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權帝國的資金外逃有多嚴重?

許多人都曾試圖計算出每年究竟有多少錢被吸進金權帝國的通道,就此消失。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估計,全球所得中的每一塊美元,其中都有兩分至五分錢屬於不法所得,因此每年約有高達兩兆六千億美元是不義之財。同時,全球金融誠信組織(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的分析師估計,全球的不法金流在二○一三年達到了一兆一千億美元,而總金額仍在不斷攀升。但是,這些數字也只是推測出來的,看看有多少個零在裡面就知道了。此數字依舊無法呈現出全貌。

原因是金權帝國的錢並非只來自毒品交易、被竊贓款或賄賂,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問題還比較容易解決。所有這些「邪惡的錢」都和「不乖的錢」(逃漏稅、規避管制等)混在了一起,並為了避免被發現而藏在境外世界。此外,也有從俄羅斯、中國或委內瑞拉等經濟體流出的錢,但那並非是靠不正當的手段獲得,而是因為他們害怕萬一把錢藏在家裡,就有可能會被政府奪走。這種資金外逃(capital flight)讓我們正在討論的金額直接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根據一項估計,在二○一七年的前十年,大約有兩兆五千億美元從中國外流,儘管政府對資本的管制越趨嚴厲。

這類資金外逃往往都是隱藏起來的,只有從政府統計數字中所謂的「錯誤疏漏」(errors & omissions,E&O)—由統計人員額外加上去的欄位,讓最後合計的數字兜得起來—才看得出來。德意志銀行的分析師在查看英國的投資金額時,發現「錯誤疏漏」這一欄位一直都呈現正值。如果這個數字真的是隨機的統計假象,那正值與負值出現的機率應該要差不多才對。因此,這就表示有什麼可疑的事情正在發生。

二○一五年,一份標題為〈暗物質〉(Dark Matter)的報告出版(面臨這麼龐大的問題時,沒人抗拒得了使用天文學的隱喻方式),旨在檢查英國、紐西蘭和瑞典的數據,找出了逃過官方檢查的大筆金流。以英國為例,從七○年代中期開始,大約有一千三百三十億英鎊默默流入國內,其中的九百六十億英鎊則是在過去十年間進入英國(這個速率還在不斷加快,目前每個月總共流入大約十億英鎊)。來自俄羅斯的資金顯然占了總數的一半,其他則是從世界上其他地方流入,但這也都純屬猜測,因為分析師認為與實際數字的差異有可能被更高額的合法資本流動所掩蓋。與此同時,瑞典卻呈現出完全相反的問題。從八○年代晚期開始,在瑞典放棄資本管制、有錢的瑞典人試圖降低高額稅金對資產造成的傷害後,瑞典便流失了共一兆五千億克朗(krona,約等於一千八百億美元)的資金。(「這意味了瑞典的國家分析師嚴重低估了瑞典的外國財富。」報告中如此寫道。)

如果對先進國家來說,要算出精確的金流出入數字是這麼困難,那要計算全球的金流總額難度就更高了,因為那就必須仰賴資源較少的統計機構,還要想方設法撬開避稅天堂的金口—它們可不喜歡揭露自家金融系統的內部運作方式,甚至不願讓它們的分析師知情。那些想在金權帝國找回被偷走的錢,加以沒收、歸還給真正主人的律師們,就像想在黑暗的水槽裡抓鰻魚的漁夫一樣,他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條鰻魚要抓,或是一開始選擇捕魚的水槽究竟是不是正確的那一個。

即便如此,還是有幾個成功的案例。瑞士將薩尼.阿巴查與其家人偷走的八億美元歸還給奈及利亞,也在馬可仕政權垮台後,將六億美元還給了菲律賓。然而光明之處,必有暗影存在。二○一四年,歐洲小國列支敦斯登效法瑞士,歸還了阿巴查之子偷走的兩億兩千七百美元(但是這是在這位前總統死去將近二十年、並在奈及利亞承諾撤銷一連串在歐洲提出要求遣返的告訴,讓阿巴查家族得到豁免起訴權之後,列支敦斯登才願意歸還)。一年後,奈及利亞無法解釋錢究竟去了哪裡,引起外界關注,擔心那筆錢是否再度被偷走,又藏回了境外迷宮裡。

美國對赤道幾內亞提出的訴訟幾乎和歐洲對奈及利亞前統治者的訴訟一樣折磨人。美國司法部對歐必昂家族持有的資產提出民事訴訟—這一家人搜刮了一大批流行巨星的紀念品。《美國控告一只「Bad」世界巡迴演唱會水晶手套及其他麥可.傑克森紀念品》(United States v. One White Crystal-Covered ‘Bad’ Tour Glove and Other Michael Jackson Memorabilia)一案便送上了法庭。

美國政府想收回充公的資產也包括了這位流行天王在《顫慄》的音樂錄影帶中穿著的外套、從夢幻樂園(Neverland Ranch)買來的好幾尊真人尺寸的雕像、一架灣流(Gulfstream)噴射機、一棟馬里布的豪宅、數輛超跑,這些資產的總價高達七千萬美元。一位法官駁回了司法部的第一起訴訟,認為司法部的代表律師無法證明提奧多林.歐必昂有任何違法行為,但允許他們再次提告(這一次,這個案子叫做《美國控告一件麥可.傑克森簽名外套及其他麥可.傑克森紀念品》〔United States v. One Michael Jackson Signed Thriller Jacket and Other Michael Jackson Memorabilia〕),最後總算迫使歐必昂家族支付三千萬美元的和解金。他們能留下那架噴射機,而且顯然也成功把那只手套走私出了美國。

這是一場勝仗,但只是局部的勝利。儘管歐必昂不到十萬美元的年薪和他奢侈的生活方式毫不協調,但由於赤道幾內亞的官員不願配合調查,他便無法被定罪。不僅如此,美國官員在收回這筆錢之後,還得想出辦法來處理,因為他們不可能再還給被他們沒收的政府。最後,美國司法部決定把大部分的錢捐給幫助赤道幾內亞人的慈善基金會。當時是二○一四年,直到現在,他們都還沒有進一步說明究竟要怎麼執行這項捐款計畫。

(下一篇: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金權帝國更像是個蟻窩)

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為什麼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薪水越來越低?因為從政客、銀行、會計師與律師,都只服務有錢人!(歐威爾獎入選,英國記者揭發「避稅鍊金術」的第一手報導

(本文摘自奧立佛.布洛著《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為什麼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薪水越來越低?因為從政客、銀行、會計師與律師,都只服務有錢人!》,大塊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神奇的外星人:唐鳳的故事

唐鳳搞笑傳說從來沒停過

唐鳳對未來科技的想像 VR也可跨越世代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