了席勒所謂的雞小場景(chicken little scenario;編按:指毫無根據的去相信災難即將發生),當時未來十年中發生了2001年的網路經濟泡沫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機,這十年期間股票投資的平均報酬是-1.99%。席勒所謂的「非理性繁榮」應驗了。

從歷史的數據來看,高本益比無法保證股市會大跌。我們在分析數據時發現,當本益比為25時,人們依然看好股市,認定能夠獲得差強人意的3% 的平均報酬。相反,當本益比較低時,比如本益比為8時,調查顯示,股票投資的年化報酬應該是13%。

認可席勒本益比觀點的人,已經提出很多市場擇時的簡單策略。當本益比低於15 的時候,就應該買入持有股票,當本益比超過15 的時候,就應該拋售股票,持有債券。*席勒的實證主義分析已經讓像我們這樣的懷疑論者,開始相信把握市場投資時機的策略了。

我們在決定預測投資時機前,這類投資策略有個問題擺在面前,就是它們犧牲了分散時間投資策略的價值。如果你認可席勒的觀點,你認定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的確,是有辦法做到這一點的。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提倡你利用當前和未來所有財富的總額,在退休前按照設定的投資比例進行投資,薩繆森比例是多少要確定下來,在大多數情況下是 83%。薩繆森比例是按照你的個人風險偏好,以及對股市未來的報酬預估而確定的。在本書第7章中,我們會幫助大家量化對待風險的態度。到目前為止,我們依然按照常見的 83% 的比例來計算,因為這是對於大部分典型的風險趨避型客戶所設定的,他們通常會認為過去和將來差不多,相關的市場風險和報酬應該保持不變。這裡的目標是個常數,因為我們已經設定,投資者的風險偏好不會有太大的差別,他們對於未來股市的報酬預期也會差不多。

如果我們接受了席勒的觀點,對市場的預期應該各不相同,因此,按道理也應該有不同的投資比例目標。只要將比例設定為本益比的函數,就可以按照本益比來調整投資比例。選定了本益比的區間(以及對應的股市投資報酬)後,我們發現,把最終投資比例目標保守的設定為 83%的投資者在本益比較低時,會增持股市投資,而當本益比高的時候,就會減持股市投資。具體的結果如表 4-6 所示。

圖/樂金文化提供
圖/樂金文化提供

當本益比是 22 時,受到席勒啟發的策略,會將薩繆森比例從83%降低到33%,降幅超過了一半。當本益比是26 時,建議的投資股市的比例將下降至12%。和以前的情況一樣,悲觀主義的看法不會阻止投資者在年輕的時候全面使用槓桿進行投資。畢竟終生財富13% 的限制,依然要比你25 歲的時候手頭具備的現金要多得多。
市場擇時的策略,可能會讓投資者大獲全勝,也有可能讓投資者血本無歸。與之相比,應用本益比調整的投資策略的人們自然會根據對股市報酬的預期,充分發揮生命週期投資策略的優勢。當本益比超越27.7的時候,我們的數據分析顯示人們應該全面停止在股市的投資行為。市場的價格過高,未來預期的股票報酬不高,不值得冒險。股市曾經兩度陷入這樣危險的境地,一次是在1929 年股市崩盤前,另一次是在 1990年代末網路經濟泡沫破滅之前。

*演員、諧星和經濟學家班.史坦(Ben Stein)在《抄底:把握市場時機》(Yes, You Can Time the Market)一書中,修正了這個策略。他和合著者菲爾.德姆斯(Phil Demuth)建議,當本益比高的時候,要將所有額外的儲蓄都以現金的方式持有,僅當本益比下降的時候,才用現金投資於有價證券。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獲利公式:3階段分配法,讓投資風險更低,報酬更高,提早過上財務自由的人生

(本文摘自伊恩‧艾爾斯、貝利‧奈勒波夫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獲利公式:3階段分配法,讓投資風險更低,報酬更高,提早過上財務自由的人生》,樂金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年輕時一定要利用槓桿購買股票

不盲從的勇氣! 創造財富必須自己拿定主意

投資 慎防太過正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