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金融海嘯 施瓦布回憶難熬的一周

我已經越來越習慣市場像坐雲霄飛車起起伏伏的修正,也知道要如何安然度過危機,但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不相信這是自然而然出現的。

時至今日,我在職涯中經歷多次市場修正或長時間的熊市,我都能夠安穩度過,但不論波動是大是小,都會讓我特別注意。結果顯示,在一九八七年的這一場,是破紀錄的一場海嘯。

沒有人真的預測到大崩盤,大家都是後來才漸漸意識到的,更別說什麼事前警告。市場本來就具風險,每天都發出新的警告,但事後回想,才發現這些警告的數量多得非常明顯。我沒有水晶球能預知大崩盤,但市場不祥的聲音層出不窮,雖然我感到焦躁,但確實沒想到會這麼快,還以這樣的力道發生。

十月十二日那週很難熬,首先是道瓊斯指數在十四號星期三下跌3.8%,在第二天又下跌了2.4%,因為傳出一篇商務部的負面報導,內容提到貿易赤字,以及有謠言宣稱國會委員會已提交立法,取消與融資併購相關的稅收優惠。在十月十二日星期五,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三億四千三百萬股道瓊指數大跌一○八點,跌幅近5%,是正常交易量的兩倍,並且是史上第一次一天內下跌約一百點。看來是市場無法處理正在進行中的大量程式交易。

嘉信的交易量本來就高,每天都在上漲,到了週五市場休市的時候,我們又破了紀錄。那個禮拜我們每天平均有一萬九千筆交易,跟前一年相比高了60%。就許多方面來說這是好消息,交易量代表著更多的收入,而且事業正常運作。但我的心情感覺複雜,有很多人經過分行,查看股票代號,當他們了解到發生什麼事,便想賣掉。這對我來說,就表示客戶正感到不安。人們面對大型的市場波動,沒辦法處之泰然。

辦公室裡的情緒也很緊張,因為那週大家工時特別久,每天下班的文書作業也特別多。現在我們能夠即時知道投資人帳戶裡的狀況,但三十年前,電腦科技才剛發展,是完全不同的風景:在週五休市後過了好久,我們還在從世界各地的分行收集資料,計算結果。全每一間券商都在做一樣的事,對他們而言,許多人使用所謂的本金交易,也就是用自己的投資帳戶進行買賣,或透過他們投資銀行業務中的股票經銷商買賣,使計算手續變得更複雜。紐約證券交易所的專家和櫃檯買賣的造市商感受的衝擊最深,因為他們的功能是維持股市市場的秩序(配對買家與賣家),也就是說,在投資者緊急出售而找不到買家的情況下,他們必須用自有資金購買公司股票。不僅僅是他們的客戶看到股票大跌而痛苦,那些業界人士也得從恐慌的賣家手中搶購股票,還眼睜睜的看他們手裡握有的那些股票價格下跌。

到了週一,有件事情我很清楚:交易量很可能會十分龐大,我們唯一關心的,就是要跟得上交易量。我們撐過前一週,但如果交易量一直增加呢?我們能夠處理嗎?我們面臨兩件工作:維持客戶服務,以及撐過那干擾市場、出了亂子的系統。我們會盡全力做好第一點,但第二點不在我們掌控之中,我們只能坐穩這台雲霄飛車,我們得確保有夠多人力來面對分行的問題,還有接電話的人員。我們取消休假、聘請臨時員工。當時我們大概有兩千五百名員工,有許多人取得證券交易員的認證,但不管他們目前的職責為何,若有需要,全部的人在週一都必須要協助處理訂單。

每間券商都密切注意其中一項風險,也就是保證金餘額(margin balances)。老練的投資者會以融資的方式,根據其投資標的的市場價值購買額外的股票,以提高購買力。當股價下跌,借貸人可能需要被迫投入更多資金,或收到保證金追繳令,也就是券商要求客戶賣出股票,以維持保證金跟客戶所剩下的股票價值的比例。單一的保證金追繳令只影響到單一客戶,但如果保證金追繳令連發,造成大批股票賣出,會導致市場恐慌。這也正是我們在業界看到的大危機。

湯姆.賽普當時負責我們的國際分行,他與團隊成員開完會後憂心忡忡,那週末便進公司,了解一下我們目前分散在各地分公司的最新情況,也確保我們對即將到來的那一週做好準備。其他人則是檢查資料庫,找出可能有風險的帳號。

那時,湯姆第一次知道王德輝這位客戶。王德輝是一位香港的億萬富豪,在週一早上收到數百萬美元的保證金追繳令。湯姆大為震驚,王先生的追繳令是他看過金額最高的一筆,他立刻打給香港,把當地的分行經理余錦光從睡夢中叫醒,查查看這個客戶是誰。

余錦光解釋,王德輝是一名香港的富豪,他的帳戶在週五大幅虧損,在週五開市前原本值五千萬美元,到了那天結束竟變成八百萬到一千兩百萬的負值。王德輝一直都在玩選擇權,讓他在可觀的持股中再多賺一些錢。在正常市場交易中,這種策略是有效的,但是這次市場讓他失望了。余經理說他在週五時打給王德輝說明,除非他能立即補繳款項,以符合保證金追繳令,否則我們將不得不開始清算其資產以彌補虧損。王德輝想要拯救他現有的投資,也相信股市會反彈。如果現在賣出,就表示他將承受巨大虧損。

王德輝是香港最有錢的富豪之一,與太太擁有為數眾多的房產,是當地最大的房地產大亨。我們確定,他有大筆資產能夠保護自己的地位,他有保障金,但在這樣的市場以及這種情況下,他需要的是清算資產。他在週六早上和余錦光見面,帶著兩個鉅額帳戶的對帳單,表示自己能夠補上他所欠的款項,而不用賣掉他在嘉信買的股票。他向余錦光保證,資產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我們也相信有了他的簽名,銀行就會把他的錢匯過來。因為當時是週末,所以王德輝留下對帳單影本給余錦光,承諾在週一銀行開門後,就會辦理保證金追繳。

余錦光同意等他,也完全不知道星期一即將發生什麼事。湯姆.賽普要余錦光保持聯絡。 交易長巴利.史諾巴哲在週日晚上到了公司,發現交易室的桌子大多都有人坐了。隨著世界各地陸續開市,報告也一直進來。感覺一波波賣出的訂單朝我們襲來。東京、香港、法蘭克福、倫敦—每個地方的股市都直直往下掉,因為股民急著要賣。不管紐約的開市後會是什麼情況,都是一項巨大的挑戰。我們希望能夠做好準備。

投資之路:改變華爾街遊戲規則的巨人查爾斯‧施瓦布

(本文摘自查爾斯‧施瓦布著《投資之路:改變華爾街遊戲規則的巨人查爾斯‧施瓦布》,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揭開華爾街不為人知的「黑色優勢」

迪士尼傳奇CEO艾格 分享領導10大原則

金惟純:除了活好,人生哪有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